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EN SCALF BOUCHARD

“我感到被困住和破碎,没有出路。” 当阿曼达向好友诉说痛苦的秘密时,眼睛里充满了泪水,而在她们的身后,她的孩子们在快餐店的攀爬区玩耍笑闹着。
“你明天要见那个新的咨商师,对吧?也许她会有一些办法。” 劳伦提到。
“也许吧。” 阿曼达同意,但她的声音显得空洞。
多年来,阿曼达一直尝试去适应一个缺乏爱或善意而又充满敌意的婚姻。但她的努力都无效。她感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沮丧、绝望和疲惫。有几天她几乎不能起床。
虽然我们经常赞扬那些学会如何适应和面对困难环境的人,但临床心理学家戴维霍金斯描绘了一幅鲜明的画面,描绘了在有危害的婚姻中妻子或丈夫的样子。

霍金斯博士是西雅图婚姻修复中心的主任,也是治疗人际关系中自恋和情绪虐待领域的一位领导者。
“我看到许多长期陷在困难的婚姻中的夫妻因为有了孩子,因为他们相信婚姻,出于各种正当的理由而维持在一起,” 他解释道, “但是当一个女人因为受到批评或贬低而感到不安全时——不能和先生一起讨论这些问题,因为她的丈夫会责备、羞辱、挑衅或情绪超控——这时候关系中的美好就烟消云散了。女性最终会从情感或身体上的亲密关系中退缩。她们退缩,失去了自我认同。也失去了自我意识和自尊。她们感到被困住了,好像看不到任何解脱。”

此外,长期感到受压迫的女性或男性也往往会变得爱虐待别人。经常有接受咨商的人承认:“我变得像他了,我生气、烦躁,而且现在会扔东西会骂人。我成为一个我不想成为的人。请帮帮我吧!”
夏琳·班森可以证明这种转变。作为一个控制欲强的父亲和被动的母亲的女儿,她在 21 岁时结婚,后来发现自己与她不快乐的父母一样,过着相同的失功能模式的生活。
然而,在她结婚大约 10 年后,班森意识到有时她会和丈夫“角色互换”,她自己变得像她先生那样,充满控制和操纵。
今天,她为那些陷入婚姻困境的夫妇提供咨询,并说“角色互换”是她许多客户所经历的事情。

如果你的婚姻长期不幸福,你可能会退缩并远离你的配偶,或者可能会被动地变得有虐待倾向甚至不忠。这些反应会导致强烈的情感伤痛也往往伴随身体的病痛。你可能认为你只有两个选择:一直痛苦下去或离婚。但令人惊讶的事实是,对于那些处于压力大的婚姻中的人来说,如果他们愿意开始改变,他们就会有扭转局面的机会。

紧张的婚姻关系会给身体带来压力
有一天,戴维霍金斯博士观察到一个惊人的现象:他意识到他的许多客户都不约而同地抱怨身体疲劳、疼痛和有健康问题。是他们的婚姻让他们生病吗?
他向两个儿子提出这个话题——内科医生泰森和外科医生乔舒亚。他告诉他们,他注意到许多有严重婚姻困难的人患有自身免疫性疾病、头痛、睡眠问题、慢性疲劳、桥本氏甲状腺炎、纤维肌痛等。然后他问他的儿子们:“你们有什么看法?
“我也经常看到你所说的情况,”泰森霍金斯博士告诉他的父亲:“身体健康与否绝对和情绪有关系。”
例如,戴维霍金斯医生的病人查尔斯选择通过暴饮暴食和看电视来掩饰婚姻关系的痛苦,结果是体重大增和高血压。来自关系的压力正在残害他,但他不会承认这种关联性。
从前,即使那些医疗人员也不认为关系的压力与健康有什么关联性,直到最近才有新的认识。众所周知,压力会影响我们的身体。然而了解到婚姻压力对健康造成严重破坏是最近的看见。戴维·霍金斯博士和他的两个儿子写了一本书——《疾病与健康》——记录了他们的发现,并详细介绍了当前对该主题的研究,为那些处于有危害的婚姻中的丈夫和妻子提供了希望。

这段婚姻能挽回吗?
当一个人发现自己处于这种可怕的境地时,还有希望吗?如果配偶不承认有问题,不想改变或拒绝咨询,怎么办?
戴维·霍金斯博士和夏琳·班森在临床环境和静修中心的工作中经常看到婚姻被改善。尽管需要两个人才能建立幸福的婚姻,但这些专家表示,只需要一个人就可以从根本上改变不健康的关系模式。
可以按照以下内容开始:

诚实地审视你的情况和你的内心
第一步是停止生活在否认中。告诉自己你只需要更加努力或者这一切都是你的想象是于事无补的。
泰森霍金斯博士认为,当你知道充满压力的婚姻与你的健康问题有关系,你就不会再继续否认逃避了。
面对你的恐惧也会有所帮助。根据爱家的咨询服务临床主任提姆·桑福德的说法,下列的各种恐惧使许多陷入困境的夫妻无法走向身体或婚姻的复原:

