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anley John 著 ■ 吴美贞 译

在一个人所周知的网站Youtube上有一项”Do you know? (你知道吗?)” 的网业(www.youtube.com/watch?v=pMcfrLYDm2U)。这个网站是由一位美国科罗拉多州的一位教育家Karl Fisch 所设立的,目的是促使大家关注错综复杂的网络,为我们的社会所带来的迅速和复杂的改变。

Fisch 指出,在西方各行业中,劳动力正处于急遽的变化中,今天一个毕业生到他三十八岁的时候,大概已转换了十至十四份工作。在一个公司里,四个人中就有一人在这公司工作未达一年,而有半数的员工在其工作岗位上作不满五年。因科技的发达促使新公司不断的成立,提供新的工作机会的现象,其变化的速度是前所未见的。Fisch 推测到2010年时最热门的前十项工作在2004年是不存在的。因此,他鼓励教育界要预备学生面临科技的新领域,所带来的一些崭新的工作,来解决一些尚未人知的问题。

在信息方面, Fisch 说就在今年内,全球的新信息诂计要比过去的五千年还多。我们可以看到在Google网站上,平均每月就有超过27亿(2.7 billion)次的信息!还有,每天有3000本新书出版。在科技信息方面,每两年就增加一倍。这正意味着一个大一学生所得到的科技信息, 在他大三的时候就变得过时。面对这些统计数字,我们就知道现今变化的速度和其复杂性是前所未有的。

工作要求的剧变,新兴的工作,和科技的发展都需要工作人员不断地学习和创新。各行业和经济环境都不允许工作人员的技能,单单胜任目前的工作。这倍增的改变,要求人不断努力奋斗自学而进入新的领域,得到的信息都需靠个人努力评估,过滤并加以适当应运用才能保持领导地位。信息再也不只属于研究部门。将来的需求是创新知识,对知识财产的重视将胜过物质财产。人若故步自封,只会变得脱节。

为学生量身订造课程
这样的需求将驱使教育系统再次拟定创新的方法和目标。教育界需要像网络科技般来一个大跃进,这创新的科技既可省钱,又能省时。每人都在自己的工作中,在不同的大环境中学习,怎样运用新的方法来解决问题和开展新的机会。高瞻远瞩的George Kubik 说:“为造就就业人材,所有课程都应符合他们的需要,和适用而量身订造……”这里的要点是给学生量身订造,使他们将来可成为自我推动的学者。

任教于University of Minnesota 大学教授A.M. Harkins 更把孩子跟成人共同解决问题的方法加入教育模式里。International Council for Education Development 总裁H.Song 延伸这概念,他指出,“要做成功的老师…人际关系(要点是在互助互爱)将会成为课程的核心。这是使人能达成共识的主要条件,从而推动人的热诚,维系一股共同的力量来达成人类的生命目的。但这教学方法却因人而异,这将带给现今的传统教育体系一个很大的挑战。

Y.C. Cheng认为再创新教育是需要人们在全球化,本土化,个别化的环境下学习,因此他们必需具备“洞悉环境的智慧”。全球化需要跨国跨文化背景下的信息和学习,网络和远程教育科技都提供了很大的帮助。这部分需要的科目包括科技,经济学,社会学,政治学和文化研究等。本地化是指活学活用在本地的环境文化价值中,如用在小区互动,学校和工商业界的合作上。最后,个别化是需要把信息和教导的方式,随着个人性格和需要,而定出目标和所需付出的力量。这才能使自发进取的学生配合他们终生学习的态度。

你可想象,这再创新教育方式提案和计划既是重要,也会给现今教育界带来极端的改变。因这改变的需要已经存在,为迎合这需求,致全力专注于创新的改变是不能少的。

父母的责任
网络世纪始源于网络的本能。它可成为大众的传媒和交流信息的媒体,它给家庭,特别是父母带来挑战,但也带给他们更多的教育资源。首先,父母是最合适的人选来训练及指导子女上网寻找有利孩子的教育信息,但父母也要同时保护子女不陷入网络的潜在危险中,使子女在这信息泛滥的世界里,把持自己的原则和技巧,凌驾于这千变万化的网络世界之上。父母是建造和影响子女品格的最佳人选。

以家庭为学校,父母为教师已不是什么新的观念,在过去历世历代本就如此。只是到了十九、二十世纪, 教育孩童的职责才转移到私立和公立学校的教室里。但是,现在有一明显趋势, 就是父母回到老师的角色,家庭成为学习的中心点。这就是家庭学校运动带来的改变。

最近,在美国大概有1.9至2.0 百万留在家中上课学习的学生。这数字每年增长 6-8%,带来了教育界重大的改革运动。但这不单是一个运动,它带来的影响更是值得我们探讨的。 举世著名的Webster字典编撰人Noah Webster曾说:“若父母能教导子女事事有原则,有节制,他们就是子女的守护天使,给社会最大贡献的人。”

译自Education and the Internet – Age Family 一文,载于爱家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