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佩 口述 岳景梅 整理

晓佩从梦魇中惊醒,叫着“ 妈妈,我要妈妈,不要把我送走……妈妈!”,她浑身颤抖地回想起早已被她深锁在记忆之中的那一幕情景──五岁的晓佩瑟缩在房间的角落里,惊恐万分地瞪着那两个说是来带她离开的陌生男子,然而纵使她有千万个不愿意,还是被领出了门。直到抵达目的地,晓佩的眼泪就像挡风玻璃上的雨刷一样一路没停过。

童年的梦魇
1999年,为了想了解自己,晓佩开始参加自我成长训练课程,学习到何谓boundary──“疆界”,接着学习如何“设立疆界”,晓佩以为她已经能面对生命中任何的灾厄,但是当这个从小被刻意埋藏的梦魇突如其来地袭向她的时候,她依然不知该如何面对生命中这个不能承受的伤痛,眼泪像溃堤的河水般奔流不已。

出生以来不曾见过父亲,和姐姐及弟弟被阿姨、舅舅等亲人轮流收容的晓佩,自从那个阴冷黑暗的雨夜后,停止了居无定所的生活,也有了可以称为爸妈的养父母,稚嫩的小心灵虽然极度思念母亲,但是来到这个只有她一个小孩的新家,以为从此不必再像从前那样寄人篱下。怎知道这个新家却为她人生的画布涂抹上一层深厚的灰暗色调,养母每天不停地使唤她,所有的好事、好吃的食物却轮不到她,全都被养母的弟弟享用了。

晓佩在动辄得咎、挨骂责打的环境中,过着忍气吞声、看人脸色的日子,唯一的盼望就是周围关怀她的大人安慰她的这句话:“等你长大就好了,你嫁了人就一切改观了。”。 完成学业之后,一个偶然的机缘下来到美国,也由朋友带领走进了教会,因而从此有了新生命。不久,在教会的郊游中认识了同是来自故乡的男士,两人很快就坠入情网,晓佩带着从前大人安慰她的盼望进入婚姻生活,用同样的模式继续求生存。

亲人的背叛
1999年,丈夫以开始经营家族事业为由,逼晓佩签下放弃财产的文件,当她听到他提出这个要求时,有如晴天霹雳。婚后多年的委曲求全,却换来她小小世界里至亲的家人背叛的结果,特别是当丈夫是奉他父母之命如此做的时候,她觉得再度被亲人遗弃了,内心的伤痛无以言喻。但是为了保住婚姻,她听从那个自小就隐藏在心底深处的信息:“自我牺牲,最后总会得到好结果的。”。她认为作一个媳妇,无法得到丈夫和公婆的尊重,必然是自己做得不够好的缘故,于是几番挣扎后,她又妥协了。然而这个冲击几乎令晓佩崩溃。

身体的毁坏
一方面暗自承受着心灵的压力,再方面身体状况也不甚乐观。 15年前左乳曾经开刀动过手术;几年前右乳又长出一个肿瘤,第二年左边也出现一个肿瘤,幸好切片结果都是良性的。及至长了子宫瘤后,基于本身是学护理的,晓佩开始从医学的角度思想这种种,她知道这些可能是由压力所引发的,她也清楚知道心理状况会影响到生理发展,而她的心理实在太不健全了。于是痛定思痛之后,晓佩决定重整自己,这是她一生的转折点。

去年晓佩刚动完手术,觉得婚姻走到了一个死角,仿徨无助之际,听说“爱家协会”将举办黄维仁博士主讲的“爱的融会”讲座,虽然当时她对于丈夫已发生外遇之事毫不知情,但是报名参加后,听到黄博士所谈的却对她往后的心理转变有着决定性的影响。她以前参加的自我成长课程资源有限,成效也就局限在某种范围内,但是在她成为张忆家博士的关怀辅导课程学员后,她开始学习面对自己,特别是在否定的自我价值方面,学着挖掘出根源所在,以及如何处理的技巧。遗憾的是短短三个月一晃眼就结束了,因此晓佩另寻他途继续参加成长课程。

不再逆来顺受
在这所有学习的过程中,晓佩非常认真地汲取知识,并且踊跃地参与角色扮演,以便更深层地了解自己的心理。当她在爱家上辅导课时,一个朋友向她推介《Boundary》这本书,以及这个作者的成长班。她第一次听到boundary这个字的时候,根本不懂其意义为何,即使翻译成中文──疆界,还是毫无概念。后来经过剖析,她回忆生命中所有与她亲近的人之中,没有一个曾经在这方面有过良好的示范,向来她所处的环境教导她对一切事情都得逆来顺受,绝不能说“No”,必需不断地讨好别人,纵使别人不尊重她,也要忍耐、认命。

