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icole Mar 作 ■ 红英 译

认识一下我完美的基督徒家庭,我们穿着得体,总是尽心打理我们的家,付出我们的时间、才能及财务服事神。一位朋友说我家是她见过的最全备的家庭。这让我很震惊,因为现实是这样的:我们所经历的挑战是我始料未及的。你看,我是正常人,我所爱的丈夫是一位自闭症患者。

婚姻故事的起初
我描述我们的恋爱是甜蜜的痴迷。他会写充满爱意的小纸条压在我车窗的雨刷下。他给我做肩部按摩帮助我减压。他总是用肯定的话语告诉我我很漂亮、聪明、属灵及如何被爱。这实在是令人心醉。
当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感受到完全被接纳,我们的关系如此相合。我迷恋他的忠心、善行、慷慨、乐于助人、忠诚以及正直,所以我们结婚了。
很多自闭患者在日常生活中有很强烈的兴趣爱好,这是他们的放松方式。那时我知之甚少,其实我只是他的一个特别兴趣而已。我们花了很多年才进入一个更健康的关系。

极度孤单
结婚后,我很快就发现一切都变了。我的丈夫停止与我及两个孩子的互动(我们各有一个前次婚姻的孩子),晚上回家后我期待一些共处时间,但需要整理房间,预备晚餐,帮助孩子功课,而他只是闭门独自在房间里沉迷于研究手机,一个与他的工作毫不相干的东西。我很困惑,也很倦怠,期待有一天能够再次看到我所爱的那个男人。  但是没有任何改变,即使在我们有了共同的孩子之后。
事情开始变得糟糕,彼此各自行动—抚养孩子,清理房间,购买家具,社交生活,支付账单,教会服事—对于他钟情于手机研究我心生嫉妒。在怀孕、生病、工作受挫等生命经历中—不论大小—他的谈话所有焦点只有手机。
为什么他不再爱我了?我很想知道。他的激情曾经给我光明,但如今却只有看上去无法穿越的深深的黑暗。感觉上好像和陌生人生活一样……或更像没有情绪的机器人。

一个暴力转折点
在他几乎不跟我说话好多天之后的一天晚上,我邀请他一起上床,他同意了。为了引起注意,我淋浴后并点了几枝蜡烛,换上漂亮的睡衣,一个小时过去了,又一个小时过去了,他只是心无旁鹜地盯着屏幕。由于渴望他的爱,我变得暴躁起来。我羞辱了他,他跳了起来并动手了,深受刺激的他抓起休闲椅就从房间的另一边向我砸过来。木质椅腿在门上砸了一个破洞,我则摔门而出。
我更加沮丧,他更加退缩到他的兴趣中。然后又出现了几次口头暴力加入新的循环。

自闭问题显明
一天晚上,当我痛苦祷告的时候,神启示我:你的丈夫有自闭症。这就是神向我显明的。不需要更多解释,但这就是我所需要的。我开始研究婚姻中的自闭症。神带领我认识叫Stephanie Holmes基督徒咨询师,她帮助我理解了我正经历的一切。

自闭症在婚姻中的迹象和症状
自闭症,主要是社交学习障碍,妨碍了我丈夫“开始、保持并维护关系”的能力,Holmes解释到:沟通问题是很多夫妻来咨询的原因,但在自闭婚姻生活中,一方在日常生活中对于沟通内容、语气、表情、非语言沟通缺乏理解能力,并常常不予表达或缺乏调整语音语调的能力。此外,他们通常具有局限的兴趣、模式或者例行程序,还有就是,如果自闭症伴侣的例行程序被改变或者专注兴趣的时间被打断,他会崩溃,看上去他是暴怒发作。因为自闭症一方宁愿做感兴趣的事情而不是和配偶在一起,正常的配偶会经历痛苦的孤单。

教会的回应
这个人通常是非常好的人,信实地奉献和服事教会。对外人来说,这些好行为显示他的优秀品格,但是对于自闭症者来说,配偶总是排在工作、兴趣或者服事之后第二或第三的次要位置。
这些我都深刻了解。有一次,我和教会一位我和丈夫都认识并且尊敬的牧师分享了婚姻中的痛苦。他回答说:“如果你的丈夫很糟糕,没有给你足够的注意力,就忍着吧!这不足以成为结束婚姻的原因。”。
Holmes说:“咨询师在婚姻治疗的培训中,已假设了来咨询的双方都是正常人。然而,如果一方具有某种程度的自闭,在治疗之前必须先教导一些基本技能,如换位思考,了解思维盲点,建立情感词汇(因为很多人缺乏情绪认知)及沟通冲突管理。”。

