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官

好端端地吃着晚饭,老爷突然说了:“是该去看看强儿了,他一年前回来时就说论文快完成了,结果到现在还没什么消息。真不知怎么样了,一个学位读了七年。唉!“。从来我们探望家人都是夫妻同行,“不!妳去!妳说话缓和些,又学过协谈。再说,趁着媳妇这几个星期回娘家,妳去儿子那边烧些家常菜,他吃了一定很受用。“,说着,看他神情落寞了:“我过去对他两个哥哥过于严厉,以至伤了父子感情,当时也是为了他们学位的事情,这次还是妳去看他吧!“。
我脑子还没转过来,于是问了:“那你对我这次去有那些期望呢?“,“第一,对他的现况做些了解,第二,若是他无心拿这学位,或是实在过于困难,让他知道可以不要继续写论文了,就用硕士学历出来找工作也可以,不要觉得为了我们的期望而有义务一定要拿到博士。第三,我们最多再支持他一年的费用,过了就要他自己想办法了。“。看来这位慈父也下了最后通牒了。于是我拨了电话给强儿,告诉他我将飞过来看他。“好吧!“他口气有些僵硬,我使命在身,还是硬着头皮出发了。

情绪压力一触即发
到了强儿所在的大学城住处已是深夜,旅途劳顿,原想隔天再说话,没想到我才坐定,他就连珠炮似地吐起苦水来:“这个来问,那个也来问,我都不得安宁,还怎么写论文?!一下要我少溜冰,一下要我少练琴。这个不好,那个不行,你们都知道怎么读博士,那你们来读好了!“。唉!要拉拔个博士儿子就有这么难吗?我看着他瞪起眼睛说话,怒气冲冲的样子,这样的情绪积压了有多久呢?果然,“我已经一年多没睡过好觉,睡上一、二小时就醒,坐在计算机前脑筋一片空白,什么都写不出来!“。
强儿从来喜欢课外活动,举凡钢琴、歌唱、体操、柔道、杂耍以至近几年的花式溜冰都进行得有声有色,对照起延迟有年的博士论文,不免让家人觉得“业荒于嬉“了。

父亲的悔意也是因为爱
等他说话告一段落,我看着事已至此,还是把他爸爸的心意趁早说了吧!“你爸爸这次没有来,就是因为太爱你的缘故。“,他不解的望着我,“他非常挂念你,也急于想知道你的情况,可是想到以前对你两个哥哥过于严厉,这次对于你,他特别小心,不希望旧事重演,所以只让我来。“。于是把家里带来的使命转达,他眼中的冰霜稍微化解了。“我是想把学位拿到,可是你们就是追着问我,博士!博士!好像我一生就只有这一样事情!“,“我们隔个好久才问问你的进展,这是关心你、支持你啊!““这对我就是压力!我需要空间、需要自由!“。看着我不解的神情,他进一步说明:“在这附近街上如果看到有人头发不梳,胡子不刮,衣着邋遢,睁着睡眼出来只为买杯咖啡,八成那就是个博士生!“,我看着他,头发梳过,胡子也刮得干净,果然不像个进入状况的博士生。“他们不问世事,不爱被打扰,专注于研究,直到完成论文。“,我想到一些艺术家远离尘嚣,自我放逐到一处清静之地,专注工作,直到作品完成。“妈,我需要你们支持我!““怎么做才是支持你呢?“,“不要探问我的情形,我有进度自然会告诉你们。“,“可是我们做父母的天性就是担心儿女,如果我们连络你会带给你压力,你应该定期给我们报平安!“,他答应了。因着谈话颇有进展,我们都觉如释重负。

用他需要的方式来爱他
过了两天,我看他生活都如常,该谈的也谈得差不多了,于是电话中跟老爷做了简报,商量着提早回去,老爷除了为我加油打气,也赞成了。当晚,我向强儿说及更改行程,为的是来看过他已觉安心,还有就是为了给他更多自由及空间,我要提早回去了。他虽然嘴里说:“啊!这么快就走?“,眉头却放开了一些。于是,他打开了话匣子,举凡生活中点点滴滴,他的实验室作息、溜冰场花絮等。兴致一来,还在地毯上表演了些花式溜冰的招式,意犹未尽,他说:“妈!明天带您去看二个地方:溜冰场和学校的演奏厅!“

进入他的内心世界,与他同一脉动
隔天一早,第一站先到溜冰场。强儿热完身后,一一的把花式溜冰晋级考试的标准操作表演了,见我兴致勃勃地看着,他带着慧黠的笑意从大提袋里拿出了三个杂耍的瓶子,啊!他要在冰上玩杂耍!我笑开了,这孩子!果然,他边溜得满场飞,边耍着瓶子,如此特立独行,场中人人都要多看他几眼,这无关晋级,而是兴之所至,乐在其中!
溜冰场表演过了,我们匆匆赶往学校。强儿说:“首先是那儿门口三十分钟免费停车处不知是否有空位,再者是钢琴不知是否已有人占用。“,还好找到了停车位,我们就一路往大厅走去。那是个学生活动中心,排放着几组舒服的沙发,墙边摆着一架史坦威演奏琴,正好没人弹。于是我选了个靠近钢琴的位子坐下,只见强儿如获至宝地轻抚琴键,瞬间流畅优雅的琴音飘满了整个大厅,乐曲一首接着一首。慢慢地,在附近参访的大人孩子们先是在门口探头探脑,再则驻足倾听,也有几位走了进来,微笑着靠近琴边站着。一位妈妈抱着婴儿,还牵着个幼儿,就来站在强儿身旁,定定地看着他灵活的手指在琴键上飞快地穿梭。远处二楼上一位清洁人员正在擦拭栏杆的动作停了下来,眼光寻向乐音的来处,专心的欣赏着。而我,静坐一旁,半头华发的妇人已禁不住默默地流下泪来。
强儿成长的过程历历在目,想到他六岁时我们全家移民美国,为的就是让孩子们有个较自由开放的教育环境来成长。我们也鼓励他们尽量发挥各自的才华及天赋,并注意着他们各方面都能平衡地发展。强儿是老么,从小最无忧无虑,做什么事都尽心尽力,并且自得其乐,学业也从没让我们操心过。难得的是即使钢琴课已停止了近二十年,三个孩子中只有他仍然乐此不疲,自己找谱、背谱、练琴、自学至今。我们真该以他为傲啊!

孩子,你就是爸妈的梦想实现!
回到家,强儿仍禁不住兴奋:“妈!您知道我的梦想是什么吗?“,我望着他,“就是有一天能办一场钢琴演奏会,请所有亲友们都来听!“。“一定!到时我们还要办个大Party,好好庆祝一下!“。我红着眼睛对他说:“孩子,你就是爸妈的梦想实现!“,他眼中闪过了一道光芒,笑意更浓了。
本来以为我飞越半个美国为了要劝劝儿子,看来结果反倒是我被说服了。唉!不如归去!家里还有个欣赏我家常菜的老爷,还是回家去过我的寻常日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