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官

事情的发生很难断定那一个时间点是真正的开始,也浑然不觉暗中酝酿的过程。总之,它就是发生了。
由于儿子媳妇都出去上班,家中小孩需要人帮忙照应,而我家先生在海外经商,并不固定住在家里。于是我们夫妇商量好,我周间去儿子家帮忙,周末回来料理自己的家。如果先生回来,我们也在周末相聚。我会做些他爱吃的菜,在家聊聊生活家常,平静地度过难得的二人时光。这样的日子我们过了四年。
再过来的这段时间,我开始发觉生活暗中有了变化。我周末的节目愈来愈丰富:听音乐会、好友相聚、出席婚礼等,忙得不亦乐乎。知道先生要回来了,先是来得及取消的约就一一取消,后来也渐渐趋向于跟先生告个假,还是开开心心出门去了。
那天晚上回到家,孤灯下,看着他拉着长脸,事情就这样发生了。他先是絮絮叨叨说着自己在外辛苦奔波,就想回家能享受家庭温暖,没想到回来了还是一个人孤单守着空房子…。如此情势一发,就不可收拾。接着又哀哀怨怨的说自己如此辛苦了大半辈子,老来窝在家里等门,真是难受…。我看着这个接近退休年纪的男人,想着︰他的内心深处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感触呢?于是压下为自己反驳的冲动,静静的听完他的长篇劳骚。

找出核心问题
从他的谈话中,我觉查到他没有找到自己的生活重心,而过度的依赖我来填满他的生活。于是沉着地问他:“你希望现在安排什么样的生活内容?有什么事你若现在不做,将来到老会觉得遗憾的?“。
他不假思索的说:“我要玩船!“。他是典型的智者乐水,举凡游泳、泛舟、钓鱼、潜水都深深喜爱。约二十年前,他开始购买海钓船,这可说是集合了海上活动之大成。于是假日约了三两好友,出海去消遥几天,然后开开心心带着渔获回来,也带回了谈不完的海上见闻。可惜近十年来他海内外到处奔波,一直没有集中精神来照管这事。
我说:“想要就去做啊!再等只怕愈来愈没有体力了。“。“这要有些预算…“。我鼓励着︰“只要我们负担得起就开始去进行吧!“。他陷入了无言的思考。

突破传统观念,解开心灵桎梏
过了二个月,我们全家去旅游,与儿孙开心度过一周的假期。在回程的飞机上,大家都玩累了,各自安静的闭目养神。他突然问我说:“要问孩子们的同意吧?“,我一时会不过意来,原来他指的是买船的事。我回说:“你要用孩子们的钱买吗?还是用我们的钱?“。他答:“当然是用我们的钱!“,“那只要问我的同意就可以了,而你也知道我早就同意了。“。他还是不安地问:“我们是不是该节省花费、保留财产,好传给子孙呢?“。我看着这个资深的财务管理高手及拥有最新科技知识的先进人士却有个传统的思想观念,并且久久无法突破而为他深深叹息:“我想孩子们会更希望你善加利用这些财产,让自己有个充实、快乐的老年生活,为家人制造更多甜美幸福的回忆,且留下积极生活的榜样给他们。“。他落寞的神情一扫而空,眉宇间透露出些许新气象蓄势待发。
从此我们的生活不一样了,他再也顾不得劳骚,一头钻进浩瀚的资网,花了三星期时间,终于找到到了一艘无论厂牌、型号、年份及价格都合适的海钓船。可惜停泊在东岸,须花时间飞过去,而他商业旅程在即,只好与卖方经纪连络,通知对方等他回来了再安排试航。
等他忙完了公事回来,上网一查,便又垂头丧气的,好不情愿的对我说:“那艘船已经下市,可能被买走了。““再问问看吧!“我不死心,这艘船对我们的生活质量太重要了。等他查问过了:“哦!还好!它只是定期维修中,等完成了就可以安排试航了。“,便又眉飞色舞起来。于是忙着订机票、旅馆,找懂船的朋友同行,飞去东岸试船了。
这期间,他不断传回来许多照片,有当地风景的,人物的,但大多数还是这船的正面、背面、侧面,里里外外的机件、设备等大大小小的特写。到了签约的时候,要决定付现金还是贷款了,想到如今怎还能忍受再花时间与贷款银行周旋呢?就决定现金买下,快快完成手续吧!
到得人回家了,可是好像半个魂还留在东岸。好不容易捱到过户手续完成,又赶紧安排大卡车把船运到西岸来。原来预计五天可以到的,没想到最后在进入加州州界时,公路管理处耽误了一天半才办好手续放行,我家先生急得像他自己被禁足了一样。
终于,船运到西岸了,先就要进入船坞检修几天。于是由我陪伴着已乐昏头的先生前往船坞,一边验收,一边也陪着那里的技工把整艘船里里外外看个仔细,以确定该维修的部份。我原来想着船已交在这批人手里,等过几天都完工了,我们再过来安排让这船下水,停到预备好的船位就大功告成了。谁知他那里肯就此放手,竟亲自动手修理机件起来,等到工人都下班了,还不见他有回家的意思。直到大门关了,他还在那里磨磨蹭蹭的,等老板都要回家了,他才不情不愿的从小门钻出来。这种“钻小门“的日子过了一个多星期,船终于下水了。
当晚,他郑重其事的说希望我陪他到船上住几天,他要花些时间熟悉一下机件操作的情形。我听了大不以为然。从前他跟几位钓友相约集合,就呼啸而去,何等潇洒!并没像现在这样还要拖着会晕船的老妻上船啊!看我脸色不对,他也着急起来。

体贴年龄带来的改变
我气的是他像是专挑我不爱做的事,就为了要我陪他,太强人所难了。他急的是这艘船从计划到拥有我都陪伴他走过来,到了最后一关,我却要抽身了,他大感孤单无依。这种心理使我大惑不解,他一向胆识过人,对操控海钓船也累积了相当的经验,怎么到了这个年龄会这样拖泥带水的呢?看着他两鬓皆霜,连胡根都发白了,我心中一惊,不禁对他怜惜起来。
于是答应了陪他在船上过一夜。没想到,那是我们结婚四十几年来我觉得最享受,印象最深刻的一夜!原因无他,当一个人完全沈浸在满足及感恩的情怀中,他就成了最理想的伴侣。

心愿已足,不留遗憾
隔天清早,他说了这样教我落泪的话:“我情愿死在船上,也不愿死在地上。“。难道他不再坚持“家人随侍在侧“的传统离别方式?罢了,只要遂了他的心愿,他不再有遗憾,我也不会有的。 这艘船成了我的课室,我学了许多心理上的功课,其中虽不免困顿曲折,却为我们未知的老年生活增添了许多光明面。我想,课程还会持续下去,我的收获也将是丰硕长远的。

(本文发布于《爱家》杂志2016 Fall,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