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拉.芮.格雷哥里 作 ■ 黄淑俐 译

茱利亚跟丈夫离婚时才二十二岁,在短暂的婚姻生活里,丈夫不断地强暴她、对她动粗。几年前,我在一个夏令营里见到她,尽管遭遇这样的磨难,她还是非常有才华、开朗和充满生命力。更美的是,当她面对痛苦时,散发出来的竟是平静与希望。
茱莉亚寻求跳脱受害者的角色,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身为受害者,茱莉亚毫无选择。茱莉亚绝不认为她应该为婚姻的问题负起大部份的责任,然而藉由认清自己所犯的错,就比较能将她丈夫所犯的错抛诸脑后。她不再将注意力集中在丈夫身上,而是转向自己与神之间的关系;她得着更大的自由,而不再背负这些重担。

脱去我们的重担
我们生命中的重担形形色色,可能是工作上的压力或求学不顺、经济上的困境等等,耗弱我们的精力,使我们无法全力以赴。在所有的重担中,我觉得最伤人的是我们对生活错误的解读,我们透过扭曲的镜片来看待事情。
当我们回顾以往的生活时,往往也类似如此。过去发生的事影响我们现今对事情的看法,以致我们无法清楚、客观地看事情。接着我们来看看该如何应用这些原则,重新架构我们对生命的眼光。
1.为我们的选择负责
我们成长唯一的方法,就是对自己的生命负责,而不是到处找人帮我们解决问题。所以我们不可论断自己,但要非常诚实地省察自己,当我们把焦点放在我们做过的事,而非别人在我们身上做的事时,就是开始认为自己是有能力做选择的人。
以下我举个例子。当我的朋友黛安从医院生完小孩回家后,她的丈夫泰德完全没有打算要准备晚餐,虽然她心里觉得很不舒服,还是做了两人份的晚餐,从那时候开始,煮饭成了她的工作。有一天,泰德觉得非常疲惫,当她把晚餐端上桌时,他坐在沙发上动也不动,完全没有起身的打算,于是她叹了一口气,把晚餐端到沙发给他,现在,他每天都坐在那里等着别人服侍他。
黛安抱怨丈夫凡事叫她帮忙,她非常痛恨这一点(但她还是照做),其实泰德从未真正叫她做这些事,而是以情绪操控她做这些事,问题是黛安也自愿迎合。当我问她为什么要继续伺候他时,她说不想要有罪恶感。
通常我们都不愿意承认,其实我们要为自己的不快乐负一部份的责任,或许妳现在正在挣扎,因为妳觉得如果比丈夫强,或是比他付出更多,他就不会离弃妳。然而在这个过程中,却形成一种双方都无法满足的夫妻关系!要改变这种状况,意谓着妳必须在看待自己的眼光上有个大逆转。
a. 检视我们过去的的选择
我们不敢打开账单,因为不敢看自己到底乱花了多少钱;我们不敢问孩子关于朋友的事,因为怕听到不想听的事。或许妳不想检视自己的内心,不想找出自己真正的感觉,妳害怕这样的过程会戳破过去建立的假象。
b.检视我们的恐惧
驱使我们嫁给一位伤害我们的丈夫的那种恐惧,也会让家中的问题更为恶化。就像黛安服侍泰德吃饭,为的是避免产生罪恶感一样,妳可能藉由做更多的家事或与丈夫、孩子疏远,来避开不舒服的感觉。阅读下面这张表,观察妳是否也有其中的现象。
恐惧冲突:妳是否因为家人不帮忙而觉得怒火中烧,但却因为害怕他们的反应,而从未跟他们谈过妳的感受?
恐惧亲密:妳是否故意让自己忙于家事,避免跟家人发展任何亲密的关系?
恐惧失控:是否家里大大小小的事妳都要过问,担心有事不在妳的掌握之中?
恐惧扮演权威的角色:妳是否等着丈夫在家里扮演领导的角色,以致于不敢与他的弱点对抗,甚至不敢管教孩子?
恐惧失去自我认同:妳是否经常怀疑,如果自己不是为人妻和为人母,还能做什么?妳是否必须透过所做的事才能肯定自己?
承认自己的情绪重担,为改变自己的生命负起责任。花一些时间思索这些问题,如果任何一个问题触动妳的心,可以找一位辅导谈谈,或挑几本有关心灵医治的书,然而更重要的是,每天不断地提醒自己朝着正向积极的思考调整,然后逐渐克服这些不合宜的解决之道,开始自由地选择。

