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特芬 作 ■ 谢美琴 译

对父母而言,家里有同性恋的子女带给他们的痛苦远甚于其它问题的冲击。我们协谈过许多父母,子女有别于常人的性倾向彻底击垮了他们的希望。为数不少的不彰,因为他们只想孩子一夕改变,并不愿真正了解问题的症结。
我们的目的无他,只是希望切实地帮助父母能从了解的角度处理子女同性恋的问题,借着更多良性的互动,达到实际的效果。
同性恋不再是个人单一的问题,而是整个家庭需正视的问题。往往父母感到最困难去爱的却也同时是孩子最迫切需要的,那种爱是父母给得起也必需给的爱。

性倾向如何改变
为帮助父母了解有些人是怎样对性倾向感到困惑的,我们愿意将小葛的不幸遭遇公诸于世。经过多次沟通与协谈,我们确信他在选择过同性恋的生活上颇具代表性。
小葛来自一个和乐的家庭。十岁那年发生一桩不堪回首的悲剧。那时,他到邻镇参加公演。夜里被当地负责接待的青年非礼,虽然隐约觉得不对,但不敢不从。事后,小葛陷入极度的痛苦、惊吓、恐惧与恶心之中。他不敢入睡,因那人的肮脏龌龊不断呈现眼前,他也不敢大声宣泄,恐遭人侧目。小葛有如惊弓之鸟,罪恶感不时盘踞心头。他刻意回避同伴,深怕别人察觉有异。十岁的他困惑极了,心里反复想着,这样的事是正常的吗?别人也遭遇过吗?告诉大人,会惹祸上身吗?那个人为何如此待他?
回到家,既无法向粗枝大叶的父亲倾吐,也担心爱他的母亲无法承受,甚至以他为耻。当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向母亲表达:“有一位大哥哥在我准备睡时,热情地拥抱我……他的方式很特别,……他甚至不认识我是谁呢?!”母亲竟然没有听出弦外之音,反欣慰地表示那是别人对他的肯定与赞赏。这样的结果,几令他崩溃。他绝望地冲向浴室哭泣,挫折感袭卷而来,深藏的秘密像千金鼎压得他喘不过气,无法卸下。一连串的罪恶感、困惑、难堪与无力感彻底让他陷入孤独与失落的绝境。
从小学到初中,这桩不为人知的往事深深烙印在他心底、一直让他自觉与众不同、身心俱疲、孤立无援与不被接纳。与此同时,他渴望同性朋友的陪伴,这样的需要曾几何时竟转换成另一种欲望。
小葛的遭遇,不仅仅是一个病态的大人侵犯一个年幼的孩子而已,它更提醒我们要注意与家人的关系,以及家人如何影响孩子在处理生命中所发生的悲剧的能力。
支持同性恋的运动正方兴未艾,有些地方甚至考虑立法保障同性恋者的合法权益。这些趋势不禁让父母们忧心忡忡,不知该如何教养子女。他们所关心的问题诸如:同性恋的生活型态正常吗?圣经有关同性恋的论点合宜吗?同性恋只是另一个替代的生活型态吗?孩子有同性恋倾向,父母是顺其自然发展还是试图改变他们?

同性恋的形成
正视同性恋,我们需把同性恋与同性恋行为分成两个个别的问题来探讨。
所谓同性恋是指渴望得到同性间的亲密感、接纳与感情,是一种内心的认同。同性吸引不一定发生同性恋行为。同性恋行为是这种欲望的具体行动,与同性恋本身截然不同。但不论如何,有同性恋倾向的子女,仍是我们所爱的,不该拒他们于千里之外,不被接受的只是他们的行为。

同性恋是怎样形成的?至今科学研究仍未下定论,身为父母,我们要避免让有同性恋倾向的孩子觉得自己是个天大的荒谬。我们必需区隔人和行为,因为对想过不同生活的孩子而言,我们依然是他们的希望。
而我们也一定要给他们希望,避免在痛苦挣扎的人身上堆砌更多的罪恶感。如果孩子不相信有希望,他们唯一的生存之道就是否认问题,并借着发生更多的同性恋行为来肯定与接受自己。我们不但要坚信他们是有希望的,且要在爱中给他们希望。假若我们怒目相向,所有的努力都将付诸流水,反而把他们逼向死角。

我老早就是这样了
与有同性恋行为的人接触,困难点之一就是他们深植于内心的情结,认定有记忆开始,就已经是这样了。如果我们愿耐心聆听,就更有把握了解实情并解决问题。首先,同性恋者从童年起并没有与同性有过性接触,除非被侵犯。其次,幼年起也并没有性方面的想法与感觉。以正常发展的过程来看,性的冲动是后来才有的。
所以,当他们说:“从有记忆以来,就已经是这样了。”他们只是表达自己与众不同。他们常讲自己的幼年期是在孤独、疏离与家人的排拒下度过的。这种现象在我们的社会是司空见惯的。
问题端视我们接受怎样才是正常的孩子。男孩的行为不合男性规范就被冠上娘娘腔的称号,女孩显得较阳刚就被取笑为男人婆。只因孩子表现出独特的兴趣与才华,就为他们贴上标签,表示他们特立独行。被别人嘲笑也就罢了,身为父母甚至也对他们另眼相待。
一位父亲一心想打造儿子成为足球明星,怎奈看到儿子在玩娃娃。父亲气极败坏,担心他一辈子没出息,于是把洋娃娃踩烂不准再碰。孩子何错之有?他只是不爱玩枪而爱玩娃娃,父亲显然是反应过度。
假如这个小小的意外只是多次遭受父亲拒绝与否定中的一次,那么疏离感就渐渐在幼童心里形成了。父子渐行渐远,逼使孩子在别处寻找父爱与接纳来弥补。
假如儿子日后在同性恋团体中得到肯定,他就会相信打从出生就已经和那些人一样了。他被灌输这样的观念:若你与众不同,意味你就是同性恋者。往后,带着困惑的年轻人就会相信,唯一对的事就是发生同性恋行为。到那时,大势已去,要再接受自己不是从出生就已是同性恋简直就是难上加难。而事实是,他根本不是同性恋,他只是性格有别于一般人,结果竟然不被社会及父亲接纳。

爱他,接纳他
身为父母,我们本能的爱孩子。我们能做的是为每个孩子的独特及天分喝采。即使孩子做的事不合乎文化礼俗,我们仍需无条件接纳与爱他们,免得他们在不当之处寻求爱。
我们不应要求孩子的表现一定要壁垒分明,男是男,女是女;更不该用伤人的字眼压得同性恋者情何以堪,他们承受的压力远比我们想象的还严重。
父母们一定要强忍冲动,不要对孩子任意拒绝、贴标签及做出错误的假设与判断。鼓励孩子发挥天分,放弃先入为主的性别观念。我们能做的,就是单单去爱他们,如果我们吝啬于给孩子爱与接纳,有朝一日,别人会乐意取代我们的位子,到时就后悔莫及了。

(”Parenting the Homosexual.” By Stephen Arterburrn and Jim Burns,谢美琴译。Copyright 2004, Focus on the Family. All rights reserved. International copyright secured. Used by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