苇琳达 作 ■ 徐绍知 译

“家“是一个快乐的天地,而不只是一个中途休息站。

1990年,国外某医学会公布了一篇关于青少年暴力、伤害及身体虐待事件的报告,其统计数字令人十分惊讶,然而最使我震惊的是这篇报告的结论﹕“为人父母者需要觉醒,多留意自己孩子的言行。“

难道亲职在我们的社会已经变成最后的选择,需要某个机构来提醒父母要注意孩子的言行?事实显然是如此.这岂不十分惊人,岂不令人悲哀?为什么我们不能多用一点心力去预防那些操控我们社会的行为问题?我们深为这些日益加增的问题所苦恼,其中有些问题在我们成长的时代几乎是不存在的,举凡愤怒、犯罪、暴力、吸毒、性别倒错、杂交、精神失调、不服从、叛逆、恐惧、饮食习惯失调、青少年怀孕、堕胎等,这些状况层出不穷。我们的孩子几乎被这些问题淹没了,天生的适应机制或本能,几乎不足以让他们应付现今他们所面对的一切。

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帮助我们的孩子?

答案简单得令人难以置信﹕它是那么明显,却被人忽视。答案就在孩子的“心灵“之中,而家庭就是施行补救的地方,也是最先看到成效之处。谁不期望自己的孩子平安长大,不要变成统计数字的一部分?那么,我们该从哪些方面来预防问题的产生呢?

足够的接纳与关怀
我们的孩子需要被接纳与关注。足够的关怀能帮助他们从伤害、威胁和诱惑中重拾勇气。只跟孩子共享厨房和浴室是无法做到这一点的。我们不可能把鼓励和无条件的爱留在冰箱的短笺上,我们必须与孩子分享时间、经验和我们内心的感受。

一旦孩子从父母得到他们迫切需要的接纳,就不会到别处去寻找。孩子的确需要接纳,需要自我认同,因此,他们总是寻求别人对其言谈、衣着、见解和风格的肯定。

孩子必须有人肯定他们,否则就无法发展为健全的成人。

孩子最怕两件事——被孤立和拒绝。如果我们留他单独一人,他就会去寻找别人的陪伴。若我们拒绝他,他就会去寻找能接纳他的地方。他不在乎那地方有多糟,风气有多坏,对他而言,任何能驱除孤单的地方都如同避风港。

孩子需要属于自己的空间,却不喜欢寂寞或孤独的感觉。父母必须很仔细地分辨,小心不要闯入他们的空间。同时又得确定孩子们知道,有需要时父母就在他身旁。因为一旦孤寂感从心中升起,孩子所需要的一切安慰,很可能就是知道父母会在一旁支持他。

再说到被拒绝,我们都有被人拒绝的经验,不是吗?当有人指出我们的过失,批评我们的头发、穿着,取笑我们觉得很尴尬的事时,我们不就有被拒的感觉吗?人人都不喜欢出丑,但为什么我们常常使孩子感到难为情,在他们求饶时,责骂他们太敏感?

我们能够用许多方式让孩子尝到被拒的滋味,毕竟他们还在尝试确定自己是谁,该相信什么。任何针对他们言行的说法和态度,都可能被解释成拒绝他们这个人,而不是针对他们所做的事。

对于孩子的感受,我们需要很敏锐,并且确定我们对孩子的影响是正面而非负面的。孩子完全能够从我们的声调、肢体语言、表情之中感受到自己是否被拒绝。我们抽不出时间跟孩子在一起,或是不能供应某些他们认为很重要的东西(尤其是看见我们把钱花在一大堆我们有兴趣的事上),都可能使孩子觉得自己被拒绝了。

防范措施不可少
除了肯定之外,孩子也需要引导。为什么有些孩子年纪轻轻就有性行为?那是好奇心胜过教导的结果,所以我们要教导孩子。

为什么孩子会落入滥用药物的景况?因为他们并不明白其中的危险,所以我们需要教育他们。他们没有自信说“不!“需要我们建立他们的认同感。他们需要被接纳,但往往因此做出最愚笨的事,所以需要我们足够而完全的接纳。

