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官

“相爱容易相处难“几乎是每个婚姻中无论男女主角都会发自心中的无奈感叹。有的人对婚姻的憧憬可能在筹备婚礼时就遭到磨损了,接下来的夫妻相处中无论生活习惯、工作压力、财务问题、姻亲、孩子等种种现实情况把当年的王子、公主磨得灰头土脸,相爱的滋味也忘得一乾二净,婚姻成了围城,不断有人抱着憧憬冲进去,也不断有人伤痕累累退出来。身在婚姻中的人若不认为退场是个选项,那么如何让相处不这么困难呢?
我们来看看“相处难“,到底难在那里。

一、 相爱时的期待与相处时的实际情况落差太大。
从高空跌落谷底的滋味当然不好受,“是不是选错人了?“,“唉!真后悔让爱情冲昏了头,一头闯进了婚姻的牢笼,这下可进退两难了!“等一等!先别自乱阵脚了!本来嘛!相处的问题就是要在相处一段时间后才能察觉的啊!不一起生活怎会了解彼此生活中的细节呢?就如谁能事先完全体会生养孩子的辛苦呢?不是要等“养儿方知父母恩“吗?所以在婚前不知道相处的难度是完全合理而且非常自然的事情,此时不论怪罪对方或是自怨自艾都是自我耗损的做法。不如接受自己的选择,一边调适面临的环境,一边修正婚前不切实际的期待。
世上少有不费力就“自然美“的婚姻,但若是双方用心经营,倒是有望营造出“人工美“的和谐佳话。就像维持健康并非凭空而来,也是要经常运动、节制饮食,下足了工夫才能得到。并且身体上的困难,只要找到合适的处理方法,有人配戴眼镜,有人装设义肢,大多能如常地生活。婚姻也是一样,生活中碰到的难题能坦然面对,尝试去做最好的处理,即使暂时无法完全解决,我们看这些都是在建造的阶段,终久能渐入佳境。
要维持长久的婚姻就要有长期经营的打算,两人相处中的困难若能有长远的看法,做法上自然会不同。为出去露营一周所预备的用品与准备长期居住的房子所使用的器具当然不同。吵架是为了厘清双方的想法和感觉,还是为了拼个你死我活,策略上是完全不同的。所以,若能认定了配偶是一生一世的伴侣,我一辈子就是这个人了。终有一天,父母、儿女都会离开我,就只有这一位与我“少年夫妻老来伴“。因此对方的身心是否健康,生活是否幸福满足与我的人生息息相关,让我不得不加以珍视爱惜,于是更多想到对方的需要,希望更多的满足他,让他幸福快乐,在这过程中竟也不知不觉地为婚姻不断地加入了正面元素,巩固了婚姻的根基。时间慢慢过去,当双方的了解与默契越来越足够,相处的难度就能相对的减低了。

二、双方差异太大。
这是离婚申请的标准公式:我俩因性格差异,无法共同生活,而决定…。
本来异“性“相吸指的是性别,其实用来指性格也是成立的。相爱时,性格相反的双方反而互相产生了致命的吸引力,因为人在心理上偏向于选择与自己性格互补的对象,所以琵琶女偏偏嫁作商人妇,急惊风一定对上慢郎中。到了相处时,性格差异就成了要面对的一大难题了。其实夫妻二人除了性别、性格不同外,家庭及教育背景也不同,更别谈习惯喜好的天差地别,这些差异的元素加起来,却让婚姻生活产生了多样性及趣味性。难道有人愿意跟自己的复制人结婚,一起过一辈子吗?那可真让人吃不消啊!所以差异实不失为一个正面的事情,重要的是给双方协调的空间,再加上一些技巧就不难了。拿我和外子做个例子,他快我慢,若要一起出门时,我总要他提早告诉我出发的时间,让我能从容收拾,再安心出门。当然我得准备着好走路的鞋,出门才跟得上他的脚步。

三、相爱被相处磨损过多。
人常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可见在婚姻中,相爱确实被相处磨损得厉害。若是夫妻不再相爱,而要单单承受婚姻的责任,真是会叫人过不下去的。
让我们不要小看爱情的力量,“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入生死相许。“就是这样的力量让我们委身要一生相爱相守,若我们带着源源不绝的爱情的力量,进入到相处难的各个关卡,虽然,过关斩将中难免损耗,终究不会让婚姻走上枯竭。

如何维持婚姻中的爱情呢?
1. 欣赏暗中的爱情。大家每天都忙进忙出,我们也不要忘了伸出爱情的传感器来捕捉容易被忽略的点点滴滴。我就很欣赏外子有时夜里醒来,常帮我检查有否盖好被子。他在黑暗中朝我睡的位置伸手拍拍被子,按按被角,然后再安心入睡。虽然浅睡的我常被拍醒,但心里还是很能感受到他的关爱。也许我们的配偶不是爱情专家,只要对方对我们用心、肯努力,我们就欣赏,不须以成败来论英雄。
2. 寻找隐藏的珍珠。我们华人不善于用言语表达情感,但嘴上不说,并不代表心中就没有爱意,这得花些工夫去发觉出来。例如你外出回家,配偶见了就问:“你怎么这么久才回来?!“其实,他说的是:“蜜糖,我真想念你!也很担心你在外面的安全,看到你回来,我就放心了!“。经过这样一解读,你心里必定暖滋滋的,对他的态度自然柔和许多。
3. 保持对配偶的兴趣。结婚一久,王子公主都会变老变丑。但因为你的心在配偶身上,就对他这个人特别有兴趣,会注意他、欣赏他。有一次我们随一个团体旅游,每天吃过早饭就回房稍作整埋,便要集合出发赶下一站。那天早上回房我正准备要出门了,一回头看见我家老爷反其道而行,正在松鞋带,脱鞋脱袜;我催着他说:“要出发啦!你这是做什么?“他说这是他上厕所的预备动作,我回说:“结婚四十年,我还真不知道你这样的习惯。看来,我还继续在认识你哩。““还有一样你不知道的。“说着他就慢条斯里的脱下手表放在台子上,然后得意洋洋的走入厕所。这事我们上车后跟朋友们说了,大家都笑了。我想他被这样注意着、欣赏着,心里还是很受用的。
愿你俩的相爱久久长长,相处不再困难!

(发布于《爱家》杂志2013 Summer,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