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old L. Arnold 作 清心 译

乔伊的家庭
在很多方面,詹森和朱莉乔伊都是典型的基督徒夫妇。结婚十三年的他们婚姻幸福,每当谈到他们的信仰、孩子和教会就兴致盎然的。而若从另一个重要的角度来看——他们是跨国婚姻——詹森和朱莉却是少见的。詹森的韩国名字叫郑浩(Chung-Ho),十几岁的时候跟随父母从韩国移民过来。而朱莉则是在快三十岁的时候离开了故乡澳大利亚,来到美国攻读神学(在那里她遇到了詹森),最后加入了美国国籍。如今,詹森和朱莉都快四十岁了,他们是一间拥有四百位会众的,名为“桥梁”的教会的创始人和牧师。
在神学院的校友会上见到詹森和朱莉后,我邀请他们共进午餐,以便更加认识他们,并了解他们成功的跨国婚姻和正经历的惊人的教会成长。
朱莉开始先简略分享了他们如何相遇,以及他们因不同的文化背景而造成的挑战。当她讲述他们之间的挣扎时,神态由无忧无虑变得思虑满满。在最初的几年里,她直接而粗暴的“澳大利亚式”沟通方式几乎把詹森赶走。詹森认同地指出这对他们之后几年解决冲突和做决定的过程都带来了负面影响。然而,他们最大的困难却是如何调整他们的家族(尤其是詹森的)对他们的关系的影响。对于詹森来说,家族荣誉和尊重父母是韩国文化中根深蒂固的态度,在韩国文化中这些是被高度重视的。他意识到他的挑战是,在保持这种传统的东方尊重的同时,他也要保护他非常西方的婚姻。
尽管如此,朱莉和詹森的婚姻还是成功了。他们和我分享了他们婚姻健康的三个关键。首先,他们强调了祷告的重要性——恳求上帝帮助他们优先考虑上帝的心意而不是他们自己的文化作用。其次,他们谈到了恩慈——相互滋养扶持优于公平对错的要求。第三,他们强调了婚姻辅导的作用——担当其他夫妇的责任同伴。这一点尤其引起了我的兴趣,渴望听到更多分享。

桥梁
詹森和朱莉描述了他们的教会——桥梁——是如何成为跨文化婚姻辅导的典范的。在教会的早期,只有少数夫妇来参加礼拜。
“没过多久,我和詹森意识到大多数夫妻和我们所经历的差不多,同样面对着婚姻上的严重挑战,”朱莉说: “我们决定将婚姻辅导作为教会的核心价值。”
詹森说:“很明显,我们可以提供给这些夫妻的最有效的属灵干预就是,用基督的爱与他们同行,一起越过无效的沟通、不健康的界限、不良的冲突解决和自私的态度。而这些都是上帝通过在我们婚姻中的文化冲突赐给了我们的巨大的成长。”
朱莉笑着补充说:“这让我想起圣经中末底改告诉以斯帖说,‘正是为现今的机会所预备的’,但是,我没有想到詹森和我在与这些夫妇同行的过程中,竟然经历到更亲密的关系。所以,我们开始辅导别人,而我们也在继续辅导我们自己。”

跨文化婚姻辅导
詹森和朱莉的经历证实了我对婚姻辅导的一些看法。但是,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们应用他们自己的经历和他们的文化差异,在他们的会众中促进跨文化学习,并将其延伸到周围的小区。
通过透明地分享自己的过去和建立健康的冲突解决模式,詹森和朱莉无意中挑战了婚姻内外的文化期望、固有模式和偏见。在这样做的过程中,他们为健康的婚姻和教会文化——是一种对理解基督的国度非常重要的,且可以促进想法和经历的多样性的文化——都建立了一种卓越的框架。结果,他们的教会在他们附近成为了公认的种族最融合和促进“婚姻美满”的教会之一。
詹森和朱莉总结了他们辅导中的三个宝贵的益处。首先,它培养了夫妻双方的谦卑,因为夫妻双方都意识到婚姻中的对错往往是文化的产物,而不是绝对的标准。其次,它培养了融合每一种文化的最佳元素的可能性,而不是将差异视为缺点。最后,它促进了有关婚姻重要问题的沟通,而不是因未满足的假想而沮丧。
最后,朱莉提到一点:“无论你是跨国夫妻,或即使是基督徒夫妻,这三个益处都是婚姻成长的原则。我们相信,通过在滋润的环境中支持一对对夫妻,他们会将他们的辅导关系视为跨越婚姻和社会鸿沟的受欢迎的桥梁。”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