■ 黃維仁

前文談及深度心理學的兩個重要概念,現在讓我們來探討另外一個更繁雜,更耐人尋味的重要概念。我把它譯成「強迫性的重複」(Repetition Compulsion)。

「強迫性的重複」,是許多心理輔導者從事臨床治療時常見的一個現象,意指我們在不知不覺中,特別容易與某一類型的人産生深刻而強烈的互動:「We connect with people who gave us a second chance to complete our unfinished businesses。」 換句話說,我們會特別被他們吸引,不由自主地與他們發生或愛或恨的關係,很可能是因爲這些人身上具有我們成長中重要人物(例如父母)的心理特征。這些人在我們生命中出現時,就給了我們第二次機會,讓我們借著與他們或快樂或痛苦的深度情緒互動過程,去醫治過去所受的心理創傷,彌補過去的遺憾,滿足小時候對自己特別重要,卻在父母身上未能得償的一些心理需求。

刻骨銘心的愛情
舉例來說,筆者有位個案,來尋求輔導時告訴我,他曾刻骨銘心地愛了三次,但三次的愛情,都讓他痛苦心碎。他第一次深深愛上的對象,是位患有憂郁症,自殺未遂剛出院的女子,可是熱戀不到幾個星期,兩人就很痛苦地分了手。
第二次愛上的對象,是位患有「厭食暴食症」(Bulimia)的女子,情緒強烈起伏,一覺孤寂或焦慮,便可在幾分鍾之內吃掉個大蛋糕,吃完卻飽受罪惡感折磨,氣自己失去控制,悔恨之余,便偷偷把自己關到浴室,拿牙刷刺激自己喉頭,硬把剛吃下去的食物,全部又吐了出來。他與這位情緒不穩的女子的愛情,也是轟轟烈烈地開始,卻在三個月不到的時間,就痛苦地分手了。
他第三次愛上的對象,是位有夫之婦,因丈夫外遇,剛被拋棄,爲情受盡折磨,極爲淒楚可憐。他奮不顧身,努力關懷呵護這位受盡創傷的女子。一個是寂寞的遊子,一個是天涯斷腸人,剛開始時彼此像幹柴烈火般地相愛,但是過了幾個月,兩人漸漸清醒過來時,這個愛竟然也像前面兩段情一樣,痛苦到不得不分手的地步。
這位英俊,又在一家有名的科技公司中深受器重,擁有一份人人稱羨高薪職位的青年才俊,平日也有許多年輕貌美的女士對他表示好感,爲何他對身旁這些品貌雙全的美女毫不動心,卻偏偏只愛上前面他所描述這類情緒激昂,憂傷痛苦的女子?

觸類旁通的道理
筆者平日遇見一些複雜艱難的心理現象時,常發現如果能從物理學、生物學、哲學或人類學等等不同學科的角度來看,往往能幫助自己對這現象有更深入的領悟。天下有很多道理都是相通的,筆者發現下面這個中國人較能體會的生理現象,可以幫助我們更加了解何謂「強迫性的重複」。
筆者記得在成長過程中,曾聽見一位伯母說,她生完老大後,沒遵照老人們的勸告好好「坐月子」,不小心著了涼,後來身體就一直不好,不管吃多少中藥、西藥都沒起色。她心中非常擔憂,幸而一些有經驗的老媽媽們告訴她﹕「別擔心!妳只要在下一胎生産之後好好坐月子,身體就會康複過來。」後來在她生完老二之後,用心坐月子,好好休養、進補,果然身體痊愈,健康情形甚至比以前更好。

同理,如果我們了解這位年輕人成長過程中所受的傷害,與未能滿足的重要心理需求,我們就較能明白他爲何老是愛上淒楚可憐的女性?
原來,他是家中獨子,十二歲那年,父親有了外遇,突然之間就拋妻離子。原本夫妻感情不錯,一有外遇,父親就像許多外遇者一般,開始多方挑剔,責怪妻子有令他無法忍受,而永遠不可能改的缺點。他告訴妻子,他從來就沒愛過她,要妻子放他自由(這也是外遇者的標准說辭,他現在對第三者山盟海誓,愛得死去活來,將來若移情別戀,也會對現在的第三者說他從來就沒真正愛過她)。對妻子來說,這簡直是晴天霹雳,一個幸福的家庭,頓時天旋地轉。這位年輕人的母親爲此而痛不欲生,得了憂郁症,也不斷地摧殘自己,最後染上重病,開始進出醫院。

