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英正

暑假一趟独自到国外的旅程,让我更多缅怀父亲的位分,以及这个位分所代表的尊荣。
我非常喜欢Erma Bombeck所写的这段文章:“小时候爸爸像冰箱里那盏灯,家家都有一个,只是没有人知道,门一关上,父亲或那一盏灯会做什么!“。的确,在亲子关系中,这将是“信任“关系的发展基础,因为孩子逐渐学会相信与期待,并且知道“那一盏灯“仍在那里。一个“随时与孩子同在“的父亲,将是孩子一生最根本的倚靠与安慰,所以当我望着滔滔的黄埔江,远处“东方明珠“闪烁耀眼,失落与遗憾却盈溢胸膛,久久不能散去。

怎样的父亲形象?
许多人看到电视上的刮胡刀、按摩椅、血压计及健康食品等爸爸节促销广告,才猛然记起“爸爸“的存在。这反映出许多“爸爸“确实让孩子们度过了不少童年、少年,乃至一生的“孤独岁月“,这种孤独感并不是全然因为爸爸是否在身旁,而在于他给孩子的感受。究竟对孩子来说,父亲的身影是鲜明的记忆、抑或是很遥远、很不真实的印象?许多孩子的确存在着名义上有父亲,但无父亲环绕的迷离感觉。
对我而言,“父亲“鲜活地在印象中跃动着,而且是从我还在学龄前就已经出现了。我永远记得那早晨清新的空气,沁凉入鼻,坐在父亲为我预备的脚踏车前座扶手上的儿童专用座椅,迎风奔驰,因为我得到乡下奶奶家度过一天,直到傍晚,父亲或母亲才会接我回家。虽然已过四十余年,但从头上偶尔吹来的父亲“口气“,在车程上下的震动中,至今仍历历在目、依稀可闻。
父亲一直忠实地陪伴着我们,只是由于工作的忙碌与传统父亲角色的身段,总让少年时的我们与他有着一层薄纱般的距离感。直到自己也身为人父,能更深刻体会为父的心肠之后,“父亲“的形象一下子又鲜活起来,虽然不若母亲所给予地那么温柔婉约,但仍然带给儿女一种母亲所无法给予的厚实与安全感。
生命中“与父亲共舞“的小曲谱成了每个人生命中“内在父亲“的乐章,有时彷佛宿命一般,会在自己身为人父的旅程中回放。心理学家说“父亲“的角色是具有神圣性的,他应当是保护者(雄性动物之天职)、是情感的稳定者与信任源头(精神分析学派所言之“渴父症“)。所以,父亲最重要的事是去“实践“或“寻回“身为父亲的尊荣,这种为父的“尊荣“乃是一种“生、养“的极致关系,其中蕴含着极其深刻的“心志“,充满人间最美善的情操与眷恋,包括慈爱、信实、承诺、无条件的接纳、奉献、牺牲、享受牺牲、永远而无悔的满足。

先从陪伴孩子做起
“缺席“、“请假“几乎成了许多父亲的家常便饭,忙碌永远是最常使用的理由,但并不是不能改变的理由,因为一个缺席的父亲无法带给儿女真实与美好的满足感。所以寻回父亲的尊荣,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作法,就从“陪伴“做起。
陪伴就是“在场“,也是让人满足的享受。有父母陪伴的孩子心里的安全感与信任感会增加,如同上帝陪伴我们一生一般。
陪伴可以发现孩子生命中缺乏及需要调整的地方,无论孩子在高山或低谷,只要父母在场,孩子会有很大的安全感。而父亲的陪伴更是重要,看医生时父亲“大手“紧握所传来的安慰、第一次离家时父亲坚定而充满祝福的眼神、婚礼时欢喜挽着新娘的手却又感伤的父亲、站在讲台上用真实生命致词的父亲、家居生活中父亲的庭训与教诲等等,这些都是身为父亲者,要寻回位分中拥有的“尊荣“必须实践的。
我很喜欢陪伴孩子,即便打篮球时体力不继未能打完全场,却能在一旁看他们打球、听他们和同侪聊天而心满意足。升学考试时陪伴他们,即使只能在每堂结束时看他们走出教室,上前嘘寒问暖几句,得到的响应或许并不直接或热情洋溢,然而这些大小事将成为孩子们回忆库里的无价之宝。
虽然,身为父亲的我常常并不完全,但是上帝是我们的安慰,《圣经》说:“因为孤儿在你──耶和华那里得蒙怜悯“(何西阿书十四章3节),透过上帝奇妙的爱,可以激励人们内心的父亲形象,且因着上帝长阔高深的爱充满我们,使我们学会如何去爱我们的父亲、也进一步能去爱我们的孩子。想着想着,眼前浮现父亲的身影,彷佛见着了上帝的伟大与可敬可畏的荣耀。诚挚祝福普天下的父亲与我年近古稀的老爸爸主恩永偕、福杯满溢;也和所有的“父亲“共勉,齐心寻回父亲位分应有的“尊荣“。

(转载自台湾爱家杂志,www.family.org.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