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愛家活動

愛家書架

愛家雜誌

熱點話題

愛家培訓

寫信給愛家

RSS
《愛家》雜誌 2018 Fall

愛家關懷室

焦慮與焦慮障礙

■ Don Graber 作 ■ 紅英 譯

我們都有過這樣的經歷,不是為這個擔心,就是為那個焦慮。很多人都會在某些情形下感到壓力,受到刺激而產生強烈的不安,比如:學校考試,工作面試,稅務審核,面臨不期而至的健康危機。
  作為一個精神科醫生,我已經提醒很多人注意這樣一個事實:我們擔心的絕大多數困難其實不會真的發生。而且,如果花時間理性思考如何應對最壞的情形,考慮潛在問題,我們會更加頭腦清醒與冷靜。所以雖然擔心和焦慮並不是令人愉快的事,但這些情緒對促使我們制定計劃和採取行動可能相當有用。例如,考慮到之前所說的情形,如果擔憂引起我們更努力學習、預備面試、做好財務報表的整理及歸檔、留心照顧身體,這些焦慮情緒就會有積極意義。
  我們都會時常產生某種程度的憂慮,但多數人的人生不會因恐懼困難和不確定性而疲憊不堪。

焦慮作為一種精神健康問題
  上帝賜給我們恐懼的能力是為保護我們。恐懼不僅讓我們規避危險,也幫助我們面對危險時身體預備好戰鬥或逃跑。不幸的是,我們的大腦和身體會表現得好像我們在面對一個逼近的危險,即使現實並非如此,恐懼情緒的爆發可能無法控制,或者導致驚恐發作。即使沒有任何誘因,這些情緒也可能瞬間突然爆發。面對未來的不確定性,有人會感到擔憂和恐懼,這可能使每天的日常功能也受到損害。這些僅僅是統稱焦慮障礙的一系列疾病的部份信號。
  與其他精神健康問題的人一樣,焦慮障礙的人會感到孤單,好像只有他們在遭遇這樣的情形。實際上焦慮障礙並非罕見,美國估計每年有18%的成人經歷焦慮障礙。讓我們來看看其中一些障礙症狀吧:
  廣泛性焦慮障礙(GAC)—對廣泛性焦慮的心理治療包括認知行為治療,以對抗形成焦慮的思維方式。某些藥物治療也可能提供幫助。
  恐懼症—典型特徵是突然發作,程度嚴重,通常是出其不意地驚恐發作。同時也可能伴隨這些症狀:心悸、盜汗、發抖、呼吸急促或無法呼吸,窒息、胸痛或不適、噁心或腹痛、眩暈、頭暈目眩、無力感、游離或抽離、害怕失控或感到發瘋、厄運臨頭或瀕臨死亡、感覺麻木、刺痛、發冷或潮熱。
  驚恐發作的人可能認為他們是心臟病發作。驚恐發作如此強烈以至於讓人一直活在恐懼再次發作的陰影中。
  心理治療對於恐懼症的治療可能有所幫助,某些藥物同樣也可奏效。很多人認為心理治療與藥物治療相結合效果最好。

  廣場恐懼症—典型特徵是與某些特定場地相關,通常是公共場合。激起不適的通常是巨大的開放空間或者人群擁擠的地方,或者極度害怕不能逃離。在公共場合會產生焦慮感覺的想法,讓他們感到無助和尷尬。
  結果,一部份廣場恐懼症患者可能拒絕離開家,或感到非常有壓力離開家。廣場恐懼症可以使用心理治療或者藥物治療,或者兩者相結合的療法。

  社交焦慮障礙—很多人對出席陌生的社交場合(如參加有很多陌生人的舞會,或相親)都會感到有些怪異或壓力,有社交焦慮的人—有些時候被稱為社交恐懼症—會有強烈的、過度的、持續的恐懼,害怕在社交場合中被他人論斷或評判。具有社交焦慮的人在社交場合當下可能看上去表現得體,但在之前或當下可能是備受折磨。在之後也可能會有好幾個小時擔心別人會怎麼看他們。當社交情形臨近時,或細想此事時,焦慮可能引發驚恐發作。診斷標準包括避免社交情形,伴隨妨礙日常工作或學習這樣的常規社會功能。對於成人,持續至少六個月。某些藥物對於社會焦慮障礙可能有所幫助,心理治療同樣有其效果。

