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G SMALLEY 作 曉愛 譯

經歷子女離婚的痛苦是難以描述的。這裡有一些方法來處理傷害,為他們提供一個避風港和堅實的根基。每場離婚都是一個小文明的終結。——派特·康羅伊

“是泰勒打來的,”愛琳說,當我們正要進入音樂廳準備約會時。但是,當她把注意力轉到我26歲的女兒的來電時,我能感覺到有什麼事情不太對勁。
“什麼?”愛琳不解地問道,“泰勒,冷靜一下……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你為什麼哭啊?”
“一切都好嗎?”我問妻子。
“什麼?!”愛琳對著電話喊道,“那是不可能的。你在開玩笑,對吧?不行!”
她把電話遞給我后哭了起來。我首先想到的是泰勒身邊有人去世了。
“泰勒,”我問,“一切都好嗎?”
結果我猜錯了。原來是泰勒的丈夫向她提出了離婚。

我震驚了。這是怎麼發生的?這一定是個令人憤怒的玩笑。傑瑞米刚在我們家過聖誕節。他和泰勒也剛剛慶祝了他們的三周年結婚紀念日。我也為他祝福。他承諾愛我女兒一輩子。我牽著泰勒走過紅毯,把女兒的手放在他的手上。
泰勒的電話不是開玩笑的——她和傑瑞米建立的生活已經崩塌了。我覺得我也要崩潰了。

對父母的影響

雖然專家說,大約40%的第一次婚姻會以離婚告終,但我從不相信這種事會發生在我的家庭。畢竟,愛琳和我是婚姻專家。雖然我們並不完美,但我們試圖表明,通過努力,你的婚姻可以克服任何事情。傑瑞米向我保證,如果他和泰勒遇到問題,他會盡一切努力尋求幫助。
當這些問題發生時,泰勒求傑瑞米幫忙。她告訴他,他們可以去“恢復希望”(Hope Restored),這是世界上最好的婚姻危機諮詢項目之一。多年前,我和愛琳與一群出色的婚姻治療師一起幫助啟動了這個項目。近8000對夫婦已經接受了“恢復希望”密集專案,其中超過80%的夫婦仍然在一起。
但傑瑞米不願意為我們的女兒而努力了。
母親節那天,當我們全家在泰勒的新公寓慶祝時,泰勒收到了最終的離婚判決書。我們都哭了。
經歷我女兒離婚的痛苦是難以形容的。但也有很多其他的感覺。當成年子女正在經歷離婚時,父母們會經歷各種各樣的情緒:

震驚和難以置信
起初,我們以為女兒和女婿的婚姻很美滿。我們知道這不是完美無缺的,但傑瑞米提出離婚時令我們措手不及。

悲傷
離婚就像沒有葬禮的死亡,沒有閉幕式。離婚的感覺相似。你為失去兒子或兒媳而悲傷。你哀悼失去的假日、晚餐和相聚的時刻。就像死亡一樣,離婚會帶來改變。舊的模式和習慣被清除掉,為那些被留下的人創造一個“新常態”。你的生活可能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你的退休計畫可能會改變。也許你需要放棄你的一些閒置時間來支持你的子女和他們的孩子。你甚至可能不得不以新的或意想不到的方式來照顧你的子女或孫輩。

擔心和害怕
接到泰勒的電話後,我們都很擔心她的情緒、精神、心理和身體狀況。她會陷入深深的抑鬱嗎?她會陷入到一段新戀情中嗎?這將如何影響她與主的關係呢?
作為她的父親,我花了26年的時間告訴泰勒,她是我的非常珍貴的財富。短短幾個月,傑瑞米就毀掉了我苦心經營的成果。現在泰勒想知道為什麼傑瑞米不願意為她而戰。因為傑瑞米是我們家族中親密的一份子,我們很擔心其他的子女。這將如何影響他們對婚姻和承諾的看法呢?他們會有機會跟傑瑞米道別嗎?
我們並不是唯一在尋找答案的家庭。這些也並不是家庭唯一會問的問題。
許多父母和祖父母擔心離婚的子女和孫輩。然而,另一些家庭則擔心分居的後果。他們的子女和孫子會怎麼樣?祖父母在孩子的生活中會受到歡迎嗎?或者前配偶會拒絕探視嗎?