妈妈们,我们必须够聪明且够敏锐。我们可能会等到被抢了之后才安装一套警报系统,因为“如果没有需要,我不想浪费这笔钱“。不过,我们不能把这个方法套用在孩子身上,我们自始至终都必须采取防范措施。

为什么要等到看见孩子在外结交坏朋友,等到察觉出他们的男朋友或女朋友不太对劲,等到他变得神秘兮兮或躲着我们的时候,才开始采取行动呢?

请先预防、考虑这些问题,架起我们的天线,表示我们跟孩子站在同一边。孩子还在空谈时,我们就和他沟通、讨论他所面对的难题,确实做到不但随时在他身旁,而且是可亲的。预防负面经验需要积极的策划,不要等到看到危险信号旗才开始计划。

我记得很清楚,我们夫妇曾经为儿子采取必要的预防步骤。他那时大约十三岁,足球队里有个叫石雷的男孩很喜欢他,几乎到了崇拜的地步,而儿子也被石雷所吸引。

他们两人过往甚密,每当要参加什么活动,要看什么比赛,或者只是想出去做点什么事,他们一定同进同出。有这样的朋友真不错,不是吗?

然而,据我的观察,石雷的态度有问题,他对父母、老师、教练,甚至来自朋友的建议,均反应不佳。他不让父母知道学校的消息,谈吐也夹带脏字。此外,石雷的家人很少在家(你可否看出其中的关联性?),他的父母工作时间都很长,因此他缺乏大人的监督,也几乎没有什么行为限制。结果是他成了一个麻烦,随时可能滋事。而我不愿意儿子被波及而受累。

坦白说,我对这两个人成为好朋友感到很不舒服,因为我知道同伴的影响力很大,尤其是对十来岁的青少年而言。我已经看出儿子心中渐渐对我们有种过去没有的防卫心,他会为石雷找借口,似乎在他眼中,石雷是不可能会错的。我们对石雷的行为或态度有任何的顾虑,他也听不进去。

基于石雷对儿子的个性及忠诚所产生的负面影响,先生和我认为我们别无选择,唯有插手介入他们的“友情“之中。我们提醒儿子目前的状况,告诉他石雷不会帮助他建立品格,反而会破坏他的人格。虽然我们没有禁止他跟石雷见面,但我们要求他渐渐与石雷疏远,多跟其他人交往。

儿子很注意地听,但是他不太能接受我们的看法。虽然如此,由于多年来我们与他之间互相尊重的稳定关系,他慢慢地开始找其他朋友打发课余时间。

儿子并不喜欢我们对他提出的要求,不过他决定尊重父母的意见。

往后几年,两个孩子各自踏上不同的路。石雷很不幸地选择了毒品、酒精和随便的男女关系。如今,每当儿子回忆起这段友谊,就能理解当初我们的做法。不久前,有件事让他想起石雷,他对我们说﹕“爸妈,谢谢你们在我看不见路上的坑洞时,能适时地引导我。“

吸引孩子回家
妈妈们,我们务必在家中营造温暖的气氛,使家庭成为勉励行善、恶事无以立足的地方,要密切注意各种状况,要做支持者而非批评者。如此一来,必能看见每天的难关消弭于无形。

要去除生活中负面的事物,需要大量增强积极面的活动。

跟孩子一起玩乐,表示我们很享受跟他们在一起的时光。让我们与孩子共处的时光充满喜悦,活得尽兴。

妈妈们请记住,要使你的家成为快乐的场所,而不只是一个中途休息站。当你的孩子面对成长中的黑暗时刻,自然会奔向一个他们觉得安全和被接纳的地方。我们要有把握,那地方就是我们的家。

(摘自“做妈妈,你真行!““Mom, you’re incredible“苇琳达 著 徐绍知 译。)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