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愛家活動

愛家雜誌

熱點話題

愛家培訓

寫信給愛家

RSS
《愛家》雜誌 2015 Spring



創造真愛的必要修煉

■ 蓋瑞‧查普曼 著 ■ 王云良 譯

當你正在戀愛中,很難相信有任何瑕疵。在“戀愛”的巔峰期,那是令人陶醉的經驗。我們彼此的心思被對方佔據著。入睡的時候,我們想著對方;起床的時候,對方也是第一個進入我們的思想中。我們渴望在一起,一起消磨時光,就像是在天堂的前廳遊戲。當我們手牽手的時候,彷彿我們的血液也溶合在一起了。如果不必去上學或上班,我們甚至可以彼此親吻到永遠。擁抱激發了婚姻和心醉神迷的美夢。
“在戀愛中”的人有一個錯覺,以為他所愛的人是完美的。他母親看得到的一些瑕疵,他看不到。他的母親說:“兒啊,你有沒有考慮過,她曾經接受了5年的精神病治療?”,他說:“哦,母親,不要擔心,她已經出院3個月了。”。他的朋友也看到了瑕疵,可是他們大概不會告訴他,除非他問他們;但他多半不會問,因為在他心目中她是完美的,而且別人怎麼說都無關緊要。
不幸的是,天長地久的“戀愛”經驗,只是故事,而非事實。心理學家陶若西‧田諾博士(Dr. Dorothy Tennov)對戀愛的現象作了長期的研究,從她對很多情侶的分析所作的結論發現:一段神魂顛倒的浪漫戀情,平均壽命是兩年。如果那是秘密的戀情,也許會存活得長一點。然而無論如何,最終我們都會再次從雲端降落到平地上,那時我們的眼睛就變得雪亮,清楚看見了對方的真面目,並發覺他或她的個性中,有惹人厭的部份:她的行為模式令人厭煩;他有傷人、發怒甚至口出惡言和批評論斷的能耐。我們在戀愛中忽視的那些特質,現在卻變成如高嶺般的險惡。這時我們才記起了母親的話,並且問自己,我怎麼會麼愚蠢?戀愛經驗所吸引人的,既不是我們自己的成長,也不是對方的成長和發展。更甚者,它給了我們一種大功告成的感覺。
一些研究者,包括精神科醫師斯高特‧畢克(M. Scott Peck)和心理學家陶若西‧田諾(Dorothy Tennov),所做的結論指出,戀愛的經驗根本不能叫做“愛”。田諾博士為戀愛經驗造了一個,新字 “limerance”,以區分她所謂的真愛經驗。畢克博士的結論認為,墬入情網的經驗不能算是真愛,有三個理由,首先:墬入情網不是一種理智的行為,或者有意識的選擇。不論我們可能多麼想要墬入情網,我們卻不能使之發生;另一方面,在我們並沒有刻意尋求之時,這種經驗仍可能臨到我們。往往,這使得我們在不適當的時候,跟不太可能的人墜入情網。
其次:墬入情網並非真愛,因為那毫不費力。在戀愛期間,不論我們做什麼,很少需要用到自律或者有意識的努力。我們打給彼此冗長、昂貴的電話;為了和對方見面所花的旅費,所給的禮物,以及付出的心血,對我們好像都不算一回事。就像鳥類的天性指示它們築巢,戀愛經驗的天性推動我們為彼此做了一些古怪和反常的事。
最後:一個在戀愛中的人,不是真正有興趣去培育對方的個人成長。“我們戀愛的時候,如果真要問目的何在,那是要終止自己的寂寞,經由婚姻來達成這個結果。”。戀愛的經驗,既不注重自己的成長,也不注重對方的成長和發展。然而它卻給了我們一種大功告成的感覺,我們不再需要成長,相反的,我們已在人生快樂的巔峰,惟一的願望就是待在那兒。當然我們所愛的人也不需要成長,因為她是完美的。我們只希望她繼續保持原來的完美。

