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愛家活動

愛家雜誌

熱點話題

愛家培訓

寫信給愛家

RSS




歡然向前

雯芸 口述 / 簡海蘭 執筆

受盡欺壓與虐待之後,她終于失婚。她要如何繼續走人生的路?

紅燈亮了,我在十字路口煞住車;淚水在眼眶裏不停打轉,被遺棄的悲怅與孤單感排山倒海而來。就在此時,我想到所有人都曾經有感到被孤立、被遺棄的時刻,何況是我這個小女子?那一瞬間,一股欣慰、安全之感油然而生。綠燈亮起,我一踩油門,輕快地向前奔馳。

事出有因
熬過整整25年的婚姻生活,我終于在1990年底離婚。當時,我們的兒子12歲了。如此長的一段婚姻,為什麽會以離婚收場呢?

後來,在收聽“愛家專欄”杜布森博士的廣播節目(中央廣播電台每周五22:50-23:00)及參加各種婚姻家庭講座時,我了解到離婚的情況有很多種。其中一位婚姻專家指出,絕大多數離婚的“種子”早在婚前就埋下了,等到“時機成熟”就爆發出來。

其實我在剛結婚時就知道情況不妙。怎麽說呢?因為我發現丈夫在很多方面的想法不健康。他認為周遭每個人都不好,時常罵這個貶那個,他不能接納別人,很難與人相處,更無法接納自己。他自卑又對人懷恨,尤其憎恨女人,更恨與他母親個性相似的人。

後來我更了解到,這離婚的“種子”,可以追溯到他小時候被母親虐待。由于在傳統道德觀念中母親永遠是偉大的,是不可以憎恨的,于是他把下意識中對母親的忿恨轉移到妻子身上。兒子上了小學之後,我被虐的機會就少了很多,因為他轉移目標到兒子身上去了。

都是我的錯
他也是個不願面對問題的人,多年以來,他一遇到難題就逃避,經常改道卻始終找不回正軌。于是,他永遠不滿足,將未經解決的心理障疑都帶入婚姻,這就成為外遇的原因。他恨我,認為是我讓他成為打妻子和虐待兒子的“壞人”,只要找到別的“好女人”,他自然就會變好。結果當然正好相反。我們離婚之前的一年,他借口母親生病,經常由C城往S城探望,我根本不疑有“她”,誰知他已經發生了外遇。

那段時間他心情矛盾,掙紮極大,一方面想擺脫我去跟別的女人在一起,一方面又對我産生愧疚感。所以他的情緒惡劣更勝往日,吵架時常以離婚作結論,有時甚至在一星期之中提出五六次離婚的要求。

終于,我咬著牙答應離婚,他也就在辦妥離婚手續後,很快與外遇對象結婚了。然而,由于本身的問題尚未解決,他與外遇對象的這段婚姻,只維持了八年就告結束。

苦苦煎熬
既然一開始就知道問題很大,為何還拖了那麽久才和他分開呢?因為我有個根深蒂固的觀念:“既然結了婚,無論在什麽情況下,都絕對不能離婚。”所以我就一直忍耐,想用愛來感化他。然而,他卻時常對我暴力相向,我日日夜夜恐懼驚怕,只覺得活著毫無價值與意義,又沒有朋友聽我傾訴內心苦楚,也不願輕易向家人啓齒,只有把痛苦埋在心裏,獨自忍受煎熬。

丈夫也深知這是我的弱點,所以一再地重施故技。後來我聽說有的女人跟我一樣忍氣吞聲,到最後終于被丈夫打死,或忍到最後導致精神錯亂。我這才恍然覺悟:一味的忍讓是不可取的,我沒有理由受盡欺壓,彷徨無助,直到毀滅。一味的消極忍耐並不能換得丈夫的愛,也不可能挽回婚姻。

愛必須自尊
若時光能倒流,我不會把不健康的婚姻拖得那麽久,我會早些開始積極面對問題而不只是消極忍耐。我會尋找支持的團體,並且尋求專業的輔導來幫助改善婚姻。我也會給丈夫明確的期限和期待,敦促他與我一同尋求幫助,並醫治他自己的心靈創傷。他若一味推拖或逃避,甚至變本加厲,我既已盡力,只好祝福他,且為了自己和兒女一生的安全與尊嚴而離開他。 我相信,受折磨的婚姻生活並不是一種正常的生活型態。我們要學習忍耐,但並沒有必要成年累月被配偶踩在腳下,踐踏至死,更沒有必要讓孩子在這樣的家庭中毀了一輩子。我們不輕言離婚,但是若一切努力均告失敗,也只好在無奈之下采取行動。

杜布森博士的觀念也是如此,他主張“愛必須自尊”,婚姻是兩個人的事,不能只靠單方面的努力,如果對方不肯采取改進的行動,一味窮凶極惡,只好如杜布森博士所說的:“打開門,讓他走!”

