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oanne Nicoll 作 ■ 周明仪 译

我一直想当作家。 今年还在学校的短篇小说征文比赛里得了头奖。 李老师要我继续努力,写完我那篇有关两个公主的故事,好参加全州的幻想小说竞赛。
李老师总是在我的作品上批着 “很好”。 不过星期三下课之后,他把我叫了过去,还了我的草稿说,”你的文笔好,但是要想拿州冠军,人物要有个性。” “是,老师。” 我心里想,我的主角当然有个性,他们是我创造出来的呀!

意外之惊
星期五下午,坐在计算机前写我的故事。怎么写都不对劲。自己也说不上来。抬头一看倒是吃了一惊,我的好友碧玉走了进来,一屁股坐在我的床上。
“你今天上哪儿去了?在学校没看到你?”我问。
“上医院去了。”碧玉的脸色好苍白。“医生昨晚来电话,要和我们讨论验血报告。”我还没能喘口气,碧玉继续说着:“我得了血癌。”
一时之间,房间似乎旋转了起来。难怪最近碧玉累到连自行车都骑不动,街也懒得逛。碧玉的唇颤抖着,我无法相信她的话。”你在开玩笑吧?”
她横躺在床上,两眼直瞪着天花板。“这是真的。”
“迟早没事儿的。”我说。但是我真想问她害不害怕,会不会死? 我有千百个问题。
碧玉和我从一年级我家刚搬进城,认识到现在。老师告诉大家我是新学生。我看到碧玉冲着我笑。我觉得我们好像已经认识一辈子了。碧玉心肠好,踩到毛毛虫会哭,听我的无聊笑话会哈哈大笑。
“医生说接下来该怎么办?”我的嘴好干,我的话好像都黏在舌头上。
“我现在要看专科医生。可能会开始用比较强烈的药剂。化疗吧,我想。”
我的胃翻转了起来。教会诗班的指挥,张先生,过世之前也做过化疗。邻居郭妈妈也是。
“好呀,这些专家看多了像你这样的病人,可能没啥大不了的。”我故作轻松,不像是讨论生死问题,倒像是讨论数学成绩不及格。
碧玉坐了起来看着我,“不知道化疗痛不痛,”她问道。
我两眼盯着计算机屏幕,像是答案就在屏幕上似的。星期五下午,是我们讨论要看什么电影的时间。我还没预备好讨论生死大事。“最好是不要担心。”我的回答实在不鼓舞人心。
碧玉开始给我的洋娃娃编辫子。“昨天,”她说,“如果你问起我最想要的是什么,我会告诉你,我想把牙齿矫正器拆掉。”碧玉垂着背脊,“现在,这事看来一点都不重要了。”
“敲敲门,在不在?”我想逗碧玉开心,搬出我们从前的笑话游戏。
“别逗了,我没心情。”
“别这样。敲敲门,在不在?”
碧玉叹口气,“谁在敲门?”
我只想换换气氛,还没想好笑话,脑子一片空白。“我还没想好。 再来一次。”
我的娃娃掉在地上,一脸塑料笑容。碧玉可没笑容,她生气了。“不要玩了。这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我连道歉都来不及,碧玉冲出了门。我在楼下拦住他。“今天是星期五,你不是都留下来的吗?”
碧玉的眼充满了泪水,“然后假装没事?”她转身出了大门。

不是神话
我回房间倒在床上,不断回想刚才发生的事。我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故意装着癌症没什么大不了?碧玉已经够心烦了,我还让她伤心。我走到计算机旁,印出我的故事,读了一遍。 故事是有关一个叫伯特妮的女孩。 她收到了一封从乌兹罗维亚王国的信,告知她是该国公主。伯特妮赶紧告诉好友莉莎,邀请她一起飞去遥远的乌兹维亚国。两人开始疯狂采购名牌时装,好参加宫廷舞会。最后,她们各自嫁给了一对孪生王子,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突然之间,我明白李老师的看法了──她是对的。我的故事人物不但没有个性,更没有深度。我创造了肤浅的人物,生活在购物及玩乐是唯一大事的世界。没有哭泣,毋须拥抱,不承认内心的恐惧。难道这是我这一生想过的生活吗?
我把故事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里。我要重新写一个故事。不为比赛,为碧玉。

无言
故事如泉涌,情感弥漫于篇章。 我一边哭一边写,为自己,也为碧玉。 故事写完时,天色已全暗。我坐在窗下细读,故事还是发生在乌兹维亚, 伯特妮和莉莎仍是好友。不同的是,没有疯狂购物,只有面对要消灭伯特妮公主的巨龙。巨龙的火焰惊吓了公主,烧焦了她的头发。公主所在之处,巨龙必在。没有武器可以刺透巨龙的身体,扑灭巨龙的火焰。 巨龙所向无敌。 莉莎虽然也很害怕,但是她拒绝离开公主。突然,巨龙开始缩小。两个女孩的友情越坚强,敌人的力量越减弱。笑声,关爱,祷告及眼泪成了对付敌人的强力武器。 巨龙最后成了小龙,消失了,伯特妮公主终于重获自由。
写完了之后,我几乎无法动弹或言语。我在封面上写着:给碧玉。 我告诉母亲我的计划,慢慢向碧玉家走去。门铃没按,碧玉的母亲已经开了门,点头要我上楼找碧玉去。门是关着的。“敲敲门,”我的心七上八下地跳着,不知道碧玉会如何反应。 终于,门的另一边传来声音,“谁在敲门?”
“乙马所所。”
“谁是乙马所所?”
“乙马所所今天不识好歹”
碧玉开了门。
“这是给你的,”我伸手递过故事,“这是为你而写的,我不参加比赛了。” 碧玉坐下来读。读完之后,她笑了。“我要你参加比赛。这是个好故事。巨龙死了,最棒的是伯特妮和莉莎的友谊坚持到底!”
我紧紧地抱住碧玉,这是我第一次给她这么大的拥抱,将来,还有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

(From the November 2009, Clubhouse Magazine. Copyright c 2009, Joanne Nicoll. All rights reserved. International copyright secured. Used by permission. 本文所用图片来源于Pixab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