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愛家活動

愛家雜誌

熱點話題

愛家培訓

寫信給愛家

RSS




女兒的手

柯作平

握在父親掌中的女兒的手,慢慢茁長成能握住別人的,且能把溫暖及生命力量傳給別人的手。

走過女兒的房前,我不經意地望了一眼。屋內的一幀照片,不由得把我前行的身體拉回且再多看幾眼。她把自小與姐姐的幾張合照放入輪轉形的框架裏,我開始好奇的旋轉相框架的軸心。

求救的手
五歲大趴在床上哭、坐著流口水、爬著抓玩具、試著站立但又懼怕跌倒、姐姐背著她、與姐姐一起受罰、一起塗鴉、米老鼠的擁抱、自己第一次能吹滅蠟燭的生日....到有一頭如她母親一般的飄逸長發。這一轉就是五年,從她來到這世界到要入小學前,我知道這是她心中最初感受到愛的時刻,開始知道什麽是她憑借的倚靠,誰是她的Best Friend.

她很容易受驚嚇,但她知道趕緊去找媽媽。她會恐懼,但她會趕緊站在我身後,抓著我的褲管。她會惶恐,但只要有姐姐在身邊,就粘擠過去,不管姐姐是在看書還是上廁所。

姐姐是她的英雄,是她看外面世界的潛望鏡。姐姐也是她摹仿的對象,衣服、言語、書籍、食物,似乎姐姐有的她全要。這也是她一部份安全感的來源吧!她眉宇間總是有那麽一份不安全感,總覺得自己少了點什麽,但又說不出來。我幫她說吧,那就是她少了一點自信。

這也怪不得她。三歲時的哮喘把她僅有的自信給摧殘得所剩無幾。一次次的急診與急診室內的氧氣罩及氣管舒張罩﹐讓她的小小心靈被嚇得只剩下急速的心跳,和無法呼吸時想抓住父母的小手。

合十的手
當一個從未見過的休克悄悄地降臨到她的身上,只見那只想抓住任何東西的小手,不停地伸張伸張......直到靜止。她靜止的瞬間引來我們的驚嚇與騷動,在她媽媽的記憶裏這好比世界末日,姐姐也跟著哭了、落淚了。「快打911!」 、「快拿濕毛巾!」、「甯甯!你說話啊!」、「快拿綠油精來!」、「甯甯!你醒醒啊!」、「快把上衣扣子解開!」 誰知救護車剛開進車道,她也醒過來了。一醒來,無辜地望著我們,然後開始哭了出來,我想她是被我們臉上的表情和她姐姐的眼淚、哭聲給嚇哭的。

她從小就愛哭,一不如意、一不順心就用哭來表達,一直到她知道什麽是「適可而止」。我抱著她、看著她哭、甚至一起哭,還鼓勵她大聲哭出來。但我會在她耳邊輕輕地數「1,2,3!停!」,她知道在這之後停止哭泣,盡管仍在抽搐委屈。不是做父親的無情到不讓小女兒有哭的自由和感情的舒發,只是她哭太久會引起哮喘而窒息。藉這數「1,2,3!」的訓練﹐讓她學會用理性與適度的感性,去面對她未來的風雨與挫折。

父親的手
南加一月的寒冷雖不及美東地區的冰凍,但卻令女兒坐在車內猛打寒噤。周五晚載她到青少年生命線做輔導義工,她情不自禁地把手偷偷地放進我掌中,暗暗地笑著、享受著、回憶著。

記得當她開始在出生地俄亥俄州上幼兒園小班時,就必須面對每日早起後的冰冷。全身包得緊緊的,手套、雪衣、雪鞋全穿戴上了,但她只要一上我車,總是把手套摘下來,把手放進我掌中。頓時,那股溫暖穩定了她對冰冷的恐懼與不安,還不時磨蹭著想把整只手全塞進我手掌裏,對著我笑。說不出的滿足與平安,自她小小的手中流入她心裏。每日十分鍾的車程,建立了她對一個身爲家中唯一男性的父親一種自然的期待、溫暖的給予及安全感的源頭。她自回憶回到現實,且望著正在駕駛的我,十分肯定地告訴我她的感受。

「Daddy!你知道嗎?我很驕傲你有一雙十分溫暖的手!我非常愛他們,還記得小時候,我最愛牽你的手,好喜歡躲在你手中。Daddy! 你知道我結婚那天你一定要牽著我的手,直到走完地毯的那一端﹐交給我未來的男人。而他也一定要像你一樣有一雙溫暖的手! OK! OK!」她一邊搖著我的手,一邊拉高聲音地懇求著。

啊!我的小公主,那將是做父親的我最大的榮幸了。

她的手如今已能寫出美好的詩詞,貼滿了牆上,似乎還來不及讓我看完就又有新的換上。我知道就是那來自上帝的力量,讓她有足夠的勇氣與智能,小小年紀就願意在青少年生命線上,幫助在電話上尋求協助的青少年。

助人的手
那種毫不懷疑、完全倚靠、全心訴說與交托的愛是她自信與成長的基石。那份純真、無二念和不住的交通、更新與祈求,把她無力的手訓練成肯定且能握住別人的手;也把她畏懼與冰冷的手變成給人溫暖與生命力量的手。

Copyright © 2007 - 2014 Focus on the Family
All rights reserved. International copyright secured.
Designed by DragonNet Technologies, Ltd. powered by eDict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