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愛家活動

愛家雜誌

熱點話題

愛家培訓

寫信給愛家

RSS




發現男人

Ruth

我覺得自己像個男人,而他像個女人

記得第一次看杜博士的《培育男孩》裏講,男孩和女孩天性就是不同的。男孩子更富有冒險精神,喜好主導,並富有進攻性。而女孩子則傾向于安靜,給人帶來穩定和平安感。我當時不太以為然,我覺得男人和女人沒有太大的不同,他們的差別只是後天形成的。我和我老公就是明顯的例子:

我老公做事細致謹慎,不太愛冒險,總是反複考慮,不太輕易做決定。而我則活潑、好強,凡事不像一般的女孩那樣思來想去,我喜歡速戰速決,一錘定音。在重大的事情上,常常是我做決定,他聽我的。

他更像個女人而我更像個男人。誰說男女就是天生的呢?

安排婚期:我主動提出結婚

一開始談戀愛的時候,我就非常喜歡他的溫和、體貼,他身上有一種濃濃的家的感覺。人們都說女孩子談戀愛的時候傾向于尋找像父親的人,可我不是這樣,我覺得他身上有很多特質更像我的母親。

但是漸漸地,我開始意識到他終究還是個男人,他有他的脾性,那是在我們開始准備結婚的過程中。

我們前年年初相識,到年底,我開始盼望能盡快跟他結婚。我們當時的感情已經很穩定了,但是他遲遲不向我求婚。于是我就采取主動,趁一次約會的時候,我問他想什麽時候結婚。他還是像從前那樣問我:你覺得什麽時間合適呢?我一聽正合我意,就告訴他我的想法:來年 1 月份正好我爸爸要來北京,我們先訂婚,等到 4 月份春暖花開的時候結婚。他答應了。

第二年 1 月份,爸爸來北京看我們,我們請他和我男友的父母一起見面吃飯,就算父母首肯了我們的關系。一切都按照我的計劃順利地進行著。但到了 2 月份,我的老毛病濕疹突然變重了。我得濕疹已有一年多,時好時壞,沒有斷過。但是我一直固執地相信,到結婚的時候它就會好的。所以我在訂結婚計劃時,沒有把它當成一個問題。就當我看到濕疹變重了,也絲毫沒有想過要改變婚期,我仍然浪漫地想象著到了 4 月份我的濕疹就好了,就會變成一個健康漂亮的新娘子。

正逢過年,有一次我興致勃勃地跟他談起結婚的安排,他無意間流露出並不想 4 月份結婚。我大吃一驚,連忙問他為什麽這麽想的,他說他覺得 4 月份結婚太早了,我們需要更長的時間相處。而且我的身體也還沒有好,准備結婚事情很多、壓力很大,不適合我養病。我很驚訝他為什麽不早一點兒告訴我他的想法,他沈默了一會兒說,其實一開始他就覺得 4 月份太早了,但是那會兒看我興高采烈的,什麽都決定好了,就不想掃我的興。

我當時的第一個感覺是被抛棄了。我忍不住在他面前大哭了一場。他連忙向我道歉,說他並沒有要離開我的意思,他早已決定要跟我結婚了。只是希望我放下結婚的壓力能安心地看病。如果我願意的話,我們仍然可以 4 月份結婚。

這件事讓我非常痛苦。我痛定思痛,才漸漸意識到,其實整個婚期都是我在做決定,我沒有給他做決定的機會。其實,我隱隱地感覺到他對于這個婚期沒有熱情,他只是忠實地完成我交給他的任務。我總是努力地提起他的熱情。這樣做我很累,也並不愉快。我心裏希望他主動向我求婚,主動提出婚期。我發現自己的內心深處仍然是一個小女孩,渴望被愛、被追求、被憐惜。而在這件事上他很被動,被我強加了一個決定,也不太高興。我才開始意識到男人有男人的脾性,女人有女人的脾性,當他們在自己的位置上時才會高興。

我們之後好幾天都沒有再提到婚期,過了一段時間,我終于鼓起勇氣再次跟他提起這件事。我決定征詢他的意見,我打電話問他,如果讓你選擇,你希望什麽時候結婚?電話那頭的他猶豫了一下,說, 9 月份。我當時心裏忍不住一陣失望。但是我還是努力克制住了。我說,好的,就按照你說的做吧。

放下電話,我有一些難過,但奇怪的是,很快就平靜下來了。我知道這是他的決定,他會對此負責的。我不需要像以前那樣操心和焦慮了。我反而感到很放松。我要做的就是安心養病,為婚禮做准備了。