無力
愛琳和我為婚姻而戰。上帝設計的婚姻是一男一女一生一世的婚姻。我們教導這個,並相信這一點。然而,當我們看到泰勒的掙扎時,感覺自己就像無助的受害者一樣。我們最痛恨的事情——家庭因離婚而四分五裂——發生在我們自己身上。當我們看到泰勒和傑瑞米的婚姻破裂時,我們感到無能為力。

寬慰
我們愛我們的女婿。得知他不再是我們家的一員,我很傷心。與此同時,愛琳和我都松了一口氣。泰勒擺脫了導致離婚的那些困難。
當你知道你的兒子或女兒正在擺脫一個非常糟糕的處境或一段受虐的關係時,你可能也會感到寬慰(感到寬慰是可以的)。

生氣
有些時候,我對傑瑞米感到非常生氣,因為他違背了他許下的諾言——不僅是對泰勒,還有對我。他和我出去了整整一個週末,當他請求我祝福他和泰勒結婚時,他承諾他會盡一切努力維持這段婚姻一生。他向我承諾,如果他的婚姻受到威脅,他會去諮詢,永不放棄。然而……他放棄了。我怎麼能不生氣呢?

你可能会经历类似的愤怒。或者你可能因为看到子女的配偶做了一些破坏婚姻的事情而生气——比如虐待、不忠或上瘾。当你看到离婚演变成一场关于孩子、财产或赡养费的恶战时,你可能会感到愤怒。也许你感到沮丧,因为监护权之争终止了你与孙辈的探视权。愤怒和痛苦是真实的。在艾琳和我看到女儿和女婿为一个烤面包机的价值而争吵,或者为谁能得到这只大金毛贵宾犬而争吵时,就是这种感觉。

內疚,羞愧或尷尬
接到泰勒的電話後,我痛苦地想,這在一定程度上是我的錯。我怎麼會沒注意到這些警告信號呢也許我就不該祝福他。我們沒有盡力阻止他們離婚。這是一個常見的反應。在《子女的離婚》一書中,作瑪薩·太穆魯克(Marsha Temlock)描寫了父母經常責怪自己:“也許責備自己比接受你的子女沒有實現你的夢想讓你失望這一事實更容易。許多父母無法接受子女離婚的恥辱和尷尬。”
對於那些經歷過類似事情的父母來說,他們會有更深的負罪感。“我離婚了。這是我的責任。我沒能讓我的孩子們知道健康的婚姻是什麼樣子。”

成年子女身上的壓力

專家說,離婚通常是生活中五大壓力事件之一。唯一比這更痛苦的是所愛之人的去世。壓力會導致你的子女經歷雪崩般的情緒:憤怒、恐懼、悲傷、焦慮、抑鬱。它也會對身體造成傷害。很多人在離婚後體重增加,或者更有可能是減輕。
丹尼爾·皮爾斯在《男性離婚》雜誌上寫道:“父母需要明白,對於你的子女來說,承認婚姻結束將是他們人生中本已疲憊不堪的一段時間裡經歷的最讓人筋疲力盡的對話之一。”,“你的問題和擔憂將會得到解決,但要從合適的支持和安慰開始,這將有助於你長期陪伴在子女身邊。”

處理子女離婚的建議

直布羅陀岩石不僅僅是西班牙地中海入口的一處巨大的懸崖。幾個世紀以來,它一直以穩定著稱。在這個困難的季節,選擇做你的子女和孫子的“岩石”。提供一個避風港和堅實的根基。方法如下:

禱告
唯一能讓你始終如一地成為“磐石”的方法就是禱告——不斷地禱告。求神恢復這段婚姻。求神在你的孫輩經歷離婚的創傷和痛苦時,保守他們的心思意念。羅馬書8:26說:“聖靈親自用說不出話來的歎息替我們禱告。”

