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愛家活動

愛家雜誌

熱點話題

愛家培訓

寫信給愛家

RSS
《愛家》雜誌 2015 Spring



將殘的燈火不吹滅──一個從情感受虐得醫治的故事

Mary J. Yerkes 著 ■ 梁燕東 譯

詹妮弗是個委身的基督徒,教會領導,社區受尊敬的一員。但作為情感虐待的倖存者,她現在是在當地醫院精神科的病人。
這是她的故事─一個關於幫助、希望和救贖的故事。

情感受虐待的童年
詹妮弗把她的童年描述為情感上被虐和反覆無常的。她的母親,現在是一個委身的基督徒,在她的女兒還是個孩子時,掙扎在無法控制的憤怒和精神疾病中。不僅是暴力事件和可怕憤怒的爆發讓她感覺不安全,不被愛並覺得自己天生就壞,詹妮弗的媽媽還因自己不穩定的行為而指責她。
“是妳的錯,才令我這樣做的,”她說。
在六歲時自殺的念頭第一次進入她的腦海裡。
詹妮弗是一個敏感的孩子,她試圖通過做到完美來逃避母親的憤怒。到初中時,她已經精疲力盡,萬念俱灰,她知道自己不可能贏得她的母親的愛和贊同。
因為不能從她的母親那裡,她變成需要獲得其他人的認可,於是她通過在學校裡的不良行為來獲取,完全不計後果,或者從異性那裡尋求感情。她變得孤獨,沒有安全感,不被愛,她成長為甚至可以接受朋友的殘酷和破壞性行為,認為自己活該如此。
接著她遇到了里克,一個安靜而又受歡迎的足球運動員,她形容這是“一見鍾情”。但他的家庭生活也很困難,他有一個虐待人,酗酒的父親,里克描述看到他的父親有一個晚上因為不喜歡他母親煮的晚餐而在他母親的頭上打破一個盤子。
“我永遠不會這樣對妳的。”他保證。

棘手的婚姻
詹妮弗和里克在高中畢業後結婚。不過,儘管婚姻幸福,她仍然覺得空虛,不被愛。
這在一年後有了改變,當詹妮弗決志信了基督,她第一次覺得被愛。
這一變化對詹妮弗是個好消息,但里克覺得很難接受。被他過去的創傷所累,他變得越來越挑剔,沒有愛心和退縮。
“他變得越來越像他的父親。”,詹妮弗說。
里克從來沒有在身體上虐待她,但他反覆的批評和貶低性的言語在升級。
“如果我做了一件使他不高興的事,他會好幾天,有一次甚至是幾個星期,不跟我說話,”她說。
當虐待加劇,詹妮弗的身體健康也惡化了。她越來越鬱悶,越來越沮喪,直到有一天她無法正常生活。她得了慢性呼吸道感染和其他身體疾病。
詹妮弗終於與一個朋友傾訴。這個朋友是一個牧師的妻子,她已經認識她好幾年了,但她卻使情況變得加倍的糟糕。
“為什麼丈夫對待妻子這樣?”她的朋友問,“妳一定做了一些事情激怒了他。”
這次遭遇讓她覺得被教會排斥,最終的感受是被神拒絕。
呼 救
她陷入更深的憂鬱,不知道自己還能再忍受多少。
“我不能生活在這麼多的痛苦中,”她說 。
感謝上帝,教堂的一些朋友注意到了她變得古怪和絕望。他們帶她去看一個基督徒輔導員。雖然他不是很適合詹妮弗,但他介紹她去看一個了解詹妮弗的痛苦以及知道如何幫助她的基督徒精神科醫生。醫生為了她自己的安全,並給她足夠的時間得到醫治──離開有情感虐待的婚姻,讓她住在醫院裡。
“我希望我能告訴你經過幾個月的基督徒輔導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詹妮弗說,“但其實經過了更長的時間!”
最後,藉著基督徒輔導、家庭和朋友的支持,一個新的教會和藥物來解決她的憂鬱症相關的生理問題,詹妮弗開始得到恢復。
現在,將近二十年後,詹妮弗形容自己是健康的。
隨後,她補充說,“但我不知道你是否能從一輩子的受虐得到完全的醫治。我要花很長時間去學習信任人,並與人建立健康的,符合聖經教導的友誼。”
儘管花了很多的時間來醫治,她感謝她的朋友和輔導給她的所有支持和愛。
“他們的愛,日復一日,在我的醫治過程中一直是非常的重要。”她說。
據持牌照專業輔導員(LPC)喬安康迪說,像詹妮弗一樣情感虐待的受害者需要專業的基督徒輔導和一個強大的支持系統,來幫助她完全恢復。
治療師將評估一個人的特殊情況和個性,並建議長期輔導,或短期強化治療,就像詹妮弗一樣。如今詹妮弗去幫助其他婦女,分享她有關神的信實和愛的見證。她讚嘆上帝救贖她的痛苦,並用它給別人帶來醫治。

Copyright 2007 Mary J. Yerkes. Used with permission.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 2007 - 2014 Focus on the Family
All rights reserved. International copyright secured.
Designed by DragonNet Technologies, Ltd. powered by eDict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