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 福

我24岁结婚。领结婚证的那天,我挺难过的,甚至拒绝举行婚礼。

后来,看到相爱的一对恋人结婚时那从心里往外透露出来的幸福样子,我真是又羡又妒。婚姻,人生这么大一件事,并没有人拿枪逼着我,我却勉强为之。想想,除了恨自己,真是没法怨恨任何人。

男人不如我,会更爱我吗?
在后来的许多日子里,我都无法相信,我竟然对婚姻如此轻率,在完全不情愿的状态下,把自己给嫁了。而且,从各方面看,他的条件都不如我,尽管我并非追求他能带给我情感本身之外的什么利益。

那时,为了体会更丰富的人生,我辞去了家乡令人羡慕的工作,独自跑到南方的都市中闯荡。时间一长,才发现离开父母朋友,断了家乡根基的日子真不好过。也许,是独自在外漂泊的孤单?也许,是我厌倦了不断租房子的生活?当时他显示出敦厚朴实的特质,让我觉得安全。我以为,一个各方面看起来都不如我的男人,却那样强烈地追求我;虽然我拒绝了他,但依然执着不已。这样的人,如果得到我,一定会爱如珍宝,一定会十分宽容我,给我一个广阔的空间,任我恣意地生活。

所以,我嫁给了他。还想:好好生活吧。生活本来就是这么简单嘛。不要想太多,只要过日子就好。

可是,我想错了。

结婚以后,我被他的表现震惊了。他几乎反对我所有的决定,否认我所有的价值观,对我喜欢看重的事情一概不以为然。我喜欢的旅行、阅读、音乐、电影……在他看来都是一种附庸风雅的姿态,他说我虚伪、自私,不像活在这个世界上。

我几乎无法为自己辩解。难道这些,不都是他曾经喜欢的,并使劲追求我的理由吗?而且,我的生活状态一直都是这样的,这样的生活对我来说就是正常的生活,怎么到了他身边,都成了荒谬?而且,他不是一个宽厚的人吗?怎么一下子变得这样强硬和偏执? 我用了很多方式,很多时间来和他沟通。但我发现,我们像是完全不同种类的生物,在用完全不同的语言说话,谁也无法理解对方。我觉得害怕极了。我陷入了对人类本身的恐惧中。在我24年的人生经验中,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挫折。

后来我才明白,我们完全相逆的价值观是怎么得来的。我们从小生活在完全不同的环境中。他生长于农村,父母都是从来不表达感情的人。他说他从小就觉得自己“既不需要别人的爱,也不想去爱任何人。“他小学就出来住校,一直到大学,都是粗糙地打点自己的生活,没有得到过任何爱的教育。而且,因为从小家庭的经济条件不好,缺乏安全感的他,完全靠自己努力才走出那个小村镇,也许因为如此,他的价值观体现在他认为对现实“有用“的东西上。

而我,生长在条件相对优裕的城市中,父母恩爱,视我为珍宝。父亲是一个非常宽厚善良的人,对母亲和我都非常溺爱,从小我对婚姻中丈夫的认识就是如父亲这样的:宽容的,甚至因为善良而显得有点软弱的。我从小喜欢读书,有很多梦想,中学就开始做当地报纸的学生记者,在文学刊物上发表了若干小说。我习惯了在各样事上都比别人强,也习惯了别人欣赏和羡慕的目光。

当时我却忽视了我们彼此生长环境的差异,一厢情愿地认为,只要好好沟通,人都是一样的。后来我才明白古人为什么说婚姻要“门当户对“,这其实是一种生活智慧。也就是说,一定要选择一个与你有相同价值观的人结婚。而相同的生活背景,类似的生长环境,容易使你们对生活有更接近的认识和要求。否则,适应另一个与自己完全不同的人,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什么使我成为怨妇?
这段婚姻,持续了七年。

七年,我都过得很痛苦。可为什么痛苦了七年都没离婚?也许是父母的完美婚姻,让我对婚姻的期待很高?也许内心觉得似乎应该珍惜我们在一起的缘分?也许也因为我一直是傲然于人前,离婚,意味着生活巨大的失败,我该怎么面对?