婚期推延:我學會了放手

下面我們就開始為我的病尋求醫治。從前我跟他在一起時,總是處于強勢地位,我不想去大醫院去看病,因為不喜歡那裏擁擠;不願意吃藥,因為怕苦,他都順著我的意思。現在因為這病來勢洶湧,我們的關系發生了很多改變,我不得不在許多決定上放手,而他開始在許多事情上變得更主動了。

他堅持讓我去大醫院看病,堅持我必須定時定量吃醫生給的藥,堅持我吃飯一定要營養全面,也要求我放棄很多外面的應酬。在他的幫助下,我的病漸漸地開始好轉。

看病求醫是一個痛苦的過程,但在這個過程中,我也開始發現我從前忽略的他作為男性的特點:他做決定很慢,但是一旦他做了,就會堅持到底,不會來回反複。他也非常富有犧牲精神,願意為自己所愛的人犧牲時間和喜好。他可以為了我每周一次淩晨 3 點爬起來去醫院排隊挂號。我也發現從前覺得他特別“女性化”的溫和、細致中包含了很多男性特有的踏實、平穩和擔當精神,他是值得信賴和可以托付的。我突然發現,他裏面有一個“男人”,是我從前忽視的,也是我一直期待的。

為什麽我從前都沒有看到?為什麽我不太能接受他身上的那個“男人”?黃博士說過一句話給我印象很深,我們的親密關系中都有我們原生家庭的影子。在生病的那段時間,我不斷地想起我父母的婚姻:他們兩人是非常傳統的夫妻:父親一心撲在工作上,他在家裏基本上是缺失的;母親默默地照顧著我們三個孩子,為父親做出很大的犧牲。但是母親一去世,父親很快就續娶了。母親的去世對我影響很大,我決的她為父親犧牲了自己,反而失去了尊嚴和自由,最後沒有得到應有的愛和珍惜。我害怕成為母親那樣的人,也害怕嫁給父親那樣的人。我無數次地決定,不能嫁給我父親這樣的男人。

記得我剛剛見我丈夫的第一面還很滿意。但回家之後,我對他的好感漸漸地被過去的陰影取代:我越想越覺得他在某些方面像我的父親,是個工作狂。我告訴自己,我絕對不能嫁給這樣的人。幾天之後,他給我發了短信,希望跟我再見一面,但是我已經決絕地拿定主意,我們的關系就此結束。當時是我的老板勸說我要給神機會給人機會,我才改變了自己固執的想法。第二次見面時,他的溫和、執著感動了我,我開始覺得這個男人不像我的父親,我在他的面前是安全的。

我們正式開始談戀愛以後,過去的陰影仍然影響著我們的關系,我渴望愛情渴望家,但又害怕這種渴望讓我變得柔弱,容易被忽視、被抛棄。于是,我事事主動出擊,希望處于優勢地位,控制全局,但在內心深處,又希望被呵護,被憐惜。而我的老公希望得到我的尊重,也希望讓我幸福,他會為了滿足我而犧牲自己的快樂,放棄自己的決定,但最後他也會覺得這種結果讓他難以接受。我們倆真是苦呀。

我們關系那時已經出現了危機。我很感恩的是我的病竟然成為我們關系的一個轉折:他讓我學習放手、等待,也讓我的男朋友學習承擔和做決定。我們的關系翻轉之後,他更加愛我了,這也讓我更有安全感了。我這時才發現,我的男朋友有特別值得欣賞的男性氣質,只有我願意接納時,它們才會表現出來。

進入婚姻:發現並欣賞男人

我們的婚禮終于如期在去年 9 月份舉行,比我一開始決定的要晚將近半年,但在這半年裏我經曆了身體和心靈的醫治,結婚那天,我如願以償地做了一個健康美麗的新娘。

再次回想這段經曆時,我突然想到我們都期待美滿的婚姻是合二為一,但美滿的婚姻不是從一開始的,而是從二開始的,從男人和女人彼此發現對方的不同開始的,他們因為彼此接納、欣賞、彼此包容而成為一個。

我們的婚後生活也在印證這一點:當我放下自己的控制,願意接納他的時候,我開始發現並欣賞他特別美好的男性品質,他讓我感到幸福、快樂安穩和自豪。同時,我也更多地擁有了做女性的自由,我變得更加美麗、溫柔和細致。這時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就合為一個豐富和自由的世界。

Copyright © 2007 - 2014 Focus on the Family
All rights reserved. International copyright secured.
Designed by DragonNet Technologies, Ltd. powered by eDict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