  • “我担心,如果我说实话,我可能不得不承认是我自己造成这些问题的。”
  • “我担心如果我设定关系的界限,他可能会离开我,然后我就会变得孤单。”
  • “我担心如果他进步了,我就没有人可以责备或归罪了。”

向自己承认心中的恐惧——然后向你信任的人承认心中的恐惧——可以帮助你摆脱恐惧,迈出下一步。

让自己找到良好的支持
找到有能力帮助你的咨询师和朋友。避开那些认为你反应过度的朋友,远离那些告诉你“离婚以后生活就会有多好多好”的朋友。
此外,在教会寻找属灵支持,例如查经班或祷告小组,可能的话,去一个与你的家庭教会没有关联的教会。最重要的是,依靠上帝。在这段旅程中,祂与你同在。

照顾你自己
你可能需要对自己更好一些,这样你才能变得足够健康,才可以做出改变并不再感到被困住。
这意味着要找到运动、正确饮食、减轻压力和获得充足睡眠的方法。这意味着花时间在祷告中与上帝同在,花时间阅读圣经和增进信仰的灵修,花时间来培育你的灵命。
爱家婚姻研究所的副总裁罗伯特·保罗(Robert Paul)为处于危机中的夫妇提供了一个名为 “重建盼望” 的强化咨询计划,他经常问女性:“如果妳用照顾自己的身心灵的方式去照顾妳的孩子……那会是什么样子?”
几乎所有的女人都带着惊恐的表情响应说:“那太可怕了!”
保罗点点头说:“对,所以妳所做的与神呼召妳去做的背道而驰,因为祂说要爱邻舍如同自己”(路加福音 10:27)。

设定更好的界限
人们错误地认为设定界限意味着让某人停止做你不希望他做的事情。
但正如保罗所指出的,除非我们诉诸控制和操纵,否则我们并没有那种凌驾于他人之上的权力。 “而试图操纵和控制他人——即使只是以牙还牙——也意味着双输。那不是上帝呼召你去的景况” 。相反的,保罗建议先尝试要求停止某些事情,如果这不起作用,他们应该换个方式,而不是坐等怀有敌意的配偶会自己改变。

让你的配偶做出选择——并用行动支持你的要求
虽然我们无法控制他人的行为,但可以控制我们自己,跟对我们不好的人保持距离, 直到那个人同意寻求帮助。
做到这一点的一种方法是暂时的脱离这种关系,以实现和解的目标。
戴维霍金斯博士强烈敦促对肢体暴力采取零容忍政策,因此,如果你的婚姻中发生这种情况,请立即让自己(和孩子)去到安全的地方并寻求专业帮助。但是,如果不存在肢体暴力的话,你可能有比你想象的更多的选择。 霍金斯解释说:“如果不做任何改变并继续面对不良行为是一,而离婚是十,那么两者之间有很多选项。”
他指导客户如何策略性地提出要求,就像他的一位客户与她丈夫的对话一样:“我爱你,但我已经没办法再撑了。 我不会再求你去咨询或阅读婚姻书籍, 你可以打电话给当地的咨询中心,参加一个针对情感虐待的男性小组,不然我要暂时和你分开。 我爱你, 我想要这段婚姻, 但我不会再这样生活了。 如果你决定不这样做,那是你的选择,但我要离开三天,让你考虑一下。”
根据霍金斯的说法,很多人会告诉你,情感虐待的男人不会改变, 请不要相信这种论调,他说。 “除非必须,否则他们不会改变。 但当必须改变的时候,他们就会改变。”

通过承担责任来取回权力
班森确信她的丈夫是所有的问题来源——也是那个唯一必须负责修复他们婚姻的人——班森邀求他一起去咨询。 当他拒绝时,她开始自己去。
出乎意料的是,辅导员发现她童年时期的几次重大失去,这些失去影响了她与丈夫的相处方式。
这个发现像第一张倒下的骨牌,导致一连串的改变。 今天,班森和她的丈夫已经学会了用新的交流方式,并且正在享受各方面都有改善的关系。
班森向那些感到被困的夫妻们保证,重新发展出健康的关系是绝对可能的。
“我婚姻的变化始于我为自己寻求帮助,” 她说:“一旦我改变了,他也必须改变,因为我不再以同样的方式响应或行动。 你不必等待你的配偶。 如果他不去咨询,你自己去,开始自己做出更好、更健康的选择。
如果确信你的配偶既是你婚姻困境的起因也是解决问题的答案,那么你就给了他或她所有的权力。
在长期困难的婚姻当中,要改变有危害的相处模式不是件容易的事,而且需要时间。 它最终可能需要夫妻双方做出改变,但医治通常不是从两个人同时开始的。
医治往往是先从一个人开始。

(“FEELING TRAPPED? “BY KAREN SCALF BOUCHARD,JULY 6, 2020. 2020 Focus on the Family. All Rights Reserved. Used with permission.
编者注:为保护隐私,本文中部分名称已更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