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寶弟

我愛寶弟

■ 紀唐納 著 ■ 卓宜娟 譯 這位九十一歲老太太所表現的堅韌之愛,使紀醫師大爲震撼。 那天上午,當我的傳呼機第二十五次響起時,我不高興地嘟哝著。當時我在路易斯安那州一所看顧貧窮病人的醫院,擔任家庭醫科住院醫師部主任,可想而知日子過得非常忙碌。而一九九七年春季的那一天,更是忙碌不堪。 「誰打來的電話?」我不耐煩地問總機小姐。 分身乏術 「是位女士,她希望請醫師到家中爲她兒子看病。」她有點不安地回答。看來,我的尖刻語氣令她緊張。」除您之外,我不知道該找誰,您願意跟她談談嗎?」...
沉迷上瘾不自覺(一)

沉迷上瘾不自覺(一)

■ 哈其伯 著 ■ 劉建慰 譯 羅傑今年二十六了,打他高中畢業之後,換過無數的工作,始終沒有找到自己的角色,以及合適的社會歸屬地位,在這期間他也斷斷續續地上過社區大學,試圖完成學業,無奈一事無成。 羅傑的問題出在就是沒有辦法在某一件事上長時間的集中注意,不用多久,就會被一股強烈的性需求給霸占了。 那股力量之強烈已經影響到他的日常生活,茶飯不思,連最不花大腦的起碼工作都不能作,結果當然是不斷地被炒鱿魚。...
外遇有救嗎?(一)

外遇有救嗎?(一)

■ 黃維仁 配偶外遇很可能是人類所有經驗中最痛苦的一種。雖然配偶死亡也是非常痛苦的事,但因有較清楚的結束,加上我們仍擁有一些過去美好的回憶,所以比較容易拾起碎片往前行。然而,配偶外遇時,剪不斷理還亂,當事人所感受到的孤單、無助,希望之幻滅、自尊心的打擊,以及對命運的無奈與悲憤、對前途的恐懼與仿惶,都不是局外人所能夠想象的。 誰該爲外遇負責? 這一類的故事不斷的發生,外遇者可能是先生,也可能是太太,理由也可以有千百種,如果不小心謹慎的話,外遇就可能會發生在你我身上。...
若要愛持久畫個圈兒——在生活中建立疆界的必要

若要愛持久畫個圈兒——在生活中建立疆界的必要

曉佩 口述, 嶽景梅 整理 曉佩從夢魘中驚醒,叫著「 媽媽,我要媽媽,不要把我送走……媽媽!」她渾身顫抖地回想起早已被她深鎖在記憶之中的那一幕情景──五歲的曉佩瑟縮在房間的角落裡,驚恐萬分地瞪著那兩個說是來帶她離開的陌生男子,然而縱使她有千萬個不願意,還是被領出了門。直到抵達目的地,曉佩的眼淚就像擋風玻璃上的雨刷一樣一路沒停過。 童年的夢魘...
我的領養故事就是見證

我的領養故事就是見證

Leah Outten 作 常有一種誤解是那些選擇領養的人不“想要”他們自己的孩子。對於大多數親生母親來說,事實並非如此。 常有一種誤解是那些選擇領養的人不“想要”他們自己的孩子。正如領養被誤解為是墮胎的“最容易的”替代方法一樣。對於大部分生母來說——包括我所認識的一些——事實並非如此。首先,她們要做出生下來還是墮胎的決定,然後要做養育的決定——自己養育或是送養。 16 歲的我懷孕了 我會永遠記得我和我最好的朋午夜時站在浴室,盯著那兩道粉色杠的場景。那兩道杠是立刻出現的。毫無疑問——我才16歲就早早懷孕了,那時我才剛上高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