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维仁

随着社会、经济、文化的变迁,小家庭成为主流,自由恋爱盛行,社会压力与离婚法律之放松,加上现代人强调以浪漫激情为婚姻基础,华人的婚姻也面临了空前的挑战。大多数人在结婚时,心中都憧憬能与所爱的人白头偕老,共谱一支美丽的人生之曲。然而,近几年来东南亚各国的离婚率急遽上升。根据台湾内政部统计,1981年之结婚与离婚对数比是11.25:1。1991,比数是5.67:1。到了2001年这比数己变为3.02:1,而根据2004年的统计,这比数竟变成了2.09:1。按照中国2003年统计年鉴的报告,北京之离婚率己达2.71:1,而上海之离婚率也到了2.93:1。在二十一世纪的华人社会中,我们不能再莫视离婚与它所带来的影响,人人都可能因为自己或所关心的亲人、朋友被卷入离婚浪潮之中而生活受到波及。

爱情折翼
人人都在寻找一份爱,但人生却有太多莫测之风暴,使得许多人在爱情中饱受打击,尝尽刻骨铭心之痛。心理学家Holmes and Rae根据人在遭遇变故时所承受心理压力的大小,制定出四十二项人生事件之压力指数。他们认为这四十二项人生事件中,带给人最大压力与苦痛的,第一是丧偶之痛,其次就是离婚之痛。

笔者却认为,离婚之痛并不亚于丧偶。失去配偶的人能得到社会大众的同情与支持,又有丧礼之仪式,清楚地象征着一个关系的终结与另一个人生阶段之开始。离婚在社会中却被认为是件羞耻的事。人在离婚后所得的误解往往大于支持,怪罪大于医治。离婚者与前任配偶间的法定婚姻虽然终止,但两人间的冲突与实质关系,却可能因着财物、姻亲与子女而一辈子纠缠不清。

离婚给人带来天旋地转的大改变,当事人往往在极短的时间内失去了所爱的家庭与子女,属于自己的住所,熟悉舒适的生活方式,过年过节全家团圆那种温馨的感受,也常蒙受可观金钱与购买力之损失。更痛苦的是角色与自我认同的失落,不再是某某人的配偶,一下子不知道自己是谁,人生要往哪里去。离婚者的自尊心与自信心也受到无情的摧残,不能理解过去与你山盟海誓的伴侣为何不再珍爱疼惜。

长夜漫漫
让离婚者最受不了的,往往是孤寂感的侵蚀。可怜的是当离婚者被孤寂感煎熬,最需要心理支持时,许多过去的朋友反而不见了。有的站到前任配偶那一边敌视你,有些过去共同的朋友竟然因不知要如何与双方相处而渐渐疏离。离婚者过去在婚姻中时大多数的朋友都是己婚的,当离婚者再度成为单身时,彼此的生活方式、步调、兴趣,与所关怀的事往往变得格格不入。甚至还有些己婚的朋友,会担心你勾引他的配偶,对他的婚姻带来威胁而与你疏远。

虽然有不少人离婚是因为人性的自私与软弱,但可能有更多的人离婚是出于无奈,例如公婆虐待,配偶酗酒、吸毒,赌得倾家荡产,或是婚姻暴力、更常见的是配偶外遇。有些人进入中年危机,心里变得比叛逆期的青少年更不安全,空虚烦闷,又不知自己人生要的是什么,就怪罪配偶不能给他带来快乐,抱怨配偶管太多不给他空间。等配偶让步宽容,他却与第三者发生婚外情,配偶问他怎能如此,他却反而大骂配偶说:
“别告诉我该不该做什么,就是因为你这么爱控制人我才发生外遇的。”
当配偶爱情发烧,在外遇中执迷不悟、久久不回头,甚至与第三者生了孩子;许多人就在这样的伤害之中走上了离婚之路。

事实上,不管是负心人、被负的,每个人在这过程中心灵都受了伤,需要医冶。现代的华人社会已经了解离婚时个人、家庭与社会所要付上的惨痛代价,因此开始重视要强固婚姻,预防离婚,然而,社会却还没注意到,己经离婚的人可能更需要帮助。可惜直到今日,可以用来帮助离婚者的社会资源仍是微乎其微。这就好像在漆黑夜晚暴风雨之后桥断了,有些车子己经掉入深谷,此时我们除了警告来车,防止他们又掉入深渊之外,同时也不能对己掉进崖中、受伤呻吟奄奄一息的人视若无睹,见死不救。

再现蓝天
如前所述,东亚与南亚各国,随着经济的起飞与社会文化的变迁,离婚率可能会继续上升,甚至超越美国,离婚之影响可能波及现代华人社会的每一角落。何况绝大多数的离婚者还会再婚,然而第二次婚姻的离婚率比第一次还高出百分之十。更惊人的是,根据2005年1月14日中时电子报的一项报导:“台湾的重组家庭失败率高达75%”。因而,如何帮助这些离婚的天涯断肠人医治、重建,辅导想再度进入婚姻的人做好心理准备,增加再婚家庭的成功率,就成为我们社会的当务之急。笔者认为,离了婚的人,即使过去犯了错,仍有重寻新生、追求幸福的权利。接下来这几篇短文,是为那些痛定思痛,愿意学习和成长的失婚人而写;是为那些有爱心想了解、关怀、帮助离婚者的人而写;是为所有想了解如何防止婚变,强固自己婚姻,不重蹈失婚者覆辙的人而写。

(本文节选自黄维仁博士所著《窗外依然有蓝天》一书。)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