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EN SCALF BOUCHARD

“我感到被困住和破碎,沒有出路。” 當阿曼達向好友訴說痛苦的秘密時,眼睛裡充滿了淚水,而在她们的身後,她的孩子們在快餐店的攀爬區玩耍笑鬧著。
“你明天要見那個新的諮商師,對吧?也許她會有一些辦法。” 勞倫提到。
“也許吧。” 阿曼達同意,但她的聲音顯得空洞。
多年來,阿曼達一直嘗試去適應一個缺乏愛或善意而又充滿敵意的婚姻。但她的努力都無效。她感到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沮喪、絕望和疲憊。有幾天她幾乎不能起床。
雖然我們經常讚揚那些學會如何適應和面對困難環境的人,但臨床心理學家大衛霍金斯描繪了一幅鮮明的畫面,描繪了在有危害的婚姻中妻子或丈夫的樣子。

霍金斯博士是西雅圖婚姻修復中心的主任,也是治療人際關係中自戀和情緒虐待領域的一位領導者。
“我看到許多長期陷在困難的婚姻中的夫妻因為有了孩子,因為他們相信婚姻,出於各種正當的理由而維持在一起,” 他解釋道, “但是當一個女人因為受到批評或貶低而感到不安全時——不能和先生一起討論這些問題,因為她的丈夫會責備、羞辱、挑釁或情緒超控——這時候關係中的美好就煙消雲散了。女性最終會從情感或身體上的親密關係中退縮。她們退縮,失去了自我認同。也失去了自我意識和自尊。她們感到被困住了,好像看不到任何解脫。”

此外,長期感到受壓迫的女性或男性也往往會變得愛虐待別人。經常有接受諮商的人承認:“我變得像他了,我生氣、煩躁,而且現在會扔東西會罵人。我成為一個我不想成為的人。請幫幫我吧!”
夏琳·班森可以證明這種轉變。作為一個控制欲強的父親和被動的母親的女兒,她在 21 歲時結婚,後來發現自己與她不快樂的父母一樣,過著相同的失功能模式的生活。
然而,在她結婚大約 10 年後,班森意識到有時她會和丈夫“角色互換”,她自己變得像她先生那樣,充滿控制和操縱。
今天,她為那些陷入婚姻困境的夫婦提供諮詢,並說“角色互換”是她許多客戶所經歷的事情。

如果你的婚姻長期不幸福,你可能會退縮並遠離你的配偶,或者可能會被動地變得有虐待傾向甚至不忠。這些反應會導致強烈的情感傷痛也往往伴隨身體的病痛。你可能認為你只有兩個選擇:一直痛苦下去或離婚。但令人驚訝的事實是,對於那些處於壓力大的婚姻中的人來說,如果他們願意開始改變,他們就會有扭轉局面的機會。

緊張的婚姻關係會給身體帶來壓力
有一天,大衛霍金斯博士觀察到一個驚人的現象:他意識到他的許多客戶都不約而同地抱怨身體疲勞、疼痛和有健康問題。是他們的婚姻讓他們生病嗎?
他向兩個兒子提出這個話題——內科醫生泰森和外科醫生約書亞。他告訴他們,他注意到許多有嚴重婚姻困難的人患有自身免疫性疾病、頭痛、睡眠問題、慢性疲勞、橋本氏甲状腺炎、纖維肌痛等。然後他問他的兒子們:“你們有什麼看法?
“我也經常看到你所說的情況,”泰森霍金斯博士告訴他的父親:“身體健康與否絕對和情緒有關係。”
例如,大衛霍金斯醫生的病人查爾斯選擇通過暴飲暴食和看電視來掩飾婚姻關係的痛苦,結果是體重大增和高血壓。來自關係的壓力正在殘害他,但他不會承認這種關聯性。
從前,即使那些醫療人員也不認為關係的壓力與健康有什麼關聯性,直到最近才有新的認識。眾所周知,壓力會影響我們的身體。然而了解到婚姻壓力對健康造成嚴重破壞是最近的看見。大衛·霍金斯博士和他的兩個兒子寫了一本書——《疾病與健康》——記錄了他們的發現,並詳細介紹了當前對該主題的研究,為那些處於有危害的婚姻中的丈夫和妻子提供了希望。

這段婚姻能挽回嗎?
當一個人發現自己處於這種可怕的境地時,還有希望嗎?如果配偶不承認有問題,不想改變或拒絕諮詢,怎麼辦?
大衛·霍金斯博士和夏琳·班森在臨床環境和靜修中心的工作中經常看到婚姻被改善。儘管需要兩個人才能建立幸福的婚姻,但這些專家表示,只需要一個人就可以從根本上改變不健康的關係模式。
可以按照以下内容開始:

誠實地審視你的情況和你的內心
第一步是停止生活在否認中。告訴自己你只需要更加努力或者這一切都是你的想像是於事無補的。
泰森霍金斯博士認為,當你知道充滿壓力的婚姻與你的健康問題有關係,你就不會再繼續否認逃避了。
面對你的恐懼也會有所幫助。根據愛家的諮詢服務臨床主任提姆·桑福德的說法,下列的各種恐懼使許多陷入困境的夫妻無法走向身體或婚姻的復原:

  • “我擔心,如果我說實話,我可能不得不承認是我自己造成這些問題的。”
  • “我擔心如果我設定關係的界限,他可能會離開我,然後我就會變得孤單。”
  • “我擔心如果他進步了,我就沒有人可以責備或歸罪了。”

向自己承認心中的恐懼——然後向你信任的人承認心中的恐懼——可以幫助你擺脫恐懼,邁出下一步。

讓自己找到良好的支持
找到有能力幫助你的諮詢師和朋友。避開那些認為你反應過度的朋友,遠離那些告訴你“離婚以後生活就會有多好多好”的朋友。
此外,在教會尋找屬靈支持,例如查經班或禱告小組,可能的話,去一個與你的家庭教會沒有關聯的教會。最重要的是,依靠上帝。在這段旅程中,祂與你同在。

照顧你自己
你可能需要對自己更好一些,這樣你才能變得足夠健康,才可以做出改變並不再感到被困住。
這意味著要找到運動、正確飲食、減輕壓力和獲得充足睡眠的方法。這意味著花時間在禱告中與上帝同在,花時間閱讀聖經和增進信仰的靈修,花時間來培育你的靈命。
愛家婚姻研究所的副總裁羅伯特·保羅(Robert Paul)為處於危機中的夫婦提供了一個名為 “重建盼望” 的強化諮詢計劃,他經常問女性:“如果妳用照顧自己的身心靈的方式去照顧妳的孩子……那會是什麼樣子?”
幾乎所有的女人都帶著驚恐的表情回應說:“那太可怕了!”
保羅點點頭說:“對,所以妳所做的與神呼召妳去做的背道而馳,因為祂說要愛鄰捨如同自己”(路加福音 10:27)。

設定更好的界限
人們錯誤地認為設定界限意味著讓某人停止做你不希望他做的事情。
但正如保羅所指出的,除非我們訴諸控制和操縱,否則我們並沒有那種凌駕於他人之上的權力。 “而試圖操縱和控制他人——即使只是以牙還牙——也意味著雙輸。那不是上帝呼召你去的景況” 。相反的,保羅建議先嘗試要求停止某些事情,如果這不起作用,他們應該換個方式,而不是坐等懷有敵意的配偶會自己改變。

讓你的配偶做出選擇——並用行動支持你的要求
雖然我們無法控制他人的行為,但可以控制我們自己,跟對我們不好的人保持距離, 直到那個人同意尋求幫助。
做到這一點的一種方法是暫時的脫離這種關係,以實現和解的目標。
大衛霍金斯博士強烈敦促對肢體暴力採取零容忍政策,因此,如果你的婚姻中發生這種情況,請立即讓自己(和孩子)去到安全的地方並尋求專業幫助。但是,如果不存在肢體暴力的話,你可能有比你想像的更多的選擇。 霍金斯解釋說:“如果不做任何改變並繼續面對不良行為是一,而離婚是十,那麼兩者之間有很多選項。”
他指導客戶如何策略性地提出要求,就像他的一位客戶與她丈夫的對話一樣:“我愛你,但我已經沒辦法再撐了。 我不會再求你去諮詢或閱讀婚姻書籍, 你可以打電話給當地的諮詢中心,參加一個針對情感虐待的男性小組,不然我要暫時和你分開。 我愛你, 我想要這段婚姻, 但我不會再這樣生活了。 如果你決定不這樣做,那是你的選擇,但我要離開三天,讓你考慮一下。”
根據霍金斯的說法,很多人會告訴你,情感虐待的男人不會改變, 請不要相信這種論調,他說。 “除非必須,否則他們不會改變。 但當必須改變的時候,他們就會改變。”

通過承擔責任來取回權力
班森確信她的丈夫是所有的問題來源——也是那個唯一必須負責修復他們婚姻的人——班森邀求他一起去諮詢。 當他拒絕時,她開始自己去。
出乎意料的是,輔導員發現她童年時期的幾次重大失去,這些失去影響了她與丈夫的相處方式。
這個發現像第一張倒下的骨牌,導致一連串的改變。 今天,班森和她的丈夫已經學會了用新的交流方式,並且正在享受各方面都有改善的關係。
班森向那些感到被困的夫妻們保證,重新發展出健康的關係是絕對可能的。
“我婚姻的變化始於我為自己尋求幫助,” 她說:“一旦我改變了,他也必須改變,因為我不再以同樣的方式回應或行動。 你不必等待你的配偶。 如果他不去諮詢,你自己去,開始自己做出更好、更健康的選擇。
如果確信你的配偶既是你婚姻困境的起因也是解決問題的答案,那麼你就給了他或她所有的權力。
在長期困難的婚姻當中,要改變有危害的相處模式不是件容易的事,而且需要時間。 它最終可能需要夫妻雙方做出改變,但醫治通常不是從兩個人同時開始的。
醫治往往是先從一個人開始。

(「FEELING TRAPPED? 」BY KAREN SCALF BOUCHARD,JULY 6, 2020. 2020 Focus on the Family. All Rights Reserved. Used with permission.
編者註:為保護隱私,本文中部分名稱已更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