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其伯 著 ■ 刘建慰 译

追求刺激与松弛压力其实都是心理上的基本机能,虽然潜藏体内不同的化学变化会伴随不同的机能,(它们就算在非化学性的瘾上面也颇有作用),沈迷上瘾的循环与周期主要都发生在人的内心里,但这不是说它们没有力量,比不上身体机能的作用,我以前曾讲述过,内心里的痛远超过肉体的痛。
沈迷与上瘾的需要,大体都由追求刺激或松弛压力开始,然后持续不断,在当今的社会里已经司空见惯,你大可随手按一按府上百来台的有线电视的遥控器,就不难发现有铺天盖地的产品可以满足这两项要求,以及当前文化又很赞同它们带来的结果。
另一个与今天的文化相反的信息是:我们生来就不是单单为了永久的刺激与兴奋,同时,压力不会(也不该)长期的松弛,持续不断的刺激与兴奋很快就变得索然无味,完全没有压力的生命也不见得就是最快乐的,真正的满足是来自平衡的生活,而不是一个逃避的生命。

追求刺激与成瘾的过程
用刺激与兴奋来达到快感,是人天生的本能,我们人类之所以能享受刺激与兴奋,是因为我们有一个奇妙的器官,就是大脑,而实际上,这种追求刺激兴奋的欲望是正常行为的一部份,少了这份欲望,往往就会被看成病态了,甚至称之为“冷感症”,因为这个人不懂得享受人生乐趣。
一些特别烈性的药物毒瘾就是来自刺激与兴奋的追求,这就是为什么古柯碱毒瘾如此强烈的原因之一,它专门在大脑中心激发快感与兴奋,因此,就经常用它来作为催情剂和提高性快感,其它如“摇头丸”是稍后发展出来用作心理治疗的,不幸在八零年代它走上了街头。
依赖药物并不是仅有的刺激兴奋的瘾,许多隐性的瘾也很关键,窥淫狂者、暴食症者、狂热的科学家、攀岩者、肌肉健美者、以及霸道老板等等,他们的所作所为都会给他(她)们带来刺激与兴奋,上帝赐给我们的这个大脑本来就可以感觉到刺激与兴奋,但如果把所有的行为完全用作享乐之用,这么一来就走向了瘾。

追求刺激与兴奋的代价
刺激与兴奋在人类的生活里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它们可以提升生活的质量。适量的刺激是好的,但要看是如何建立的,又如何去安排的,我们的生理本来就可以靠着体内周期的激发功能,来提高释放出体内天生的止痛镇定剂,这也就是今天所谓的体内抗体,我们的免疫系统效果最佳的状态,就是当我们最愉快的时候。
可是伤害也跟着来了:人的原始设计并不是为了长期持续不断的兴奋,而这种长期持续不断的兴奋最后带来的是没有兴奋,为了要达到维持长期持续不断的兴奋的目的,刺激性的物质取用的量或是次数就必须跟着不断地提高。就好比热水浴,当身体已习惯了水温的时候,热水的舒畅立刻就消失了,要想继续享受到水温的舒服,就必须加更多的热水,但是身体又很快调适了新的水温,于是不停地加热水,直到快被煮熟了,身体仍然还在调升水温。当然会有一个上限,只是你很容易会达到了危险高温时,仍然吵着要不停地加热水。
刺激之所以带来兴奋,是因为它有一个相对不兴奋的背景作衬托,因此它不可能恒久停留在持续的状态,这就是为什么多数的沈迷与上瘾(实质的与过程的)最终都走到沦落的地步,因为他们被驱驶着要维持在持续不断的满足感上面,就不断的寻找更持久的激发功能。由于他们不懂得快乐的真正涵义,就自己把自己困在一个无止无息的探索及没有结果的追求里。

接受刺激与兴奋的赤字  
接下来我们要了解一下兴奋诱惑的陷阱是什么,以及如何破解上瘾,而仍然能享受快乐?建议如下:
首先,记录下来你个人在追求快乐方面,你的根本生命价值,以及你的信念。过量并长期以刺激与兴奋追求快感,肯定是道德低落和生命贫乏的副产品。在现今虚伪的财富、成就、权势及名望的背后,看到的实在是生命的贫脊,人们只知道透过性、药物以及其它残害的方式,追求立即的(无须等待的) 和贪得无厌的麻醉。
其次,要接受“刺激与兴奋的赤字”是个正常的现象。 好比工作和游乐,兴奋与平淡,幸福及痛苦的相对一样,健康的生命一 定有起也有伏,正如高山与低谷彼此相对。
我生长在南非东北部的川石沃省,整个地区是一片平原,但高度却是海拔一英里,比许多山都要高,儿时我从未见到过山,但却不知道自己一直都站在高山顶上,所以我需要低谷,才显得出来我站立的地方有多高。
我们要能接受无聊甚至悲伤,才能突显喜乐的意义,两者缺一不可,若是没有低谷,你就没有高山;如果没有低潮难熬的日常例行公事,你怎能享受周末假期的轻松?任何一位刚退休的人都可以告诉你,当拥有永无止境的休闲时间后,并没有给他们带来轻松与休闲。(下期续)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