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ohn Burke 作 ■ 朱帅 译

水晶(Crystal)与上帝争斗
挣扎着她这个人到底有什么价值,一直饱受羞耻之苦……并且有充分的理由。性虐待始于三岁时在保母的家中。五岁时,又发生在另一个保母的家中,但水晶并没有告诉她母亲有关性骚扰的事情,因為她想让自己免受更多的痛苦和折磨。
水晶知道她妈妈已经离过一次婚,现在,嫁给汉克之后,情况变得更糟。汉克有情绪的问题,极容易愤怒,总是喝醉了就虐待她妈妈。有一个晚上试恐吓她妈妈,汉克扬言要杀死小水晶。在她睡觉时,将枪对準了水晶的头部,扣动扳机。他差点击中。
到六岁时,水晶必须面对妈妈两桩婚姻破裂并遭受了可怕的性虐待。她妈妈每周开始在朋友家裡的楼上狂欢,而把水晶和她的兄弟单独留在楼下。连续五年,水晶在这些每周的逃避中遭到性虐待。她记得,虽然并非每次都发生,但发生很多次,然而她没有告诉任何人。她说:“我感到羞耻,骯脏和破碎,这成為了我的自我认同。”这种基于羞耻的认同就像湿的,臭的衣服一样紧贴着水晶。多年来,她都以这虚假认同行事。直到她33岁时去世。
水晶因胰腺炎去医院治疗,由于并发症,被列为病危。在九分种的时间里,她的魂离开了身体,去了天堂,站在上帝面前。水晶说,这段经历深刻地将她转变为自己的核心,但她还是把故事保密了起来,身为老师,因為害怕自己会被视为疯子,被论定,被拒甚至被解雇。尽管上帝明确指示水晶告诉别人她所记得濒死的经历,但她仍然犹豫。
水晶质疑上帝为什么选择了她。尽管她在基督化的中心地带长大,受洗并在青年时期定期参加教会,但发生了许多事情之后,她从上帝那裡转身发誓,声称自己违反了十诫中的每一项——“所有十诫,”她强调。她解释说,她一次又一次地向上帝挑战以证明祂的存在,而当祂证明了,她又设个新的障碍或挑战让祂去克服。“我将一生的苦难看作是上帝没有兴趣保护我免受伤害的证据。”,水晶质疑并诅咒上帝。她决心把祂从生活中剔除。
那天在医院里,水晶的嘴唇开始变蓝,她妈妈叫护士,护士呼吁紧急医护。临床死亡时,并不是每个人都经过隧道。有的只是在新世界中醒来,这就是水晶的经验。在她告诉妈妈她爱她,闭上眼睛并昏迷之后,她醒了过来,发现自己与上帝同在天堂。
“我记得首先意识到的是我还是我。我仍然是那个告诉妈妈我爱她而死的人。我清楚意识到我刚刚去世。但是我也是上帝创造我的那一刻起就存在的我。与充满困扰和恐惧的地球不同,在天堂里,有绝对的把握我是谁。”。
水晶感觉充满了完整而全面的自我理解和自我知识。所有使她的自我认同模糊不清的包袱和虐待立即消失了,这是第一次真正地显示了她的真我。“我未将你造在腹中,我已晓得你,”上帝在《耶利米书》1:5中说。“现在,”水晶说,“我认识自己。想像一下——我们在天堂遇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我们自己。”。

独一无二的你
“谁定义了你是谁?”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但很少有人回答。谁有权定义你是谁?你有怎样的价值?你的目的是什么?你是成功还是失败?如何定义你自己是谁至关重要。你对自己的信念是决定你所有决策和行动的因素。
我们大多数人最终都相信与我们的自我认同有关的事情,这些事情并非建立在上帝的现实之上——上帝创造了我们成历怎样的人,要做怎样的事。我们相信关于我们自我认同的谎言是这个世界的邪恶给我们造成的。我们不断担心别人的意见或认同。当我们没有成功或没有成就被认可时,我们会感到非常焦虑。当股市下跌或我们没有得到升迁时,我们会感到不适。我们发现将我们的标准降低到新的水平,然后证明它是合理的,以证明我们的价值或让某人爱我们。我们感到有必要控制我们的配偶或孩子,因為我们的自我认同已经被他人的想法或行为所影响。
当我们将我们的价值建立在我们所做或做在我们身上的事情上时,我们会害怕失败,想要证明自己,或操纵其他阻碍我们成功的人。我们会自食其力,那是因為上帝从来没有创造我们从别人对我们所做的事情中获得我们的价值,而是单单以我们在上帝面前的价值来认定。
Van Lommel在他的《超越生命的意识》(第46页)中指出,他曾采访许多“近乎死亡经历”的幸存者,他们在近乎死亡经历后,不太重视地位、权力和物质,例如,昂贵的汽车或大房子。我们尝试着去从事、完成或获得名声好给自己得名。我们将在天堂看到生命并不是那些。

回家
回顾水晶在天堂的经历,她曾受洗,但因受虐待而从未感受到爱。她承认,很难找到合适的词语来形容她在天堂所经歷的,这是因为人类的语言甚至相差甚远。她说,“辉煌”和“惊人”之类的词远远不够。“我在天堂所经历的是如此真实,如此清晰,如此强烈,这使我在地球上的经历显得朦胧而模糊不清—彷彿天堂就是现实,而我们所知道的人生就像是一场梦。”。水晶沉浸在一种完全而纯粹的感觉,完美,完整和平安中,这是她从未在世界上经历过的。她回忆说:“这就像沐浴在爱河中。”,“我不仅是看到明亮,而是感受到了。感觉很熟悉,就像我记得或认识的东西。最好的表达方式是:我到家了。”。

读了数百篇濒死经历的故事,我为每个经历过光明生命的人如何形容将奔向他们,拥抱他们,珍视他们(无论如何)并只是希望他们回家的爱而感到震惊。他们所描述的就是家!而家是你最终被家人和朋友所认识和爱的地方。如果你曾害怕在天堂会感到孤独,请再考虑一下。

“You’ll be Yourself … Finally!“ by John Burke (©2020 Focus on the Family. All Rights Reserved. Used with permission.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www.focusonthefam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