如今晓佩明白疆界就像是自家的前门或后门,只有在不会伤害自己的人敲门时,才能开门让他进来。从前不懂得让自己拥有自主权,因此也不会保护自身。从一出生就注定是个悲剧的孩子,对家庭、父母、以及对爱的定义极度困惑,常怀疑为何来到这个世界。

大人印象中的她,是一个十分安静,孤寂写在脸上的孩子,而她自己则除了五岁被送到养父母家那段不愿回顾的痛苦往事,脑海中关于家的记忆,只有一张和姐姐的合照,依稀是姐姐在削铅笔,她站在旁边吹铅笔灰,其它都是一片空白。

晓佩从成长课程中得到极大的帮助,她学会哀伤时,尽情哀哭,她不再像过去,一旦陷入低潮就会消沉很长一段时间。她会在悲伤之后去游泳或与朋友倾谈,一次只与一位朋友分享。这都是她所学到的重点;她也学会先检视自己的弱点,再就这些方面寻找比自己优异的良师益友和支持小组,目的是能从他们身上学习克服自身软弱的方法。

欣然接受关怀
但是要找到一位合宜的良师益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晓佩每一思及此事心理就充满感谢,因为她遇到了一位学有专精又愿意耐心倾听,适时适切地开导她的心理学家。特别是在发现丈夫有外遇那段时期,这位良师益友听她倾诉,为她分析状况,然后推荐好书给她,而她也总是立刻去买书,仔细阅读,做笔记……至于支持小组的人选也是经过审慎考虑甚至测试过的。从前晓佩不敢相信世间有无条件的爱,不求回报的爱,因此当别人对她表达善意时,她就退缩不敢接受,这当中她认为自己不配接受的成分比较大。现在当朋友邀请​​她,做炒米粉给她吃,她都欣然椄受,也因容许自己去感受别人的关怀,她现在更懂得爱是怎么一回事。

经历了这许多的学习和自我操练的过程,晓佩现在已经看清楚了自己心理的不健全,也学会如何针对问题作适当的反应,她明白她的良师益友的解析:一味地牺牲,并不见得对他人就有益。牺牲自己,任凭别人用不公义的手段得逞,会使别人学会不为自己不良行为的后果负责。姑息养奸的结果常是爱之反害之,剥夺别人成长做君子的机会。

不再是受害者
她也学会不要压抑情绪,要把情绪用合宜的方式疏导出来。记得刚发现丈夫有外遇的时候,那种排山倒海的愤怒与伤痛的感受真是无法形容。那位心理学家鼓励她要尽力去了解情绪,用情感词汇去标明(Label)这些痛苦的感受,并且把这些强烈又复杂的情绪用言语表达出来(Externalizing)。她很努力地去做这个功课,写了两封将近十页的长信,表达自己的感受,最后把这两封信传真给这位心理学家,藉此纾解不少心中之苦。

经过这种种努力,她终于能渐渐跳出“受害者”的巢穴。现在虽然偶尔还会陷入情绪波动中,但是已能够理智地辨别原因,再用解决问题的模式来为问题解套。另外晓佩学会在这心灵医治的过程中,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步骤:去找两三位有爱心、有安全性的老妈妈们,在她觉得最孤单、恐惧之时,紧紧抱着她,让她尽情的哭,享受一下从未尝过的母爱。

至于婚姻的部分,目前仍在观察与考虑中,丈夫婚前就沉迷于色情影片,如今更是每况愈下。晓佩在得知丈夫有外遇后,曾到医院去做各种性病的检验,同时也搬出卧房。那段期间,她曾经自暴自弃地睡在地板上,但现在她已挣脱受害者的束缚,去买了一张新床,又挑选喜爱的白色窗帘,和一个大蚊帐,把自己的卧房布置一新。蚊帐所罩住的就是她安全的小天地,这是她从小在养父母家不自觉养成的习惯。关怀支持小组的朋友送给她各式各样的小熊宝宝陪伴她,她选了一个最美最可爱的,又因为喜欢电影“怪兽电力公司”(​​Monsters, INC.)中名叫Boo的可爱东方小女娃,晓佩将之直译为“不”,象征给她勇气说出心里想说的“不”,这两个可爱的玩偶​​现在每天陪她入眠。

学习建立疆界
晓佩的心灵成长路是一段非常崎岖坎坷的旅程,她靠着信仰加添的力量一步步往前走,对于这一路陪伴她的良师益友,她献上衷心的感谢,同时她也希望借着分享自身的经验,帮助一些仍然不知爱的疆界何在或在自我成长方面徘徊挣扎的人。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