对正常配偶的危险影响
在我遇到Holmes之前。我非常沮丧,并且淡化我真实的原始情绪,这开始影响到我的健康,我开始脱发、手脚感到刺痛和麻木、失眠、心悸、疲劳。我变得极度焦虑、并有惊恐发作。
如果没有得到支持,在与自闭症者的关系中,很多正常的配偶会陷入抑郁,出现持续的创伤关系综合症或自身免疫系统疾病。
Holmes说:“人们常常日积月累的生活压力会破坏人的免疫系统。压力是和免疫问题及其他健康状况相关的。在这个情景中,压力会持续并且没有得到缓解或辨认。”。

经历与自闭症者婚姻艰辛之后的盼望
通过Holmes,丈夫和我学到了如何让一个不可能的婚姻变得可以管理。上帝也引导我加入一个为自闭症者配偶建立的免费网上支持小组。
因为从Holmes及其他人得到有力的指导和支持,我能够向任何与自闭症者结婚的人提供从Holmes学到的小秘方。 寻求外部帮助的小秘方:
向具有自闭症婚姻咨询特殊训练的治疗师寻求帮助:我们必须有专业来检视在婚姻中哪些能力缺失让我们在做决定,局限的兴趣及沟通问题上变得复杂。很少有一对夫妻能靠自己走得过来。
接受诊断:我的丈夫必须理解自闭症如何影响到自己、婚姻及他人。自闭症者必须有开放的心态来聆听正常配偶的需要。这需要很多的努力和支持。
在财务上有第三方介入:我们参加了财务管理课程,听从老师的帮助并使用学习材料作为我们管理金钱的原则,最终达成一致意见。如此我可以期望未来的情况,他也可以对花钱在他的兴趣上有个预算。他已不再疯手机,但总会有新的兴趣出现。
通过反馈,将那些无效果的、口头暴力的沟通控制在可控范围之内。如果需要就寻求专业的帮助。这个网页(share hurtful memories)可避免触犯、抱怨和防卫的方式来分享痛苦的记忆。
寻找有包容心的人做朋友。当我们能够做自己的时候,可以让我们焕然一新。

作为夫妇的小秘方:
每周一次,彼此赞美和分享请求。在我的婚姻中,这让我有途径能够去爱并感受被爱,也让我自闭的配偶有一个明确的目标去达成,这让他在婚姻中有成功的感觉。
尝试非常明确的沟通策略。比如沟通卡,或者使用开启网上约会之夜对话列表(online lists of date-night conversation starters. )。
进行低压约会。我们做一些没有很多交谈活动,比如看电影,骑车或现场秀。
每晚一起祷告,轮流祷告,说出婚姻中迫切关心的事项。
每日操练接纳配偶身上不能改变的特质。我不可能改变我只是个正常人,需要和其他人有连结。我的丈夫不可能改变他有自闭症,并且需要独处的时间。
记得:有各自的时间。有些事我们各自行动,所以我能够花时间和理解我的人一起给自己充电,他能够在他的安静中感受他自己。
按照家务分配表分担家务,并且严格按计划完成。尽管我丈夫不理解有那些需要完成的家务,但他非常感激这个公平的想法并完成他的部分。
用平和的方式告诉你的自闭配偶你想要什么。我知道很难开口说:“我需要一个拥抱”可以理解你可能觉得你的配偶应该知道这个。但是没有这样直接的陈述,你的自闭配偶可能不会意识到你的需要或者他应该做些什么来帮助。
记得在基督里你是谁。丈夫和我都记得我们是按照上帝的形象造的,祂爱我们两个。

你可以做这些:
生活并非非黑即白。通过这些非常痛苦的个人处境,我已经学会不管处境让我们感受到有多绝望,但在破碎中依旧有盼望。上帝能够让正常的配偶在与有某种程度自闭者的婚姻找到他们自己。这很难,但在神没有难成的事。

(2019 Nicole Mar. All rights reserved. Used with permission.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focusonthefamily.com.)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