手足無措
離婚初期,我經常以淚洗面,雖然理智上知道這是遲早會發生的事,情感上卻不能接受這個事實。25年來頂著“某某妻子”的頭銜,一旦失去,彷佛就失去自我認同,手腳都不知道該怎麽放,在許多社交場合裏尴尬不已。成為單親之後要負擔家庭生計,又要全權處理內外事務,像換燈泡、疏通管道、維修家電等,以前都是丈夫在做,如今卻要一肩挑,常常感到壓力沈重。而且,姻親,過去的共同友人,孩子的教養問題,千絲萬縷,又不能把前夫完全抛在腦後。有人說:“離婚和喪偶同是婚姻的死亡,所不同的是離婚之後這棺材還會起來走動。”真的很無奈。

一步步走過
離婚的滋味如此難以消受,但我仍然得一步一步慢慢走過,沒有任何方法可以繞道而行。雖然我告訴自己:離婚不全是我的過錯,我已盡力忍耐、包容,長達25年。只是,心底卻總揮不去那種罪疚感,甚至有三四年不敢回老家去探親,自覺無顔見江東父老。專家指出,一般人在離婚後需經三四年來平複心情,我卻過了五六年才走出來。我非常勤奮地把握各種學習的機會,努力去吸收、消化、歸納,並與自己的經曆整合,也上課與別人分享。

離婚至今九年,除了對杜布森博士的著作和廣播節目有深刻的學習外,也從諸如“離婚後的複原”之類的講座中得到極大的幫助。

在這期間,我與一對鄰居母女成了好朋友,我們天天相見交談,她們使我感受到愛和關心,也讓我的日子好過了很多。在逆境中有好友彼此扶持是非常重要的。

我在長期的哀痛和現實的逼迫下,確實有一段時間忽略了孩子,但幸好始終沒有對生活失去信心,這都是由于好友及衆多講員、朋友、書籍的提醒才能做到的。時至今日,雖然我自己的婚姻有不可彌補的遺憾,但我仍然願意用切身的經驗和學習的心得,去幫助和我一樣面臨這種痛苦的人。

“身臨其境”的體驗
痛苦是人生不可避免的事實,離婚後的孤單彷徨更是必經的過程。奉勸失婚的讀者們,千萬不要因一時寂寞太輕率踏入另一次婚姻。再婚是可以的,但必須在你恢複健康正常的心靈狀態之後,否則,等于舊傷再加新傷,只有更加痛苦。據調查,第二次婚姻的離婚率高達70%以上,怎可輕易再婚?

性生活方面,失婚者應恢複到婚前的狀況,保持貞潔,不做錯事。至于約會,在現代社會的文化背景之下已較易被接受,但由于年齡與責任的關系,無論如何也不能像二十多歲時那般自由自在了,所以要非常謹慎。

總之,失婚者必須認識到,聰明的生活方式就是衡量自己的現況,以最自然的步調做該做的事。

有天下午,我忽然覺得很空虛,很孤獨。想到自己辛辛苦苦維持婚姻這麽久,付出了一切,最後什麽也沒有得到。我躺在床上流淚時,忽然想到一句話。是《密室》那部電影中的女主角,因為在家中密室收容遭希特勒追殺的猶太人而全家被送到集中營去。她親人都死在集中營裏,只有她在戰後幸存。她說她靠的是堅定的信念。是的,在世上我似乎一無所有,似乎常在十字路口上徘徊,但只要有堅定的信念,我仍然可以踩足油門,歡然向前。

Copyright © 2007 - 2014 Focus on the Family
All rights reserved. International copyright secured.
Designed by DragonNet Technologies, Ltd. powered by eDict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