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 和

照片冲洗出来了,望着照片里女儿和她同学纯真脸庞上一朵朵美丽的笑靥,真像春天庭院里的花朵,那样恣意尽情地绽放着。

女儿在身边快乐地为我解说照片里的情景。

「妈妈,妳不知道有多好玩,妳真该和我们一起去的!」

「妈妈,那个云霄飞车在天上飞的时候,一下子把我们挤到右面,一下子又把我们挤到左面,妳不知道,都快把我们挤扁了。」

「爸爸也和我们一起玩,妳看,爸爸那么老了,也玩得又笑又叫的。」

「妈妈妳知道吗,爸爸那么大,那么重,我好怕他掉下去呀!」

女儿的寂寞
这次郊游,我虽然没有与他们父女同行,但透过这些照片,我完全想象得出女儿在现场的模样。

啊,我心里酸楚地想,女儿多久不曾这样尽情欢笑了?平日忙碌的父母,让女儿过早承受了生活中刻板的无奈,放了学就在诊所为她准备的房间里,写她的功课,画她的画,迭她的纸。

看他迭出来的东西,那样精致,连我都要发出赞叹:我的女儿有一双多么灵巧的手啊!

有一次,女儿迭的一个由许多小盒子组合成的大盒子,所谓大盒子也不过盈盈一握,可想而知,那横横直直排列的小盒子有多么小了。这个盒子遗落在车上,那天我正好载乘过一位女儿的阿姨,那位阿姨发现这盒子,一边称赞,一边爱不释手。我说:「妳喜欢就拿去吧,那是我女儿无聊时迭的东西。没关系,我可以让我女儿再迭!」

啊,这就是我这妈妈随口讲出的客套话!女儿为什么觉得无聊?女儿为什么迭东西的手艺这么巧?固然,里面有女儿的天份,但,她为什么无聊,为什么有那么多难以打发的时间,使得她迭出如此美丽的东西?那里面迭入了多少女儿青涩孤单的时光啊!

女儿下课后的时间,多半和我一起在办公室里,说起来也算是形影相随了,可是呢,我们却难得说上一句话。

诊所里有的是川流不息的病人,以及响个不停的电话,在女儿的心里,妈妈每天有讲不完的话。女儿还小的时候,问过一句很有趣的话,「妈妈,这些病人是来看爸爸的,为什么都要排着队和妳讲话呢?」

母亲的恨事
一句话问尽了我的无奈,女儿啊女儿,妈妈知道妳也排着队等着和妈妈讲话,可是,我们的话总是被打断,等我回头重拾的时候,却早已不是那原来的话题了。我的心很痛哪!

许多时候,我望着妳无奈地走进诊所里妳的房间。等一会儿,我抽空弯一下妳的房间,见妳伏案或是写功课或是画画,或是迭纸。我连走近看一下妳的勇气都没有,因为下一个病人,下一个电话在等着我,我怕看见我骤然离去时妳失望的眼神。我只有轻轻地关上妳的门。

我曾经在和另一位母亲谈天时,那位母亲骄傲地说:「不管任何时候,只要我的女儿奔向我,需要我的时候,我一定放下手上的工作,专心陪她!」我有点儿恨那母亲了,她简直是向我炫耀嘛!因我完全做不到这些,我的女儿奔向我的时候,我免不了半带要求,半带命令地说:「女儿啊,妈妈现在在忙,等一下再陪妳,好吗?」天知道,我那「等一下」,其实是等了多少下了。

女儿啊,妈妈心中还背负着另一个痛,妳知道吗?亏得妳是个女儿,咱们娘俩儿再不济事,仍然随时有共同的话题。比如说,有时妳陪我上街买东西,我总要问妳「这衣服,妈妈穿上好看吗?」「这耳环,妈妈戴上合适吗?」妳也总能替我拿个主意,有时不依妳,妳还不高兴哩!这些,总归也是咱们母女亲密相处的时光。可是,妳和妳的父亲呢?

妳有一个忙碌的医生爸爸,能给我们的零星时间太少太少,小小一个女孩,需要父亲的时候其实太多太多。我怎么能够把这些变出来给妳呢?

这个礼拜,女儿学校放春假,女儿原先并没有期望该怎么过,心里一定这么想:爸爸妈妈都忙,我还是自己打发自己的假期吧,能够打破早起早睡的常规,来个晚睡晚起也不错!

