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愛家活動

愛家雜誌

熱點話題

愛家培訓

寫信給愛家

RSS




再愛一次
─如何測量家庭溫度


Gary Rosberg Ph.D.
賀安慈譯


我永遠不會忘記一九八三年一個星期天的下午。當時我五歲女兒撒拉的一句話,讓我輾轉難安。

全家福少了一個人
那是五月初,我剛剛完成了輔導協談博士班所有的課程和論文,距離拿博士只剩下最後一關:口試。那是個星期天的下午,我坐在自己最喜愛的椅子上,正在研讀心理學。撒拉手裏拿著一張紙,笑眯眯地來到起居室裏,問我說:「爹地,你要不要看看我畫的全家福?」

「甜心,現在不要,我正在讀書。」我頭也不擡地回答她,「你待會兒再來!」 過了四分鍾撒拉回來了。「爹地,現在是待會兒了,你要不要看我畫的全家福?」

我看也不看她,回答說:「撒拉,你沒看見嗎?爹地實在很忙,我不想再告訴你一次。」我回到自己的書堆中,聽見撒拉用力地踩著鞋走了。

過了一會兒,她又回來了,用盡了一個五歲小女孩所有的勇氣和執著,她提出最後的要求:「你到底要不要看我畫的全家福?」

我有點發火了,「不,我不要!撒拉,請你離開。」

撒拉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跑向她的房間。我回到書堆中,霎時閃過腦海的是,我這即將成爲別人輔導的人,行爲竟然這麽差,所以我叫道:「撒拉,回來!」

撒拉雀躍地回來,高興地坐在我的大腿上,把她的圖畫拿給我看。

畫紙上首先呈現的是我們在38街的住家,天空中有許多樹和飛鳥;黃色的太陽戴上了太陽眼鏡。在住家的前面站著一些線條簡單的人。

「這是媽咪,」撒拉高興地說著。

沒錯,那是我的妻子芭芭拉,長長的金發,站在房子的前面,微笑地揮著她細長的手。

「我在這裏,爹地。」 撒拉指著站在她母親旁邊一個帶著微笑,掉了幾顆牙的臉。

「這是米娣。」 撒拉指著妹妹。米娣那時才兩歲多,撒拉不會畫她躺在嬰兒床裏,就把她畫成一個躺在街上的小孩,兩只手向外伸開。看到這裏,我們兩個都大笑起來。

「這是凱娣。」凱娣是我們家養的狗,畫裏它在前院裏蹦跳著。

「甜心,畫得好極了,讓我們把它挂在飯廳裏,每天吃飯時,看我們的全家。」她給我一個大擁抱,跳下我的大腿,替她的娃娃穿衣服去了。

我感到很滿足,繼續看書罷!但過了幾分鍾,我想到一件事,恐怕你也想到了──撒拉的圖畫中少了一個人。

「撒拉,回來。」我叫道,「我要問你一個問題。」

我指著圖畫問她:「這是媽咪,這是你,這是米娣,甚至凱娣都在院子中奔跑,但是你的爹地在哪裏?」

「喔,你在書房裏。」她說。

記得當時我的心如刀割。霎時我明白我的全時間工作,加上完成四年的博士學位,使我的家庭受到磨損,芭芭拉幾乎是單打獨鬥地撫養著我們的女兒。

從頭開始
當時沒有立刻急遽的轉變,但在接下來的幾個月,我開始思考一些可以善的步驟。最後,我決定采用「測量家庭溫度」這個方法。

從那時候起,每四到六個星期,我邀請家裏的一個成員去「約會」。約會時,我通常會問他們兩個問題:「我是個怎麽樣的丈夫/父親?」及「你需要我做些甚麽?」

沒過多久,「測量家庭溫度」就收到了奇好的效益。撒拉和她的妹妹,有一次爬到我的腿上,送我一份禮物──一幅新的全家福圖畫。這次我在裏頭。

這幅全家福現在挂在我成天輔導別人的辦公室裏。我常常從辦公桌擡起頭來看它,沈思我勸勉別人的信息:「還有希望。」家庭可以複原,爸爸可以回家,女兒可以原諒,溝通最爲重要。

「測量家庭溫度」不單單是聊天,也不單單只是聆聽。它分享了我們的想法、感覺和需要。或許有時帶著幾分冒險,但沒有冒險也就沒有成長的機會。

來自家庭的力量
對我們許多人來說,家庭是心之所系。那些熟知我家庭背景的人常問我,是甚麽驅使我成爲心理輔導家。我可以立刻回答說,神一直在預備我從事今天的工作。但我更了解,是因爲我們家中的動力堅固了我的決心。我的姊姊蓋兒,在1950年左右患了小兒痲痹症,靠輪椅生活,醫生說她此生都不能再走路。但我的父親堅持一定要讓她走路,所以我們全家集合起來使她複原。等到我出生的時候,就自然而然地來到這個彼此有承諾的家庭,我們共同的目標就是幫蓋兒脫離輪椅。

蓋兒今天過著健康的生活,她的複原提醒了我,一個家庭即使活在缺陷當中,也可以接受最嚴肅的挑戰而變得更堅強。

很不幸,許多人和我並沒有同感。對他們說來說,「家庭」或「父母親」激起的是另外一種情緒和回憶:缺席、失落、痛苦。許多人會刻意排除兒時的記憶以減低內心的苦楚。

在作心理輔導的這幾年裏,我越來越可以體會父母塑造兒女生命的強大力量。不論你知不知道,你生命中的許多模式(好比你作的決定,你如何與別人交往,你對某種情況的反應,你下意識的需要和欲望)都被你的父母及你父母的父母所塑造。