如果,戀愛不是真愛,它是什麼呢?畢克博士下了結論:“它是一種由遺傳因子所決定,尋找配偶的天賦行為;換句話說,是一種暫時性自我界限之瓦解形成了戀愛。它是人類對內在性動力和外在性刺激的一種刻板反應,這種反應幫助增進性的配對和連結的可能,因而加強物種的生存。”。
不論我們是否贊成那種結論,我們這些經歷過墬入情網和跨出情網的人,多半會同意,那種經驗的確把我們彈射進情緒的軌道,它不像我們經歷過的其他任何事。它有使我們脫離理智的傾向,以致我們發現自己做的事或說的話,是我們在冷靜之時必不會發生的。事實上,當我們的情緒從神魂顛倒的狀況清醒後,常會感到驚訝,為什麼自己會做那些事;情緒的波浪平息後,回到了真實的世界,兩人之間的差異就顯示出來了。我們之中多少人會問:“我們為什麼會結婚?我們總是意見不合。”。 但在戀愛的高峰期,我們總以為兩人意見一致(至少在每一件重要的事上)。那是否表示,我們已被戀愛的幻覺騙進了婚姻,而現在我們面對的兩個選擇:第一,注定跟配偶痛苦一生,或者第二,放棄婚姻,重來一次。我們這一代常選擇後者,而上一代則常選擇前者。我們在不自覺地下結論,以為做了較好的選擇之前,也許應該先審查一下事實資料:目前在美國,40%的第一次婚姻,以離婚結束;60%的第二次婚姻和75%的第三次婚姻,有同樣的結局。顯然地,第二次或第三次的婚姻會比較快樂的那種盼望,是不實在的。
研究資料似乎顯示,有一個比較好的第三選擇:我們可以認識戀愛經驗的真相(一種暫時性的亢奮),然後跟我們的配偶一起追求“真愛”。那種愛也是情緒性的,但卻非神魂顛倒式的;那是一種結合了理智和情緒的愛,它包含了意志的行動,而且要求紀律;它也承認個人成長的需要。我們最基本的情緒需要,不是墬入情網,而是真正的被另一個人所愛,而且知道那樣的愛是出於理智和選擇,而非本能。我需要被一個人愛,這個人選擇愛我,看到我有值得愛的地方。
那樣的愛要求努力和紀律。那是一種選擇,是為了使對方得益處而投注精力所做的努力。知道他或她的生命,因為你的努力,變得更豐富,於是你也會有滿足感(真正愛了一個人的那種滿足);它是不需要“戀愛”經驗那種陶醉感的。事實上,除非“戀愛”經驗自然結束,否則真愛是無法開始的。

有理性,有意志的愛……
是賢哲人一向教導我們的那種愛
我們在“神魂顛倒”的影響下,所做的仁慈和慷慨之事,是不能居功的。那是被一種本能的力量推動著、帶著,使我們超越了正常的行為模式。可是,一旦回到了人類做選擇的真實世界,若我們仍然選擇對人好、對人慷慨,那就是真愛。
如果,我們想要有健康的情感,在對愛的需求上,必須得到滿足。已婚的成年人,渴望能感覺到來自配偶的情和愛。當我們確定,我們的伴侶接納、需要我們,而且為我們的福祉做承諾的時候,我們會覺得安全。在戀愛期間,我們就已感受到這所有的情緒,那時候真令人陶醉得飄飄欲仙,令我們錯以為,這光景會持續到永遠。 然而那樣的神魂顛倒,是注定不會持續到永遠的。在婚姻的教科書裡,這只不過是導論;而書中的核心卻是理性、有意志的愛。那是賢哲人一向教導我們的那種愛,是有意識的。
對那些失去了所有“戀愛”感覺的已婚夫婦來說,那是好消息。如果,愛是一種選擇,那麼在“戀愛”的神魂顛倒消逝,回到真實世界後,他們仍然有能力去愛。那樣的愛是從某種態度開始(一種思想的方式):“我跟你結婚了,所以我選擇為你尋求利益。”。然後這樣選擇了去愛的人,會找出適當方式去表達那樣的決定。
Copyright © 2007 - 2014 Focus on the Family
All rights reserved. International copyright secured.
Designed by DragonNet Technologies, Ltd. powered by eDict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