我心念一动,开始默默祷告,真希望她爸爸能空出一些时间陪陪女儿,那是女儿朝思暮想而不能如愿的啊!

我也暗中提醒他。其实,他何尝不想多和女儿在一块儿?不久前他还为他自己和女儿各买了一辆脚踏车,他喜欢和女儿一起驰骋在风里。

然而,父亲实在太忙。作父亲的对女儿的歉疚,都在不论多晚回家,却不忘到女儿床前,给女儿印上的那一个深情的吻里了。

爱现不如爱怜
有一天,是安排了开刀的日子,他赶去医院,看到护士们都带着儿女来,他心里纳闷,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医院成了临时托儿所?

一位护士理直气壮地对他说,Today is bring your kids to work day!他这才明白过来,马上想:我也有女儿呀。算算时间还来得及,他马上飞车回家,把还窝在床上睡觉的女儿叫醒,带到医院。

女儿穿上消毒衣,戴上消毒帽,乖乖坐在一旁,安静地观看手术的进行。

父亲是高度敬业的医生,心无旁鹜地动着手术,无法细心观察女儿的表情及反应。

像往常一样,手术完成,他松了一口气。看着女儿稚气无辜,带着些茫然的脸庞,她似乎只是高兴父亲完成了一件高难度的工作。作父亲的突然想到:让女儿来到医院,观看所谓伟大父亲的工作,观看父亲把一个人体切开,取出里面的小Baby,剪断脐带,复又缝合的画面,究竟有什么意义呢?一个父亲之所以伟大,不应只是由于他医生的行业,那里面应当还包含了许多其他亲密相处的情愫吧?

临时许下诺言
他把女儿拥进怀里,怜爱地抱抱她,心里一面盘算:「春假还有几天,我得在百忙中匀出一天,好好地陪陪女儿,和她一起享受她这年龄里当有的欢笑。」

礼拜三,有门诊,挪不开。礼拜四,有刀要开。礼拜五,有Baby要在这天出世。

女儿小心翼翼,试探地问爸爸:「还可不可以玩?」 他冲口而答:「可以,当然可以。」

礼拜六,又忙了一早上。下午在一个朋友家聚会,女儿再度在睡眠不足的父亲点头之下,立时在朋友家打起邀约的电话来。

我们一边聚会,一边听到女儿小鸟般清脆的吱喳声,她正和朋友商量到那里玩好。别提有多兴奋了,我们的聚会有多久,她的电话就打了多久。

第二天一早,七点多钟,女儿就来到我们床前。尽管她爸已有多日睡眠不足,也拗不过女儿,兴冲冲地起了床。

我的心痒痒的,多么想和他们一起去玩呀!可是,今天是教堂的主日,许久以来,我已是习惯在忙碌了一星期之后,去到教堂安静一下我的心,吸收一些我渴慕的灵粮,那会是支持我下一个忙碌的星期力量的来源。

终于,我还是一本初衷,把女儿交给她的父亲,让他们享有一份完全的亲密时光。

别看女儿的小脑袋,已够有智慧分析并决定事情了,她们曾想到去「六旗乐园」玩,但认为那儿的游乐设施对她们来说危险了些,而且那里是Teenagers爱去的地方,她们的年龄还小,犯不着去和他们抢。

果然,据女儿事后说,她们去的另一个游乐园,离家不远,又没有拥挤的人潮,「真是好玩得要命」,她这么形容。

爸爸你真伟大
我想他们父女俩是玩得太尽兴了,居然连她爸爸的呼叫器也玩不见了;奇妙的是,那一天并没有病人需要他。

父女俩的脸全被太阳晒红了,使得女儿看起来更健康,她正在快速成长中,我忽然感觉得到手掌中流逝的时光。时光啊,你慢慢走,让我和我的女儿,让女儿和他的父亲,让我们一家人多有时间依偎相聚在一起,让我们彼此之间的爱酝酿得更甜蜜更成熟。

女儿心目中的父亲,如今又「伟大」了几分,只因为他们痛快地相处了一天,不信你看,女儿正围着她爹地的脖子,大声地说:「爹地,You are great。」

真的,Time is love,时间就是爱,愿我们把握住每一分每一秒爱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