我們可以很容易的從別人身上看出這個現象:一個女孩在做功課時,重複她多痛恨母親的完美主義;一個男人在喝酒中尋找安慰,他父親也曾經這樣;或是一個男孩極力想得到父親的贊許,但不管他成就多麽大,父親好象就是不滿意,而這個現象延伸到他長大後,對自己兒女也有不切實際的要求。

可悲的是許多人不知自己有這些遺傳下來的問題。直到他們來到我的辦公室處理嚴重的婚姻問題時,他們才開始嚴肅地分析自己,探視造成他們不當行爲的原因。

一個朋友最近問我:「你輔導的夫妻中,有多少要面對並重整兒時學來的模式?」我的回答是:「超過90%。」不管你在甚麽樣的家庭成長,你都有可能把一些不健康的因素帶到你的婚姻中──罪就是這麽強大。你把兩個不同背景的人放在一起,在他們有能力可以開始共同解決問題之前,必須先了解他們承襲的背景。

只有當你認知永活的神可以裏到外醫治我們時,你才可以學習如何解決沖突。

撒拉的全家福教導我健康家庭的重要,所以我也教導我的輔導對象在重繪他們的家庭畫像時要心存盼望。我常問他們:「你究竟想把甚麽榜樣留給你的兒女?」

大衛在詩篇78:5-7寫著:「因爲他在雅各中立法度,在以色列中設律法,是他吩咐我們祖宗要傳給子孫的。使將要生的後代子孫,可以曉得,他們也要起來告訴他們的子孫。好叫他們仰望上帝,不忘記上帝的作爲,惟要守他的命令。」

按聖經建立的家庭,是在愛及肯定的大前提下,塑造對錯觀念的地方。我們有些人是在這樣的家庭中長大的,爲此我爲你們感謝神。至于不是在這樣家庭中長大的人,你需要知道,你可以建立健康的解決沖突的方法。我們可以回顧過去,經曆情感的創傷,然後往前進一步,下決心學習饒恕。

你承襲的家庭是重要的,但它不比將留下來的家庭更重要。

重補破碎的關系
我在超過兩萬個小時的協談中,看出破碎關系的反複現象。所有受傷的人的故事,說明了休們確需解決沖突的方法。

我看出來即使沖突有多種,它們的反應順序卻是相同的:甲做出傷害乙的事,乙受的傷使他感到憤怒。很多人就停在這裏。由于恐懼、無知、或驕傲,他們選擇了錯的下一步,把沖突弄得更糟。有的人會用言語攻擊對方,或造成身體傷害;但有的人會將憤怒埋藏,讓它慢慢煎熬;也有的人會讓,任對方予取予求。不管甚麽情況,只要受傷的一方傷口沒有愈合,問題就沒有解決。

許多人的生命中有成打的傷口,一個沖突加在另一個沖突上。這些沒有解決的傷痛只會加深人的憤怒與苦毒。兩個人的沖突若沒有解決,他們就只有彼此離得更遠了。

鋪一條新路
那麽解決問題第一步是甚麽呢?我的回答是:關系比較重要。我發覺當我們在處理重壓及沖突的時候,我們常常會想要贏得口實而不顧關系。我們必須改變這個心態,看重關系甚過贏得立場或觀點,不然就會造成雙方更深的裂痕。

一個安全的網是,我們對耶稣的承諾及我們彼此的承諾。對受傷的配偶來說,所需要的或許就是這幾個字:「我深愛你,而且跟你站在同一邊,我深信我們可以一起解決這個問題。」

另一個提醒是,我們反應的是事(行爲),而不是人。我們不擁有對方,我們不過是管家,管理這個關系。不要認爲因著有這個關系,你就可以針鋒相對。舉一個例,我們多數人會藉這樣的話攻擊對方,說:“你真的很自私。”如果我們這樣說:「當你這麽做時我很難過,我感覺受傷,我需要你跟我談一談。」是不是情況會好些?

再度相愛的秘訣是甚麽?我們如何能破除關系上的問題,真正享受對方的陪伴?我相信以下的七個步驟是答案:

1. 經常測量「家庭溫度」,尋找這兩個問題的答案:「我是個怎樣的丈夫/父親?」及「你需要我做些甚麽?」

2. 明白男女之間的差別,雖然聽起來沒甚麽,但確實很受用。

3. 明白所有健康的關系都是預先安排時間和運用技巧的結果。如果我們需要騰出更多的時間來改善我們的關系,我們就要犧牲其它的。如果我們需要改善處理沖突及溝通的技巧,我們就要多讀這方面的書籍,或參加家庭生活研習會,或請教一位從聖經角度教導這方面問題的合格專家。

4. 練習表達說出全部話語的技巧,包括思想、感覺、和需要。請記住,表達不完全就有破壞關系的危險。

5. 注意聆聽對方說的話,傾聽他/她的訊息,把「耳朵打開」。

6. 明了不同的表達方式。有的人喜歡說細節,有的人只要知道大綱。我們要明白對方表達的方式,並去適應。

7. 傾聽那沒有說出的話。我們或許要挖深一點,找出話裏真正的意思。

你的情況沒救了嗎?讓我鼓勵你:絕對有救!我們絕對可以建立一個尊基督爲主的家,每個人都與基督建立個人關系,雖然家中人人會犯錯,但我們要彼此包容,讓基督的大能轉變我們。

一個五歲女孩的圖畫讓我警覺到了對家人的忽視,那時我下定決心要贏回我當有的位置。我相信你也可以做到,但要從傾聽主耶稣和你的家人開始。

Copyright © 2007 - 2014 Focus on the Family
All rights reserved. International copyright secured.
Designed by DragonNet Technologies, Ltd. powered by eDict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