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史都 著 ■ 章宗祺 译

不怕流泪的男人,才是有魅力的男子汉。

想象约翰.韦恩(John Wayne)为婴孩换尿布或是柯林‧伊斯伍得(Clint Eastwood)逗孩子的画面,你真的得用想象的,因为你几乎不可能在荧光幕上看到这样的画面。这些电影硬汉都是铁石心肠,不屑于流露感情,不拐弯抹角的。好莱坞那些人不认得温柔的勇士,即使他们面对面遇到,也无法认出来。他们每次都搞错了。

英雄有泪
在勇士的盔甲下跳动着一颗善感的心。每个男人的那颗心都是善感敏锐的,他们渴望建立关系,期盼触摸并且被触摸,期盼拥抱、连结、被包容。真正的男人有血有泪、有情有义,而且不怕表达出来。

相对于西部片里的约翰‧韦恩(“绝不要说抱歉,先生,这是懦弱的表现”),现实生活里的英雄:九一年波斯湾战争中“沙漠风暴”行动的统帅诺曼‧史瓦兹柯夫将军,在战胜伊拉克不久之后,接受NBC电视台芭芭拉‧华特的访问。他们谈到这场战役时,有些事触动了这个大人物,我们都看到了这肩上闪着四颗星的职业军人眼中闪动着的泪光。

华特女士职业性直言无讳地问道:“为什么?将军,难道你怕哭出来吗?”,“风暴的”诺曼毫不犹豫地答道:“不,芭芭拉,我只怕一个男人不哭。”

壮士的拥抱
芭芭拉得到了超乎预期的答案,而美国大众亲眼见证了这位善感勇士独特的脉动。

真正的男人渴望建立关系,渴望接触,渴望真诚的抒发情感。在足球季节的每个礼拜天,就在那群世上最强壮、最具竞争力的男人当中,他们内心渴望接触与连结的欲望是显而易见的。当进攻得分时他们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他们寻找同伴拥抱在一起。

照理来说,男人是不该“失去控制”的,而且在全球电视观众面前失态真是难为情,不是吗?这些足球场上的粗壮大个儿们期盼着与人连结,那意味着:我们一块儿完成了这项任务。我喜欢你,你喜欢我,我们是伙伴,我们是一伙的。让我们拥抱在一起,哪怕只是轻轻的一下。

这些“温柔”的内涵经由勇士的动作闪耀出来,但这通常只出现一霎那。我们对男人的要求太严苛,总是试着将这份温柔熄灭。

走向温柔
现在别弄错了,“温柔”和“柔软”是不一样的。韦氏字典里很贴切的定义了这两个词的不同处。“温柔”(tender)来自拉丁语的字根;而tendre代表“伸长,广延,或延伸,扩展”。字的本身定义为“表达或表现爱、怜悯、亲切、仁慈、深情的感受,例如体贴、细心、谨慎。”

相反的,当用“柔软”来形容一个人时,意味着“温和、和善、柔顺、柔弱的,对外在的压力容易屈服。对什么都没意见;没有经历困境的。”

男性的敏感度将不会也绝不该套入女性的格式,一般男人绝不可能如女性般易感,不要去改变,连试都别试,只要接受这个事实。这不过是创造者互补计划的一部分;所以,不要作过了头。

从刚硬到温柔是一段漫长的路,耐心地走下去吧!

(“A Man’s Tender Side”, Stu Weber 著,章宗祺 译。Used by Permission of Focus on the Fam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