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愛家活動

愛家雜誌

熱點話題

愛家培訓

寫信給愛家

RSS
《愛家》雜誌 2015 Spring



愛必須自尊

■ 詹姆士‧杜布森著 ■ 王躍進 譯

粗暴丈夫的妻子
我寫這封信真的特別難,但是我必須得到幫助。我和丈夫已經結婚12年了,其間大部分時間,他都有一個不為人知的問題。他的脾氣很暴躁,簡直讓我恐懼。他是教會裡的領袖,也是我們城市裡很知名的律師,所有人都很尊重他。但是當他回到家時,他就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每月至少有一兩次,他會因為我或者是孩子們而發火,他發起火來就變得很狂躁。他大聲喊叫,亂摔東西,威脅我,把家裡搞得一團糟。如果我說錯了話,或者只要我說什麼,他就會對我拳腳相加。
上個星期,他打鬆了我3顆牙齒,嘴唇裡面也被打破了。我真的認為他會殺了我!事情的起因是我沒有去做他叫我做的一些事情。讓我擔心的是,隨著時間推移,他打我的次數會越來越多,會一次比一次厲害。
每次爭吵結束後,我丈夫都拒絕為發生的事情承擔責任。他總是堅持認為是我的錯,是我故意激起他的。他把所有事情都看做是對他的侮辱。我惟一能讓他平靜下來的辦法就是對他言聽計從,將所有可能惹他生氣的想法都埋在心裡。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真的愛我丈夫。他不生氣的時候是個很好的人。在公開場合他從來不會表現他的這一面,哪怕是在遇到挫折時。沒有人會想到他是虐妻狂。我沒有告訴過任何人,如果我叫他和我一起去心理諮詢的話,他肯定馬上會大發雷霆。更不用說他知道我在向你諮詢了,真不知道他會怎麼樣!
我怎麼辦呢?我不想離婚。我時時努力保持溫和與謹慎,但還是不可避免地會觸怒他,他會再次爆發。我真被他打怕了,每次挨打後,我都得在家躲上幾天,以免讓人看到我的傷勢。
我應如何面對這種狀況?
——勞 拉

在當今家庭,虐妻的問題也幾乎快成為一種普遍現象了。暴力作為我們文化的一種特徵,正被引入到了夫妻關係與親子關係中。對於這個問題的論述可謂是連篇累牘,由於時間和篇幅的限制,我不可能再提出什麼更新的理論。然而,我可以為勞拉提供一個簡明扼要的回答,如果她當面向我諮詢的話。
在我看來,勞拉應對她目前的處境有4種選擇:
1. 在家裡保持沉默,戰戰兢兢地生活,做一個永遠的撫慰者。她現在採取的就是這種方法,但是這種方法是不可能取得成功的。不管她變得多麼消極被動,她總是會觸發她暴躁丈夫的怒氣的。此外,年復一年地生活在火藥桶上,她會在精神上付出可怕的代價。從長遠來看,這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
2. 與丈夫離婚。作為基督徒,我同意勞拉的看法,離婚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我們的目的應該是改變她丈夫的行為,而不是扼殺婚姻。
3. 以“情感上的離婚”繼續生活下來,保持婚姻狀態,但精神上保持獨立,與丈夫分離。這種“情感疏遠”的方式會使勞拉擺脫心理上的痛苦,但會導致可怕的夫妻關係。我不贊成這種方式。
4. 作出“愛必須自尊”反應。這會有風險,需要付出巨大的心理代價,但這是我的選擇,也是我的建議。實際上,勞拉在情感上正受到丈夫的勒索。他的行為分明在說:“照我希望的去做,否則我就打你。”趁還年輕可以面對這樣的後果時,她必須擺脫這種受到暴君虐待的狀況。要達到這樣的目的,可以將問題逼到非解決不可能的狀態。正如我們司空見慣的那樣,風平浪靜是不可能改變一個人的行為的;有時需要疾風驟雨。我建議勞拉針對一個她丈夫提出的最荒謬的要求,然後拒絕聽從他。如果他發火,那就讓他發火好了。她應該事先安排一個可以暫時躲避的地方,在關鍵的時候可以要求朋友或是親戚來幫忙。在丈夫平息下來之前,有一個單獨居住的公寓也許是必要的。勞拉應該讓他知道,他因為這件事失去了妻子。在行動上,我建議她不要回去,直到她有理由相信他願意改變自己。如果這需要一年,那就等上一年。當(如果)她丈夫認識到自己有嚴重的問題,並答應如果她回來就會努力克服這些問題時,勞拉就應該接著進行一段時間的談判。和解的條件之一是去找稱職的諮詢顧問,因為他的心理問題除了他自己外,其他所有人都很明白。務必切記的是,勞拉需要教會朋友與諮詢人士的支持,特別在危機期間。不言而喻的是,整個事情從一開始就必須時時向上帝禱告。我不敢保證這種建議一定能解決勞拉與她粗暴丈夫之間的問題,但是我相信這可以帶來最大可能的成功。如果你不同意這種辦法,那我問你,你的建議是什麼?如果你建議這個飽受驚嚇的婦女應該保持消極與屈從,那麼你應該看著勞拉的眼睛,當面對著她說。我相信任何人都不應該生活在恐懼之中,況且,事實上,屈從是在容忍一種扼殺婚姻的行為,這種行為最終將被證明是婚姻的殺手。

相關問題
问:你是不是建議所有被丈夫打過的婦女都採取同樣的行動路線?我丈夫只是在一次激烈爭吵中打過我。我應該與他分開嗎?
答:我不會向所有遭丈夫暴力侵害的妻子提供一概而論的勸告。像你的情況,男人有時盛怒之下會作出他立刻感到後悔的舉動,之後,他不再有這樣的情況發生。這與勞拉所處的反覆而病態的情況大不相同。讓我再提醒一句,以免那些想誤解的人誤解我的意思。這是一個連天使都害怕談論的棘手話題,但是我覺得還是有必要說出來。我還見到過這樣的婚姻關係,妻子故意“欺負”她的丈夫,好讓他揍她。大多數的家庭暴力都不屬於這種情況,但這樣的事情的確存在。有人也許會問,為什麼有女人想挨打?因為女人和男人一樣會產生憤怒與憎恨,女人可以通過誘使男人打她來毀壞他。這是一種有效的武器。一旦他失去控制,痛打妻子,那她就有了無可辨駁的證據來證明他的殘酷。她可以向朋友們展示她的傷口,讓他們對他的狠毒感到震驚。她可以在某些情況下對他提出指控,讓他鋃鐺入獄。她可以在他的單位或是教會裡讓他難堪。簡而言之,通過挨一頓打,她可以馬上在鄰居、朋友還有法律面前佔有道德上的優勢。這甚至可以幫助她找到離婚的理由,或者如果離婚的話,她可以贏得對孩子們的監護權。
很顯然,這種分析會讓像勞拉這樣真正的受害者感到憤憤不平。她們也許會認為我的意思是,她們應該為丈夫的暴力承擔責任。不是這樣的!但是我們應該承認這樣一個事實,家庭暴力的動機不是單一的。
轉載“愛必須自尊”一書,杜布森著
Copyright © 2007 - 2014 Focus on the Family
All rights reserved. International copyright secured.
Designed by DragonNet Technologies, Ltd. powered by eDict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