2.坚定地爱妳的家人
在我们谈如何坚定地爱妳的丈夫之前,先了解什么是真正坚定的爱。首先,我要说明,我所谓坚定的婚姻,是指没有虐待的婚姻,如果妳的丈夫伤害妳或孩子,留在这个房子里不但没有必要,甚至是不智之举。如果婚姻里没有虐待的事,坚定的爱意思是,即使对方没有任何改变,我还是决定留在他身边,接纳原来的他,知道他是一个能自己做决定的成年人,不管他的决定妳是否喜欢,但这并不表示妳要赞同他的决定。
坚定的爱也代表撤回报复的话。在婚姻里,妇女常常是付出比较多的,我们对丈夫所犯非常真实且令人痛苦的错,怀着苦毒的心,期望他能弥补妳所受的苦,然而正如婚姻专家辛西亚‧史密斯(Cynthia Smith)所说的,“成功的婚姻必须双方不再为对方的表现打分数。“保罗在《圣经》哥林多前书十三章中也说,这些计分表正是与爱相反的表现。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4~8节)
即使妳并不经常感觉有爱,仍然可以表现出爱的行动。乡村歌手克林‧布莱克(Clint Black)为妻子写的一首歌里,就有这样的描述:爱不是感觉,爱是行动。很多时候我们是先有爱的行动,才有爱的感觉,苏珊‧佩姬(Susan Page)发现,虽然无法改变妳的感觉,但“妳可以在爱恨交织的情绪中有所行动“。

3.仆人的态度
a.独立自主的问题
若要求妇女将自己的需要摆在别人的需要之后,有些妇女会大感威胁,尤其是那些小时候受过虐待的人。
b.卑躬屈膝的问题
我个人认为,妇女最大的问题不在于独立自主,而在于不适当的服侍。传统上,妇女一直扮演仆人的角色,照顾丈夫、孩子以及年老的长辈,服侍别人几乎变成她们的本能,但这并不表示这是对的!利奥雯(Mary Stewart Van Leeuwen)在她所写的《男女为何大不同》
(Gender and Grace)一书里指出,人类始祖亚当与夏娃的堕落带来的结果之一,就是妇女拼命想要掀住一种关系,即使失掉自我也在所不措。
c.服侍需要相互尊重
大多数的妇女传承了卑躬屈膝的角色,觉得应该牺牲自己,建立美满的家庭,这样她们就可以向家人表现出她们的爱。或许这就是妳不快乐的根本原因,因为事情常常不如妳所预期的,妳也因此失去极力想要保有的关系。
最近我看了一部叫做《家庭战争》(The War at Home)的电影,描写一位越战退伍的军人回到中产、传统的家里。卡西‧贝兹(Kathy Bates)扮演这位从头到尾都哭喊着说:“你们为什么那么讨厌我?“的母亲,她的孩子和丈夫似乎从未做过她要他们做的事,反倒觉得她可怜、让他们很没面子。每天早上,餐桌上一定有刚烤好的面包;每逢假日,家里一定播放着符合节期的赞美诗,即使她付出了一切,他们却瞧不起她,认为她不值得尊敬。要爱一个你不尊敬的人是很困难的。

4.肯定自己,也肯定别人
肯定的意思是,无论是妳的丈夫还是孩子,即使他或她有种种的习惯让妳抓狂,妳都认定他们是按着神的形像造的!能够接纳他们。
真正接纳一个人的本相,不借着鼓励、操纵或强迫,试图改变他,是一种非常高超的爱,而且是我们很不容易做到的。想要改变别人,基本上是一种自私的动机,因为你相信我们会因为他的改变而变得快乐。想要快乐并没有错,但把快乐寄望在别人身上、放在别人手中,就是逃避使自己变得更好的能力与责任。
肯定也就是把一个人当成是神赐给你的礼物来爱他。想象一下,假设无性生殖变得发达,未来的世代可以自己决定孩子的个性与才能,如果我们造出的都是非常优秀的孩子,这世界是不是会变得很无聊?神创造每个人都不一样,是因为祂看这样是好的,而且祂让这种多样性成为人类本质的一部份。
有些妇女过着悲惨的日子,是因为她们在痛苦中找到自我认同,以自己的不幸自喜,这些不幸让她们觉得高人一等,她们也好似欠了别人永远还不清的债般,需要不断还债,虽然她们真的很悲惨,但却很难改变,因为,为别人受苦是她们所知道与人建立关系的唯一模式。

为改变做预备
妳渴望过什么样的生活?我最喜欢的圣经故事是神降十灾在埃及地,当神降蛙灾在埃及境内时,法老知道神可以挪去这灾祸,于是要摩西求神让青蛙离开。摩西问他:“我要何时为你和你的臣仆并你的百姓祈求,除灭青蛙离开你和你的宫殿,只留在河里呢?“就像我们大多数人一样,法老回答:“明天“,不是现在而是稍后。法老宁愿用他熟悉的方式,独自面对痛苦,而不让神除去灾害,因此他宁愿跟青蛙多相处一晚。
放手改变妳的生活吧!诚实面对自己是需要勇气的。如果我们想要生命有重大的改变,就需要支持系统的协助,不妨加入一间合适的教会、参加妇女查经班或支持团体,或是找妳信任的朋友,妳会需要他们的。

自我小检测
回顾妳的过往,检视妳的内心和恐惧,找出自己真实的感受,当中是否有自己需要负责的部份。

更深的思考
1.思考过去发生的事, 懊悔是否仍缠累着妳?如果是,请进一步面对和解决,可以看相关书籍或找辅导协助。
2. 妳能肯定自己吗?妳的先生和孩子尊重妳吗?妳要如何改变自己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