但努力沟通,却永远无法彼此理解。而且,他还有最擅长的一招:冷战。

若干年后,我看到杂志报纸开始用“冷暴力“来形容冷战,我觉得太贴切不过了。我的性格外向,而且从小被宠惯了,忍耐力不足。每次当他用“冷战“的方式来处理矛盾的时候,我就觉得随着一天一天过去,家里冰冷的气氛一天天沉重,我的心也一天天黯淡下去,最后,一定是我受不了,或者抓狂,或者不得不用理智劝导自己先和他说话……但下次矛盾开始,他一定还是用他的杀手锏“冷战“来对付我。我总是节节败退,然后以惨败告终。

想起来,他总是会在我难过绝望哭泣的时候,说他其实“很爱我“,但为什么这爱就是与我无关呢!我不明白,如果他爱我,怎么会忍心一而再再而三地冷战?他不心疼我的绝望吗?我享受不到他的爱,感受不到他的爱。我就像一个严重缺乏爱来滋润的土地,一片干涸。

等到很多年过去,我回头去看,才发现我的不幸福并非只是因为我嫁错了人。我发现了我性格中致命的问题:要求完美。

从小习惯了别人都说我好,习惯了做“完美“的孩子。为此,我甚至不惜放弃内心真实的自我,来迎合别人眼中的完美。我不习惯与人发生冲突,不愿意看到别人因我而痛苦。更不懂得倾听内在自我的声音,明明知道自己并不爱这个人,却因为“他爱我“这样的理由而说服了自己。明明不情愿地结婚,却忽视了自己情感深处的需要。

而在婚后,我本可以向他明明白白展示真实的自己。我不应回避冲突,而应该在这冲突中让他了解我的底线,建立彼此的界限。也让他了解一个这样的我,就是一个这样的我,是不可能改变的。但我面对他的压力,却一味退让。拼命向他解释说,我不是他认为的那样。为了证实这一点,我渐渐开始压抑自己,甚至放弃了一份去大报做记者的工作,只因为他说这种工作太多诱惑,太不稳定。而因为他几乎从来不看书,并反对我买那么多书,我也越来越少看书写文章了。

于是,我把自己过成了怨妇。真的是怨妇,我曾经在书上了解的这个词,这个我以为一辈子也不会与我有关的词,成了我的真实写照。每天都暗怀幽怨,每天都有不畅快的心情,每天都因为内心爱的需要不能满足而觉得空虚痛苦,也因为心灵得不到成长而觉得生命没有意义……在这样的压抑下,我居然度过了七年。

离婚后,我不能原谅的人,居然是自己
七年后终于离婚了。在这期间,一个现实主义的男人显示了他从不吃亏的本性,最后,我净身离开,除了伤痕,什么也没带走。

但我已经到了不离婚便要死的地步。我的朋友也曾问我:是不是你要求太高了?和一个平常的人过日子,不行吗?

我不知道,我就知道,再这样下去,我就丧失了所有生活的信心和自尊,再也没有活下去的能力。

离婚后,我慢慢开始重新找回自信和自我。我辞掉了早已厌恶的刻板工作,成为一名杂志记者,和一些与我相似,彼此理解的的人一起交往和工作。我觉得这时候的生活才是真正的生活。但越发现这一点,我越难过,越怨恨。我不能原谅自己居然浪费了生命中最美好的七年,而那七年的每一天,我都在数算幽怨中度过。而生活本来是这样美好。

有一天,我遇到了一个喜欢的男人。我爱他,他也爱我。我们彼此有那么多相似的地方,交流起来是那么畅快。我觉得我只需要轻松地做我自己,就可以被欣赏和肯定。我可以自由地表达自己,可以和他交流很深的心灵问题,可以一起出去旅行……幸福是这样自然和真实。但在这期间,我发现我害怕婚姻,厌倦婚姻。我不敢再向前走一步。而这一切的缘由,都是来自我曾经失败的婚姻后遗症。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时,悔恨更加吞噬了我的心。所谓一失足成千古恨,就是这样吧。

因宽恕而得医治
直到有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一本书《窗外依然有蓝天》。在这本书里,我第一次能够开始面对自己失败的婚姻。而且我受益最大的就是懂得了宽恕。不仅仅是宽恕曾经伤害我的人,也宽恕自己。

我懂得了人首先要过真诚的生活。这意味着,要把真实的自我展现给别人,要面对自我真实的需要。否则,就会一错再错。人无法用解释求得认同。我们只能因爱而了解,因了解而担当,因担当而成为彼此生命中最亲密的人。

这时回过头,我才发现,我从来没有爱过我的前夫。我因自己当时的软弱孤独,和需要被无条件宠爱的需要而嫁给他,以为因为他更爱我,所以会让我过随心所欲的生活,但是,我却从来也没了解过这个男人。我甚至只是简单地认为他是一个不懂得爱、没有心灵世界的人。我并没有注意,在我们的婚姻生活中,我其实是轻视他的。而他,在自卑和痛苦中也受了许多折磨,并不懂得解决的办法。我们其实都是陷入困境中的可怜虫。在这样的了解中,我宽恕了他,也渐渐获得了医治。

现在,我的再婚生活过得很幸福。我懂得了及时倾泻情绪,真实表达负面情绪。我终于实现了从小的愿望:拥有一个幸福的婚姻。而且,我有信心将这幸福进行到底。

(本文所用图片来源于Unsplash。)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