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avid Sanford 作 ■ 编者 译

道森看着对方的打击手把球场踢着绕过了防守员,现在球正在打击手的脚下,只等着穿过道森这守门员的最后一道防卫就可得分。道森想着:“我决不会失手的。“,并且站出射门网外,封锁住对方踢球入网的角度。他喜爱这个最后防守的关键角色,全神贯注地揣测着对方射门的可能动向,他已预备好一展身手。“澎!“地一声,打击手踢了个高飞球,往球网中远一些的柱子射来。
道森扑了过去,“啪!“地一声,他用左手把球拍挡出网外,他的球队为这成功的防守顿时爆起了欢呼,而13岁的道森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显然有几个指头已折断了,他却不觉得疼痛。真糟糕!“,他想着:“我得印出几个新的手指头才行。“。

运动与科学的结合
道森的左手看起来像个机械手,其实不然。他的手指头是以玉米为原料的塑料制品,并以三次元的打印机来设计完成。直到几年前,道森要参加球类运动根本没办法,因他生来左手就没有手指,现在他可以为自己依照不同的球类运动而定制可用的手。
“用三次元打印机绘制一个手的模型约需10小时。“,道森说:“当我在足球场上拦截一个射门的球有时会弄坏一,二个三次元手指,但我很高兴很快就可以再做出新的手来!“。
在成长过程中,道森难免梦想自己的手长出指头来。有天从幼儿园放学回到家,他看来伤透了心,妈妈就问:“怎么啦?“,他再也忍不住大哭了起来:“我要个新的手!“。
他在学校开始把左手藏在背后,不想让别的孩子嘲笑他,也不想常被注意到自己与别人不一样。
他只想跟别人一样正常,因为除了手以外,他的生活算是蛮正常的。他有父母,家人一起去教会,和弟弟在不错的学校上学。他不喜欢家庭作业,不过蛮喜欢几位老师,并且交了好多朋友。
但是,因为他缺了手指头,下课时间里就比较有难处。还有的就是在他所喜爱的足球、篮球、棒球等运动场上常有挫折感。

第一只新的手
六年级时,道森的班上邀请来了一位客座讲员,他注意到这孩子老是把左手藏起来。在了解情况后,他介绍了道森的父母与一家提供义肢的机构连络上,三个月之后,道森得到了他第一只新的手。
“第一次装上新的左手时,我简直兴奋快乐极了!“,他说:“看到我能用新的手去做各样事情真是好玩!“。多亏了这个非营利机构e-NABLE的协助,道森的家人筹款购买一台三次元打印机来为道森及其他需要的孩子制作新的手。如今,道森可以为自己依照不同的运动来设计合用的手。
新做的手真帮了他在球场上的表现更上层楼,过去的这个春季,在奥利冈州撒冷城的哥本大学邀请了道森参加了地主队的第一场棒球赛,他顺利地完成赛前暖身运动,挥棒练习,并且投出了纪念性的第一球。
“那是我一生中最棒的一天!“道森说。他当时在他球队里担任过一垒手,外野手及投手,但道森并非惟一觉得分外惊喜的,哥本大学的教练对道森的表现非常动容,他说:“我相信上帝的名因道森的勇气得到高举!“。
不但如此,记者及电视台在道森球场上的那个大日子也没闲着,报导他的文章在今日美国及全国各大报刊上大量地刊登出来。

伸出援助的手
道森了解他的故事愈被广传就有更多家长及孩子知道如何得到这些三次元的手。
每只手成本50美元(三次元的打印机则需几千美元),道森的家人在短期宣教队中工作来提供其他国家有需要的大人及孩子,每只手可以免费提供,他们每次个别地为每只手量制订做。
经过练习后,每个孩子约用20到30秒就可戴好新制的手,只要再过几分钟的练习,就可用得顺手了。 当孩子成长时,他们须要换新的手。道森每3到4个月需要换用新的手,每一次他选用新的颜色。当然,只要求能适用于他所喜爱的球类,颜色是无关紧要的。
您认识任何人需要新的手吗?请把本文传给他们,并写信与我们连络:
“Dawson’s Hands”Clubhouse Magazine
8605 Explorer Dr., Colorado Springs, CO 80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