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芷

真诚执着的信念?善良智能的解释?美妙宽容的答案。

每天中午,我总会准时出现在儿子幼儿园的门口,坐在游乐场边的石椅上恭候大驾乘车回府。这位热情活泼的男孩也是个调皮贪玩的小家伙,总要玩到念半天班的小朋友们早已被父母接走,然后老师吹哨子集合,带着念全天班的孩子们回教室睡午觉时,他才肯和同伴们依依不舍的道别,走一步看三回的离去。

蓝色的小尺
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春中午,我依然守候在游乐场边,由一群正追逐嘻笑的孩子们中寻找自己的宝贝。儿子远远地观探到我的出现,迫不及待的冲到栏杆旁,手中挥动着一只蓝色的小尺,兴奋的告诉我这是他今天得到的「特别奖品」。他向我展示完后又匆匆地冲回同伴中继续玩耍。

孩子们轮流地把玩他的小尺,一会儿,小尺是武士手中挥动比划的利器;一会儿,小尺又成了挖沙的铲子;再一会儿,小尺竟然也可以变成医生所用的诊疗器,用来为假扮成病人的小朋友检查耳朵……。就这样,我看着小尺由这个人传到另一个人,由一种玩法换成另一种玩法。我不但羡慕他们如此易于满足的天真纯洁;也为他们丰富的想象力而叹为观止;更暗暗庆幸儿子愿意分享自己的小尺,能够享受「独乐不如众乐」的情趣。

失踪的小尺
尖锐的哨音打断了游乐场上的喧闹,孩子们排好队鱼贯的进入教室,儿子却一脸哭丧的奔来,直喊着﹕「妈妈!小尺不见了!小尺不见了!」喊着喊着眼眶也跟着红了起来。我虽满心不忍,却也无能为力,只有建议他去问问老师怎么办才好。其实我哪能指望老师为他找到小尺呢?因为照他们那样的玩法,小尺可能已经支离破碎,或是深埋在沙石之中不见踪迹了。看见儿子强忍泪水,满怀希望的跑回教室,我开始盘算着要如何来安慰这五岁不到的小男孩。

正想着,教室的门碰一声的打开,儿子堆满笑容的小脸一扫我满心的忧霾疑虑,他举着小尺兴奋的说﹕「妈妈,小尺找到了!」

等不及我发问,他便急切的说﹕「我告诉老师小尺不见了,老师就叫全班小朋友都把眼睛闭起来祷告,让知道小尺在哪里的小朋友告诉大家,我们一祷告完,芬妮就举手说她知道小尺在哪里。」

「真的呀?在哪里呢?」我大惑不解的问着。

「就在芬妮的铅笔盒里!」

「那么老师知道芬妮在‘她’的铅笔盒里找到‘你’的小尺,有没有说什么呢?」我故意加重语气的问道。

复得的小尺
「老师说﹕‘哇!God can do anything!(上帝是万能的。)’」失而复得的喜悦将儿子留在眼眶中的泪珠闪烁得晶莹明亮,牵起他的小手,彷佛看见挂在蔚蓝长空的白云也堆满了笑容。儿子老师的这句话让我百感交集,分不清是感激还是感动。她甜美微笑的里面,更有一颗仁慈体贴的心,没有质问与责备,轻轻的一句话便巧妙的遮盖了犯错孩子的尴尬。一面佩服她的机警,一面不禁在心中喃喃轻叹﹕多么「真」诚而执着的信念;多么「善」良有智能的解释;多么「美」妙又宽容的答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