  特定恐怖症—以對特定的物品或情況有持續、強烈、非理性恐懼為特癥。恐懼的對象不僅可能是其他人會產生不舒服的東西(比如蛇),也可能是一些明顯無害的東西(如小丑、貓咪)。甚至有時即使想到所恐懼的對象也會引起強烈的焦慮,遇到所恐懼的對象或者情形可能會驚恐發作。
  很多恐懼症可能妨礙一個人的社會功能。比如,有飛行恐懼症的人,可能會根據是否需要飛行出差而拒絕工作機會或者選擇職業發展方向。
  心理治療能夠有效治療特定恐懼症。一種稱為脫敏療法的治療方式非常有效。在脫敏療法中,患者被要求體驗或想像恐懼對象,同時使用放鬆技術。放鬆時通過對質引發焦慮的想法,發現這個特定的想法或體驗並非與恐懼和焦慮必然連結。
  另一種治療叫二指療法(EMDR),此療最近幾年開始流行。在EMDR中,病人目光追隨治療師的手指左右移動,同時治療師讓患者在腦海裡想像恐懼對象。已經有相當數量的個案稱該療法有效,針對EMDR研究還在進行中。
  以上所列舉的焦慮障礙並不完全,在精神健康診斷手冊《精神障礙診斷與統計手冊(第五版)》(DSM-5)中,提及很多屬於焦慮障礙範疇的其他病症。
  根據之前診斷標準,這兩種情形也屬於焦慮障礙範疇:強迫症(OCD)和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這兩者都包含情緒焦慮和不適的特徵,DSM-5把強迫症和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從焦慮障礙中分別出來了。

  強迫症(OCD)—幾乎每個人離開家後都會懷疑是否關了煤氣或是否鎖門。然而,對強迫症患者,這種困擾想法(妄想)會持續反複地侵入腦海。強迫症患者所具有的強迫表現各不相同。
  有些人會全神貫注,物品必須要排成序列,或排列整齊,否則就會感到困擾。其他人可能會強迫性害怕對所愛的人做出令人討厭的暴力行為。所懼怕採取的行為或懷有的想法是其宗教信仰所禁止的,這是一種常見的強迫症。許多相信聖經的患有強迫症的基督徒,承受非常痛苦的情緒困擾,擔心他們可能會做出無法原諒的罪行(太12:31,可3:28-29,路12:10)。
  通常,患有強迫症的人會有儀式性或重複性行為(衝動),企圖以此降低強迫思維引起的壓力。比如,一個人可能會強迫性想到細菌,他的強迫行為可能就表現為重複洗手。擔心離開時爐火沒關的恐懼,可能會讓一個人去檢查爐火以確保關閉,但是強迫症患者不只是檢查一兩次,而是許多次。通常強迫思維也會包括點數物品或者將物品按特定規則排序。這些強迫思維不僅令人厭煩,而且會耗費很多時間和精力,干擾他們的正常生活。   一些抗抑鬱藥物證明對治療部份患者的強迫症有效。此外,針對引發焦慮和強迫行為的情形,對患者進行脫敏治療會有所幫助。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這個特定障礙在過去幾十年引起了極大的關注,主要是從經歷過恐怖的創傷性環境之後的退伍軍人身上發現的。也越來越頻繁地在一些暴力犯罪、性侵犯、家庭暴力或者車禍之後的所造成的心理後果中發現。
  當一個人經歷或者目睹威脅生命的安全、或可能對自己或他人造成嚴重人身傷害的事件時,可能會患上PTSD。那些讓人想到創傷性事件的情形(比如巨大的噪音、被驚嚇)都會引起強烈的痛苦。他們可能經歷創傷事件的痛苦記憶,感到事件好像再次重演,或者夢到該事件。他們可能迴避任何與創傷相關的談話,或極力迴避讓他們再次想起創傷的任何活動或場合。相反,患有PTSD的人並不能回憶起創傷事件的重要片段。他們可能變得和其他人疏離,很難表達情感。可能發現他們再也不能享受他們曾經非常感興趣的東西或者活動。
  PTSD患者也可能會有睡眠困難或嗜睡,或難以集中注意力。他們變得很亢奮或者易於受到驚嚇。他們也變得易激怒或者暴怒。PTSD的症狀嚴重到一個程度以至於妨礙到正常功能,包括引起重大的社交或職業困難。
  對於PTSD的治療,已經有幾種有效藥物,以及某些形式的心理治療,包括脫敏治療和二指療法,也會有所幫助。

@2018 Focus on the Family. All rights reserved.Originally published in English at www.focusonthefamily.com
Copyright © 2007 - 2014 Focus on the Family
All rights reserved. International copyright secured.
Designed by DragonNet Technologies, Ltd. powered by eDict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