保守你自己的婚姻
研究表明,離婚是會傳染的,而且實際上會在朋友之間“傳播”。保護你的婚姻,對你的配偶保持堅如磐石的承諾,優先安排和配偶在一起的時間,然後圍繞你的婚姻建立一個共同體。愛琳和我做了這些事,還去看了婚姻治療師,因為我們為泰勒的離婚感到悲傷。我想處理任何可能給我們的關係帶來額外壓力的問題。我也想讓我們的其他子女知道心理諮詢是正常的;這是我們保持婚姻穩固的方法。

鼓勵和解
我們一直鼓勵泰勒為她的婚姻奮鬥。愛琳和我為泰勒能對傑瑞米敞開心扉,以及傑瑞米的心會變軟而禱告。我們從未放棄希望,因為有時一段婚姻可以靠別人的希望維持一段時間。
鼓勵你的子女考慮分開療傷,而不是離婚——特別是在有虐待的情況下。(如果是這樣的話,雙方都需要堅固的界限和重要的幫助。)
同時,鼓勵你的子女從有執照的基督徒輔導那裡接受專業的諮詢。愛家有全面的基督教輔導的推薦網路,你可以在愛家的官方網站通過郵編來搜索。你的成年子女也可以免費打電話給基督教家庭諮詢師。泰勒找到了一位很好的諮詢師,這位諮詢師在她離婚的過程中猶如她的救命恩人一般。

避免控制
不要急於承擔子女離婚的責任。我們知道這種渴望來自于良好的意願。但你成年的兒子或女兒需要知道,你相信他們,他們有能力處理好這件事。愛琳不斷地告訴泰勒她有多堅強。這是至關重要的。
我們並不是說我們的子女不需要幫助。他們非常需要你們的支援。但重要的是,你要以他們的“助理”的身份出現,而不是以責任方的身份出現。丹尼爾·皮爾斯寫道:“在這一刻,你需要成為避風港,讓他們能找到安慰和避難所,而不是讓他們收到一份關於他們離婚事件進展的狀態報告。”

提供情感支持
對所有的當事人來說離婚是痛苦的。你的子女在受苦,你也一樣。但是,你首要的工作是拋開自己的悲傷,全身心地投入到支持子女的工作中去。想想這是多麼困難和痛苦,試圖整理多年來組建在一起的家。現在是活出雅各書1:19 “快快地聽,慢慢地說,不輕易發怒。”的時候了,你的子女和孫子需要你無條件的愛、力量和關懷。
當你經歷這段時期時,一定要記住,離婚會讓你的情緒像坐過山車一樣。悲傷並不是一成不變的。上一秒種你的兒子或女兒需要一個肩膀來哭泣,而下一秒種卻需要一個安全的地方來發洩。有時候,你的子女會非常情緒化,甚至會生氣地把你推開。別往心裡去,這不是針對你。
你成年子女也需要你的忠誠。愛琳和我深愛著我們的女婿。儘管我們不喜歡他離開我們的女兒的決定,但我們會張開雙臂歡迎他回來。然而,我們想讓泰勒知道我們一直在她身邊。我們不想把傑瑞米當作對手(離婚從來不是單方面的),但我們選擇向泰勒表示我們的忠誠,讓她知道我們“支持她”。

表達忠誠
瑪莎·坦洛克在她的書《子女的離婚》(引自divorceag.com)中寫道:
“你的子女是第一位的。但是,這並不意味著你發誓要拒絕你的女婿或媳婦,或者因為你認為那是你的子女想聽到的,就說那個人的壞話。這是一段你的子女依賴于你的忠誠的時間。你的子女想要聽到的是你愛他並接受他——你會在那裡幫助他度過未來的動蕩時期。

