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n Nations 作 ■ 蔡丽莉 翻译改写

走在从密州老家到佛瑞得瑞克镇上杂货店,约4里的路上,7岁的乔安妮内心真是既喜且忧。能自己花钱买东西,特别是二角五分的硬币,真是想都不敢想,即使父亲也挣不到几个二角五分。矿坑里繁重累人的工作很难维持家计,仅供糊口。他到处打零工,帮人油漆或贴壁纸,同时在附近小农场帮人修修补补,好存点零花钱。大萧条带来前所未有的打击,加上那年十二月七日战争爆发,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精挑细选
在克林杂货店短暂的停留,乔安妮有如刘姥姥进入大观园。她小心地在每一排架前搜寻心中的礼物,并希望收到这份礼物的小女孩能珍惜它。她小巧的手轻抚着一瓶香水,心想这一定很名贵,还是把它放下来。又看到一条项链,美得无与伦比,价值二分,但老师特别叮咛一定要准备二角五分的礼物。最后,她看到一个精致的姜黄色的玻璃盘,里面装着洗澡用的香粉,面上配着一只有如班比的小鹿,直觉告诉她,这正是她想买的礼物。
期待已久的那一天终于来临:乔安妮捧着包装鲜艳的礼物,一如往常,搭上黄色校车上学。
当时同一部校车载着从六岁到十八岁的学生,但是乔安妮不觉得孤单,因为弗吉尼亚和她的朋友都很照顾她。明年就从高中毕业的弗吉尼亚,对待几个妹妹彷佛她们是同年纪的女孩,从未嫌弃她们。弗吉尼亚和她的朋友向乔安妮道别后,乔安妮随着同学走进学校那间由4个不同年级共享的教室。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一天会在她的生命当中成为永恒的回忆。

独缺礼物
交换礼物的时候终于到了,乔安妮迫不及待地想看收到自己精心挑选的礼物的那位女孩脸上的反应。被叫到名字的同学一个个前去领取礼物,那个女孩拿到她买的礼物时,眼睛一亮,脸上绽放欣喜的笑容。乔安妮知道她挑得没错,她好高兴没有挑香水或项链。
礼物剩得愈来愈少,乔安妮开始着急什么时候才轮到自己。直到最后一个礼物被拿走,乔安妮还是没听到自己的名字,正觉得奇怪,老师把她叫到一旁,说有一家孩子太多,买不起礼物。
不管是什么原因使她成为班上唯一没拿到礼物的学生,她提醒自己绝对不能哭。她自我安慰,毕竟圣诞节的意义不是收,乃是那真正的礼物──感受爱,传播爱。这礼物是给每个人的,包括她。
但上了校车,见到人手一包礼物,自己却两手空空,还是不禁黯然。她多么希望没有人注意。才刚坐下,弗吉尼亚的好朋友妮娜问道:“妳的同学喜不喜欢妳挑的礼物?”
乔安妮很得意地回答喜欢,心里却嘀咕不要再问下去了,班上只有她没拿到礼物,姐姐的朋友一定以为是她那里不对。不料,妮娜的英俊男友唐安东尼望着她说:“乔安妮让我们看看妳的礼物!”。

珍藏于心
她的下唇微微颤抖,却暗暗祷告不要被人瞧见,她回答:“我没拿到礼物!” 盯着唐安东尼棕色的大眼睛(虽然她只有7岁,却已经注意到他长得仪表非凡),他的眼神告诉她什么是怜悯。他望着她令人心疼的小脸蛋,从口袋掏出她所见过最闪亮的二角五分,并对她说:“给妳,乔安妮!妳可以用来买任何想要的东西。”。她犹豫着,望向弗吉尼亚,不知是否该拿这突如其来的大礼。弗吉尼亚微笑道:“没关系,妳拿呀!”。妮娜,唐和弗吉尼亚三人对笑,心有同感这将是一个快乐的圣诞节。
当然没有人知道唐只剩下几个圣诞节可以度过。不久,他接受征召入伍,三年后回来的是覆盖着国旗的棺木。
唐安东尼的一生给了两个礼物。献给国家的是最终的礼物,而送给一位叫乔安妮的小女孩的礼物,事隔54年依然被牢牢记着。
唐安东尼于1925年6月25日生于密州平江市(Flat River, MO) 。他是诺曼底登陆的先锋部队,他的母亲与1944年6月25日,也就是唐19岁生日的那一天,收到这不好的消息。

( From “More than a Hero” by Jan Nation. Used by permission of Focus on the Famil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