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戴维 著 ■ 刘建慰 译

与已离异了的前妻打交道的确是项挑战。尽管分道扬镳已久,残留在心底深处的伤痛与矛盾依旧挥之不去,但就要做好孩子的父亲(或母亲)的天职而言,两人就当力求合作,发挥团队精神。

自从一九八六年离婚以后,我与前妻芭布拉之间为了唯一的儿子亚伦经历一段长久的斗争。

展现关怀
一九九一年,我们已离婚五年,彼此间终于建立了些许信任,有一天突然接到她的电话,告诉我她流产的悲讯。

讲完了电话,我的心思起了相当大的变迁,我立刻体会到她不再是我的妻子,但她仍是我儿子的母亲。

打从那时起,我与儿子亚伦之间的互动,就不再单单只牵动我们两人而已,芭布拉也成了整体的一环,一幅完整拼图的一片,我也得着了智能而能与儿子及前妻扮演微妙的,三足鼎立的关系。

双赢两全
乍听起来既简单又明了,但是到底如何使之奏效呢?

“你好吗?““你的工作还顺利吗?“最初这些问候的话可以说是讲者虚伪,听者生硬,可是发现问候多了,也慢慢显得实在又自然了。

在彼此的互动当中,总是会有一些特殊或意料外的改变,干扰了对方原预定并安排好了的节目,所以在开口要求之前要先想好弥补的方案,这样才能使她欣然同意。

偶尔芭布拉要带亚伦在“我的时间“里去参加她的家庭活动,有时我也不巧要在“她的时间“里带亚伦去看特别的运动比赛。在这种情形之下,就必须作个两全双嬴的方案,例如:“你让出你的周四晚上,我就以我的周五晚上为交换,由你与亚伦相聚。“这才算是合情又合理的方法,使每个人都能兼顾自己及对方的需要。

彼此尊重
在这里也慎重的向男仕们进言:洞察对方可能遇上的财务短缺,千万不要让前妻开口“讨“那张自己当主动写的支票,这是我们当尽的责任之一,理当也优先处理。

在此也向女仕们建议:不要在他与孩子相处的时间上耍花腔,一定要计算好前夫甚么时间来接孩子,把一切打理妥当,来了接着就走。尽你一切所能不要让他等待,其实那就是浪费他与孩子相聚有限而又珍贵的时间。

在孩子的管教方面,更要合作无间。亚伦上了初中,上课时爱讲话,让老师气急败坏,他辩解说是别的同学找他的,我立刻认为必须去见老师。可是芭布拉曾作过老师,她认为先要在儿子身上对症下药,她建议的处方是两个礼拜不许看电视、电影或没有零用钱,结果证明芭布拉是正确的,亚伦从此知道,多言多语的行为是要付上蛮大代价的,他因此有相当大的改进。

相互支持
亚伦十五岁时,我与芭布拉注意到他不听从妈妈话的次数远超过不听我的,于是我和前妻立刻订定新的游戏规则:

1.他对妈妈的言行举止就等于是做在爸爸身上一样。
2.如果妈妈处罚扣他零用钱,爸爸的这一份也照扣,妈妈不准他看电影,爸爸也绝不网开一面。

妈妈与爸爸的沟通管道随时要通畅无阻,其目的于是要在处理他的问题上携手合作,并且共同执行。最要不得的,是前夫与前妻以孩子为武器,进行亲情拉锯战,这是极为自私的行为,对孩子的伤害会影响他的一生。

离婚固然不幸,若能保全孩子的健康人格与自尊,就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Coinsider the Other Parent“, David Ettinger 著,刘建慰翻译改写。Used by Permission of Focus on the Fam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