讓你的子女和孫子以他們自己的方式悲傷。提醒你的家人,你的愛是無條件的,為他們服務是一種快樂。不要試圖修補他們破碎的心。不要告訴他們應該如何思考或感受。相反,將深切的同情作為你的目標。記住美國前總統泰迪·羅斯福的話:“人們不在乎你知道什麼,除非他們知道你在乎他。”
除了表達情感上的支持,還要提供實際的幫助。離婚在各個層面上都是令人疲憊的——情緒上、心靈上、身體上和精神上。你的子女正面臨著一段非常艱難的旅程。您這樣想象一下:想像有人遞給你一大罐彩色沙子,讓你按照顏色分開。你會對這個任務不知所措。這就是你的成年子女(和孫子)的感受。所以,想辦法幫助他們度過這場分離。主動照顧孩子、打掃衛生、跑跑腿、送孫子上學或訓練。你的子女可能會要求你參加有調解人和律師的會議。如果這樣的話,盡你所能地幫助他。但是,只有當他或她請求幫助時再做這些事情。

尋找自己的支持系統
你很難不讓子女的離婚獨佔你的生活。有些日子你會感到疲倦。花時間給自己充電:你不能給你自己沒有的東西。投資一些能讓你休息和放鬆的練習。依靠親密的朋友或家人。他們可以幫助你調整自己的情緒。
當愛琳和我經歷泰勒的離婚時,我們尋求了婚姻諮詢(夫妻二人的)和個人諮詢(一對一的)。我們因著有一個安全的地方哭泣、發洩和質疑上帝而得到益處。對我們來說,記住作瑞秋·謝勒在Startsat60.com中說過的話也很重要:
許多父母可能在這段時間,會把子女的離婚視為他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部分,這反過來會影響他們的友誼和關係。不要讓它佔據你的生活,成為你和朋友交談的唯一話題,否則它可能很快就會控制你。

另外,照顧自己的另一種方法是在社交媒體的使用上設置界限。在Facebook或Instagram上關注你的兒子或兒媳,瞭解子女離婚的原因是很有誘惑力的。然而,扮演偵探很少有助於你的情緒健康。它通常會產生相反的效果——它會讓你生氣。這可不是照顧自己的方式。

謹守您的口
箴言18:21說:“生死在舌頭的權下。”是的,你想要對那個讓你所愛的人如此痛苦的人發洩。這是可以理解的。你需要一個安全的地方來做這件事——一個親密的朋友或輔導。但是不要在你的子女或孫子面前說你女婿或媳婦的壞話。那麼如果想發洩的時候該怎麼辦呢?您可以傾聽並同情他們的痛苦,但沒必要說得太多。
這是我從個人經歷中學到的。有時,當泰勒就傑瑞米向我發洩時,我會補充說,我也生他的氣。她經常反擊,為她丈夫辯護。她這樣做是對的。我必須學會說:“我不應該做出那樣的評論。”學到教訓了,對吧?不。後來我犯了一個更大的錯誤,我說:“我很高興你們沒有生孩子。”這些話讓泰勒的眼裡充滿了淚水。我感覺糟透了,我立即道歉。
可能你也犯過類似的錯誤。有時我們很難表現出神的恩典。當這種情況發生時,承認自己的錯誤並道歉。

總結:處理子女離婚的建議

1.   持續地禱告

2.   保守你自己的婚姻並以此建立一個共同體

3.   避免控制

4.   經他們允許成為子女的代言人

5.   謹守你的口

在整個離婚過程中,我提醒我的家人要以上帝的愛、恩典和寬恕為榜樣。不僅像耶穌一樣活著很重要,但同時也要記住泰勒和傑瑞米有一天可能會和解也很重要。我們希望有意避免做任何可能干擾和解過程,或可能使子女與他或她的配偶的正改善的關係更困難的事情。經泰勒的讚同,愛琳和我單獨見了傑瑞米。我們謹慎地對待這些見面。我們不想做或說一些會對泰勒不利的事情。

