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 官

在这世上有二位蕙质兰心又独立坚强的女士,为我照顾儿子们并打理孙子的事,让我能安心过着轻闲的退休生活。她们是我的媳妇,也是我人生中的贵人。
大媳妇与我住得较近,我曾来来去去帮忙接送孙子上下学及课外活动等,跟她有较频繁的互动。我庆幸她个性开朗体贴,总以信任及尊重的态度与我相处,完全无视于周遭同事及朋友间普遍存在婆媳不和的阴影,她始终就是相信可以跟我经营很融洽的婆媳关系。我受到她的鼓舞,也朝着同样的目标来努力。其间,对华人中常听到「把媳妇当女儿看待」的说法,感觉听来很高调,做起来却相当困难。

她不是我的孩子
身为一个母亲,并不需要有所罗门王的智慧才能分辨出是不是自己的孩子。那十月怀胎加上把孩子从小拉拔到大的过程,岂是一个「当」字所能涵盖!也就是因为媳妇与我之间缺乏这样的血缘及二十几年共同生活的相知相惜,要我把她当女儿,就像要她把我当成亲生的母亲一样,都是难以超越的困难。那么,我要如何看待她呢?
我发觉自己住在儿子媳妇家时,自然而然就会想到儿子的需要。总记得帮他预备个水果让他带去上班,想到水果中的维生素等营养可为他忙碌生活中的身体添加活力,这水果给儿子吃竟比自己吃还满足、还开心。那么媳妇呢?她上班也很辛苦,是否也需要补充体力?何况我预备的水果,她一定吃在嘴里,甜在心里呢!同样身为女人,她应该像我一样喜爱水果,那么就帮她预备两种水果吧!结果媳妇如预期的带着惊喜的甜美笑容给我一个大拥抱,我没想到的是自己这时感受到的满足与开心,竟然不亚于从儿子身上获得的!

她与儿子原为一体
看来作业成功,我开始分析自己这段心理过程,归纳出两个关键:一个是我想到儿子时,就也想到媳妇;为儿子预备什么时,媳妇也有一份。因为她与儿子是一体的!这时才发觉圣经中的教导竟是如此地贴切实用,实在充满智慧!
再则,我还可以运用同为女人的特质,去了解她的需要及喜好,对她做出贴心的表现。整理出这些原则后,再依此发展出各种变通方式。我发现这样的做法对我而言一点都不难,并且行之有年后,媳妇非常清楚知道我对她的爱并不亚于亲生的孩子,我们之间的关系至此可说是超越了一般的婆媳了。

婆家变娘家
由于两个媳妇都是从台湾嫁到美国来的,我感念于她们为了婚姻而远离自己的家人与朋友圈,身在异地,对新生活难免有调适的困难,却为避免家人担心,她们也只敢报喜不报忧,想来一定很孤单无助吧!于是怜惜之心油然而生,转念之间就有了主意。所以趁着跟她们相聚时,婆媳一起坐下来商量大计。在跟她们提出我希望把婆家营造成像她们的娘家一样,让她们在这里可以得到放松及支持来帮助她们适应婚姻生活后,她们大为感激。
但立意虽好,仍须订下实际做法。于是又经一番讨论后,整理出细则如下:
一、先把传统的婆媳礼节放下来。我们都一致认为家里最重要的,就是我们三人在这里都能得到放松。由于生产过的我们容易腰酸,所以共同研究的结果,对我们而言,最舒服的坐姿就是盘起腿来,让腰部放松,特别是吃饭的时候。这样一来,相聚时我们可以在辛苦作饭后,舒服地用饭。饭后,男士们把孩子带开,碗盘放到洗碗机里清洗,女士们继续一边品尝甜点,一边天南地北,大聊特聊,又说又笑,直到尽兴。希望每次相聚都能为她们带来减压的效果。
二、不一定要按节日过节。为什么一定要在母亲节跟着大家去挤饭馆呢?我们都认为过日子比过节重要,平时也可以不计形式地互表关心。她们回来都可享受各自钟意的料理,有堂食也有外带的,让她们齿颊留香之外,「家里的味道」也跟着融进她们忙碌的生活。她们忙碌之余,也不忘电话中对我嘘寒问暖,撒撒娇,我也心满意足。
三、最难的,是成为彼此心灵上的支持伙伴。我很感恩的是媳妇们能彼此间像姊妹般亲密、无话不谈,并互相提供支持。我只要愿意融入她们,她们就放开胸怀接纳我。婚姻中的辛酸、无奈虽不足外人道,我们却可以互吐苦水,互相取暖。
纵然她们抱怨的内容常是儿子不够帮忙家务,儿子这样,儿子那样。我还是需要公而忘私,放下长辈的架子及颜面,并且避免介入小辈的婚姻。除了在心理上给她们打气外,也提供实际可行的因应之道。例如家务若真是协调不来,而经济上又负担得起的话,可以找清洁人员进来帮忙,将可以减轻夫妻间的张力并增加家庭时间的质量。实行的结果,效果还相当理想,媳妇感激不已。

当大媳妇有个一、二天休假,把孩子们交由老公照管后,她休息地点的首选就是回来与我相聚,即使她同事们对这种「逆向操作」大不以为然,我们却乐在其中。婆媳结伴逛逛街,吃吃馆子,若是懒得出门,可以在家促膝长谈,也可以相伴听听音乐、看看书,享受片刻清静。
因为婆家变成了娘家,媳妇们不知不觉中也成了女儿。我有时情不自禁地抚着她们的长发,感叹着自己何其有幸,上帝派遣她们来补足了我没有女儿的缺憾。她们真是我的贵人!
数月前在家族团聚中,我语重心长地跟家人们分享:「大家都说:『没有好婆婆,就没有好媳妇。』,我认为正好相反。因为我已服侍过长辈的终老,小辈也各自成家立业,现在的责任只剩照顾自己和老伴的健康。比起媳妇要工作,打理家庭和孩子,还希望能照顾到双方的长辈,媳妇的角色实在难多了!」。正处在诸般压力中而心力交瘁的大媳妇马上红了眼眶。
我是过来人啊!年轻时只希望有个援手,能让我稍作喘息;有个去处让我偶而放下一切,能清静个一天半日;有个知心对象听我诉诉苦,便能使我重整精神,回到岗位继续扮演人女、人媳、人妻、人母的多重角色。现在我情愿自己成为一只援手,一个去处,一位倾听者,护卫着我的媳妇们。她们已成了我的生命共同体,我们祸福与共、心意相通,她们的笑容就是我的满足。我诚挚地希望她们快乐,长长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