未得醫治的創傷
誰能想到這個天真快樂的十二歲男孩,突然必須放棄他的童真,開始「角色倒置」(Role Reversal),在未來三年中扮演安慰者與照顧者的角色。看到母親在病床上以淚洗面,日漸消瘦,他心中難過,卻爲了母親把眼淚往自己肚裏吞,強顔歡笑來安慰母親。
最後母親一病不起,臨終之前他聽到母親喃喃自語﹕「我仍然愛著你(丈夫),你爲何離開我﹖」這番話使他痛徹心肺,一面流淚看著母親斷氣,一面發誓他永遠不要再掉淚,他要做個成功的強者。他非常地恨父親,後來父親被罪惡感折磨,同時也因是自己的親生骨肉,幾次回來找他,都被他狠狠地趕走。他咬緊牙根,克服萬難,拿到名校的獎學金,並以極優異的成績畢業,順利找到別人夢寐以求的職位。
他極有毅力,人緣也不錯(注:只要不深入交往,不動真情,都不會出問題),平日也爲自己能控制情緒(喜怒不形于色)而引以爲傲。所以他對自己這樣失控,覺得很不可思議。他爲自己的失控不安,也爲傷害了三位他所愛的女子而痛苦,爲了不再重蹈覆轍,而來尋求輔導。
爲何三次都愛上痛苦憂郁的女子?我想這很可能是上帝所定規的醫治法則,一如當人回到類似第一次受傷的狀態或情景時,最容易得到深入而徹底的醫治。

前面所提到的那位坐月子期間受涼的伯母,産後百病叢生,中藥西藥都無法治好,卻要等到第二次生産,全身骨骼、腺體,所有生理系統都回到類似第一次生産的生理狀態時,她的病痛就得到一個徹底醫治的機會。這就好像在火中被扭曲的一塊鋼鐵,冷卻之後很難再被打直,但如果回到火中,烤軟之後就很容易矯正、拉直。我想懷孕對一個女人的身體來說就像這樣是個火中被「烤」的過程,可說是個「危機」(Crisis),但危機不見得不好,因爲「危機」兩個字可蘊涵「危險」和「機會」。不注意時可能會帶來傷害,但若能好好處理,卻能使生命變得更健康更豐富。

愛上母親的影子
同理,這位年輕人三次所愛上的對象,身上都帶有他母親憂傷、痛苦的人格特質,不知不覺地,他深深地受了這三位女性的吸引,潛意識中,他要回到類似過去受傷時的心理狀態。在過去,他無法借著自己的愛與努力使母親痊愈,現在,他仿佛重新得到機會,能借著愛與努力,去醫治這些心靈受傷的女性,潛意識深處,他也企望著她們能快樂起來,把他在成長過程中無法得到的呵護與關愛加倍地給他。
以上這種心理現象,就是深度心理學所講的「強迫性重複」。筆者在從事臨床心理學治療時,接觸過不少這類的個案。有些男士對溫柔體貼的淑女毫不「來電」,但卻深深迷上冷豔高傲,沒好臉色,老是挑剔,永不滿足的女性。後來發現,他們都有好強,好掌控,標准極高的母親。從小不管他們多努力要做好,卻總達不到母親的標准,無法取悅母親,討她歡心,從她身上得到溫馨的母愛。難怪他們成長後,容易被這些身具母親心理特征的女性所吸引。「Risk defines Rewards」(危險程度決定酬償程度的高低)。這類像母親一樣「危險,難討好」的女性身上,也最具「酬償能力」,有能力讓他們較深刻地感受到所缺乏的母愛。
他們迷上這類女性,往往因爲潛意識中希望能再有一次,借著自己的努力或成就,使這些冷傲的女性得滿足,變溫柔,從她們身上得到「無條件」的母愛,讓他們受傷的心靈終于能得到安息的滿足。在「冷落,拒斥」型的父親身上受傷的女性也是如此,甯願忍受忽視、淩辱,卻一直依戀著那些無法給她們愛的男子。

願掙脫惡性循環
對這麽多陷在強迫性重複中的人,他們要如何才能從那些惡性循環中脫身,得到醫治?請待下文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