謹慎經濟方面的支援
離婚是昂貴的。在美國,平均費用約為每人1.5萬美元。你的子女可能會因為律師費、法庭費用、稅務、子女監護權評估、房地產評估和房屋銷售等問題而尋求經濟幫助。當你和你的配偶禱告是否提供經濟援助時,請記住不要造成經濟依賴。提供臨時經濟的幫助——比如一個住處——意義重大。但不要做過頭。如果你決定在經濟上提供幫助時,要清楚支持的額度。另外,讓你的子女知道你是把錢給他們還是借給他們。如果是借給他們,要用書面形式明確說明:製作一份每個人都要簽署的簡單合同,以防止誤解,並保護雙方。
如果你的子女和孫子搬進你家,一定要和他們談一下時間界限。平均離婚時間為4到11個月。如果需要進行審理的話,可能需要一年以上的時間。如果你有其他的子女,考慮一下給他們一些禮物來減少怨恨和偏袒感。
關於財務的最後一點注意事項:找你的律師或會計修改你的遺囑或信託。同時也注意檢查(並更改)一下與前女婿或兒媳共同簽署的貸款或生意業務。

成為您孫輩的避難所
你的孫輩需要你的力量和陪伴。離婚會動搖他們的世界。無論他們多大年紀,在各方面都會受到影響。愛家的一位作者這樣描述:
“一顆炸彈已經——或者即將——在你子女的世界裡爆炸。他們覺得好像混亂降臨在他們身上,他們的反應和任何人在這種情況下的反應一樣——混亂。他們的行為()有些反常,表現就是在兩個極端之間搖擺不定好與壞,大聲與溫柔,執著與退縮,沉默和對抗,哭泣和憤怒,叛逆和幫助。”
當爸爸媽媽分開的時候,你就成了穩定劑。在這個動盪的季節,你的孫輩需要安全和穩定。他們需要知道你的愛是無條件的——你對他們承諾了一生。通過短信、電話和視頻來聯繫他們。生日和節假日的時候去看看他們。帶他們出去特別的約會或者參加其他有趣的活動。邀請他們到你家過夜——我相信你的子女會喜歡這個假期的。最重要的是,給他們一個安全的地方哭泣和發洩。他們可能會問一些難以回答的問題:為什麼我爸爸要搬出去為什麼上帝允許我父母離婚法院裡會發生什麼我要選擇和誰一起生活嗎是我的錯嗎在回答這些問題時儘量不要貶低父母的過錯。

做代言人
善意的朋友和家人會問關於分居或即將離婚的事。每次你的子女複述這個故事的時候,他或她就會再次經歷痛苦和創傷。這個真的是耗人的。但是有一種有幫助的方法:在他們的允許下,成為他們的發言人。我這麼做是為了泰勒。我讓家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並告訴他們不要給泰勒打電話——她現在回答問題不在狀態(她現在的情緒狀態不適宜回答問題)。不要分享太多,但要讓人們知道,他們不必保守你子女離婚的秘密。

支持你的子女,即使他或她在離婚中是“有過錯”的一方
到目前為止,我們一直在關注支援泰勒挽救婚姻的故事。但如果是你的子女導致了離婚呢?如果他或她疏忽大意或正在與上癮作鬥爭呢?如果你的子女是虐待狂呢?或者是那個有外遇的人呢?看著自己的子女做出的錯誤選擇,是一種難以形容的心碎。很難知道該如何表現。一方面,你想愛和支持你的子女,但另一方面,你又不認同他或她的行為和決定。
首先,提醒你的子女你對他或她的愛是無條件的。
凱文·湯普森寫道:
不管子女做了什麼選擇,他們永遠是你的孩子。清楚地告訴你的子女,你會永遠愛他們。盡力表達你的愛,而不是表達你對某一特定問題的看法。大部分時候,孩子知道他們讓父母失望了。他們時常懷疑的不是你的意見,而是你的愛。確保他們毫無理由地相信你愛他們。”

