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魏史都 著 ■ 章宗祺 譯

不怕流淚的男人,才是有魅力的男子漢。

想象約翰·韋恩(John Wayne)爲嬰孩換尿布或是柯林‧伊斯伍得(Clint Eastwood)逗孩子的畫面,你真的得用想象的,因爲你幾乎不可能在螢光幕上看到這樣的畫面。這些電影硬漢都是鐵石心腸,不屑于流露感情,不拐彎抹角的。好萊塢那些人不認得溫柔的勇士,即使他們面對面遇到,也無法認出來。他們每次都搞錯了。

英雄有淚
在勇士的盔甲下跳動著一顆善感的心。每個男人的那顆心都是善感敏銳的,他們渴望建立關系,期盼觸摸並且被觸摸,期盼擁抱、連結、被包容。真正的男人有血有淚、有情有義,而且不怕表達出來。

相對于西部片裏的約翰‧韋恩(「絕不要說抱歉,先生,這是懦弱的表現」),現實生活裏的英雄:九一年波斯灣戰爭中「沙漠風暴」行動的統帥諾曼‧史瓦茲柯夫將軍,在戰勝伊拉克不久之後,接受NBC電視台芭芭拉‧華特的訪問。他們談到這場戰役時,有些事觸動了這個大人物,我們都看到了這肩上閃著四顆星的職業軍人眼中閃動著的淚光。

華特女士職業性直言無諱地問道:「爲甚麽?將軍,難道你怕哭出來嗎?」「風暴的」諾曼毫不猶豫地答道:「不,芭芭拉,我只怕一個男人不哭。」

壯士的擁抱
芭芭拉得到了超乎預期的答案,而美國大衆親眼見證了這位善感勇士獨特的脈動。

真正的男人渴望建立關系,渴望接觸,渴望真誠的抒發情感。在足球季節的每個禮拜天,就在那群世上最強壯、最具競爭力的男人當中,他們內心渴望接觸與連結的欲望是顯而易見的。當進攻得分時他們做的第一件事是甚麽?他們尋找同伴擁抱在一起。

照理來說,男人是不該「失去控制」的,而且在全球電視觀衆面前失態真是難爲情,不是嗎?這些足球場上的粗壯大個兒們期盼著與人連結,那意味著:我們一塊兒完成了這項任務。我喜歡你,你喜歡我,我們是夥伴,我們是一夥的。讓我們擁抱在一起,那怕只是輕輕的一下。

這些「溫柔」的內涵經由勇士的動作閃耀出來,但這通常只出現一霎那。我們對男人的要求太嚴苛,總是試著將這份溫柔熄滅。

走向溫柔
現在別弄錯了,「溫柔」和「柔軟」是不一樣的。韋氏字典裏很貼切的定義了這兩個詞的不同處。「溫柔」(tender)來自拉丁語的字根;而tendre代表「伸長,廣延,或延伸,擴展」。字的本身定義爲「表達或表現愛、憐憫、親切、仁慈、深情的感受,例如體貼、細心、謹慎。」

相反的,當用「柔軟」來形容一個人時,意味著「溫和、和善、柔順、柔弱的,對外在的壓力容易屈服。對甚麽都沒意見;沒有經曆困境的。」

男性的敏感度將不會也絕不該套入女性的格式,一般男人絕不可能如女性般易感,不要去改變,連試都別試,只要接受這個事實。這不過是創造者互補計畫的一部份;所以,不要作過了頭。

從剛硬到溫柔是一段漫長的路,耐心地走下去吧!

(“A Man’s Tender Side”, Stu Weber,章宗祺 譯。Used by Permission of Focus on the Fam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