必要時要顯出嚴厲的愛
其次,不要再質疑作為父母,你哪裡做錯了。他或她是你的成年子女。不要試圖去弄清楚你撫養的人是如何做出如此糟糕的決定的。這不是你要解決的問題。救贖你的子女不是你的事兒。你不能讓他或她結束一段婚外情,接受成癮治療或參加夫妻治療。作為成年子女的父母,你不再需要為你兒子或女兒的決定負責。
同時,不要讓糟糕的選擇成為可能。在住在你的房子或提供經濟援助上設定界限。然後,不要屈服——堅持你在這段關係中設定的限制。
愛琳和我喜歡吉姆·伯恩斯對“嚴厲的愛”的詮釋:
嚴厲的愛是一種自律和強烈表達的邊界,以促進負責任的行為和長期的改變。當你設定嚴格的限制並強制執行結果時,就是在表達嚴厲的愛。嚴厲的愛可能意味著在沒有得到幫助的情況下,不允許吸毒的成年子女搬回你家。嚴厲的愛的目的是阻止有問題的行為,鼓勵你的成年子女積極成長和負責任。不要把嚴厲的愛與粗魯行為(惡意行為)相混淆。惡意行為的目的是造成傷害,是嚴厲的愛的反面。

謹慎地展望未來
我喜歡耶利米書29:11的新生命譯本:“‘因為我知道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美好的而不是災禍的,要叫你們在末後有盼望。’這是耶和華說的。”
提醒你的子女他們有一個光明的未來。但是不要誤解,我們不是以典型的基督徒的陳詞濫調來談論,比如“當上帝關上一扇門,也會打開一扇窗”或“上帝指引所去的地方,上帝必會提供所需。”。我理解這些話語背後的用心,但是,當有人受傷時,這些話幾乎幫不了什麼。而且,也從來沒有給未來帶來多少希望。
愛琳和我提醒泰勒,我們相信有一位虔誠的基督徒將會為她而戰,直到“死亡將你們分開”。然而,提醒你的子女:幸福的未來可能會遇到挫折和憤怒。你的子女可能還在為離婚而傷心,請求上帝恢復他或她現在的婚姻。他或她可能還沒有準備好談論未來。如果你的子女對你的積極態度反應消極,請不要為此話題而爭論或強迫談論。
我是在泰勒離婚後我們父女的一次徒步旅行中意識到這一點的。在我們的徒步過程中,我問她,她覺得自己五年後會做什麼。過了很長一段時間,她溫柔地告訴我,她還沒有準備好考慮沒有傑瑞米在身邊的生活。

對未來有盼望

愛琳和我相信泰勒會再婚的。我願設想她和傑瑞米的婚姻會恢復,他們的離婚也會消失。那將是多麼震撼人心的愛情故事啊!這只有上帝知道。
在心痛和痛苦中的令人欣慰和有希望的是,泰勒和她的妹妹墨菲(Murphy)走得越來越近,她們現在一起住。
我知道這不是泰勒想像中的生活,但她在成為更堅強、更健康的人。愛琳和我能看到她的力量和恩惠與日俱增。
離婚後,泰勒寫了一首優美的詩,深刻地描寫了她這段痛苦的生活。她允許我分享這首詩。作為她父親,我的心都碎了。但這也鼓勵了我。因為在詩中,我能看到她對未來的盼望:
我討厭離婚成了我的故事的一部分,但是,這是上帝為我所寫的故事的一部分。
所以,它很美麗。
對我來說,現在談論這件事很重要。儘管我還在火海中。
在實現承諾之前。
在完全醫治之前。
因為如果你正在自己的火海中,要知道你並不孤單。
祂看顧著我們。
救贖和痊愈將要到來。
因祂已經承諾。
現在,榮耀都歸給祂。

我為泰勒的堅強、恩典和對上帝的信靠而感到驕傲。她擁有父母對女兒所期望的一切——甚至更多。即使在她痛苦、憤怒、心碎和夢想破碎中,我知道上帝已經為她預備了美好的計畫。正如泰勒所說,它是美麗的。

Dealing with your child divorceby GREG SMALLEY, JANUARY 21, 2021. © 2021 Focus on the Family. All rights reserved. Originally published on FocusOnTheFam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