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愛家活動

愛家書架

愛家雜誌

熱點話題

愛家培訓

寫信給愛家

RSS
返回熱點話題清單

雲開月明見笑顔
王以斯帖翻譯改寫

受苦者所需要的,其實往往只是真摯的陪伴和聆聽,只要有愛心,你也可以做到。除了關懷受苦者,本期主題文章所提到的堅守婚約、終身相伴、分享友誼、珍惜親情等等,均是“人間有愛”的明證。

前一天,他還是個正常又活潑的六歲小男孩,突然間,噩運就降臨在他身上。我緊緊摟抱著我們的次子克裏斯,他的生命正逐漸消失,而醫師卻束手無策。我口裏安慰著孩子,心裏卻痛苦萬分地向上帝祈求:上帝啊!你已接走我的長子喬納森,求你不要讓同樣的事再發生在克裏斯身上!

記得八年前,我的長子喬納森才三歲,是個非常聰明的小男孩,有一雙慧颉的眸子。有次,他好象染上了感冒,但仍然用好奇的眼神探索著周圍的世界。我們帶他去看了醫師拿了藥,醫師很有把握地告訴我們,一切都沒問題。

事實並非如此。第二天喬納森無法說話走路、並且很快就陷入昏迷狀態。我們帶著他四處求醫,卻沒有任何醫師能正確地告訴我們到底是怎麽回事。

五個星期後喬納森離我們而去,我們的生活也頓失光彩。我們渴望得到答案,但是連驗屍報告都無法說明死因爲何。終究我們將這一切交給上帝,生活也漸複常軌。

十三個月後,我和大衛有了第二個兒子克裏斯,他彌補了我們喪失長子的遺憾,從此我們的生活又重拾歡笑。我們全家搬到新罕布什州,四年之後女兒丹娜出世。此時我們的生活實在平靜愉快極了。

好景不常
在即將進小學的一星期之前,克裏斯突然生病了。他曾經感冒過,但是這次卻昏睡不醒,我警覺到事情不妙,立即通知醫師。

在醫院裏,各科專家展開一連串的檢驗,用了十三天。我們坐在病床旁眼睜睜地看著兒子病情日漸惡化,我撫摸著他脊椎被切開的傷口,憤怒也漸漸高漲。爲什麽我們要等這麽久而找不到任何答案?

計算機斷層掃瞄器顯示克裏斯多弗的腦部已起了病變,醫師猜測是濾過性病毒引起的,但是沒有任何專家能告訴我們造成病毒感染的原因。接下來有些奇怪的症狀發生,克裏斯多弗開始重複同樣的字和怪聲音,像一張破損的唱片。醫師說這是腦部受傷的正常現象。當我們看到他不自主地亂比手指,就意識到他可能在肢體上和精神方面無法再恢複正常了。

最後醫師說服我們相信是感冒引起體內神經系統的化學物質不平衡,並建議我們轉到紐約哥倫比亞醫院進行更專精的檢驗。轉到紐約後我們發現克裏斯四肢僵硬,手指緊緊彎曲。每當肌肉顫抖的次數增加時,他就全身緊縮得像個球,眼神充滿了痛苦與困惑。

迢迢返鄉路
在醫院住了三星期後,醫師才檢查出克裏斯感染的是先天紅斑性狼瘡。雖然已查出病因,但是這些可怕的醫學名詞並不能對克裏斯的病有任何幫助,反而讓我們擔心女兒會成爲下個受害者。我們終于在無藥可醫的情況下決定帶他回家。

當克裏斯出院時,他裹著尿布,又必須靠吃藥來降低腦部的水腫、松弛他的肌肉。他無法移動四肢,所以我必須經常搬動他僵硬又彎曲的四肢。

  克裏斯經常痛得醒過來,醒來後又不斷哭泣。我多麽想分擔他的一切痛苦,無奈我不但做不到反而累倒了。這段期間整個家庭陷入絕望中,我忙著幫克裏斯做物理治療,丹娜失去了她的玩伴,克裏斯活在喬納森死亡的陰影下,大衛和我變得六神無主。

  更讓我沮喪的是,每當我想到此時我的兒子正在隔壁房間被痛苦所折磨,就無法和大衛有正常的性生活。

我日以繼夜地聽著克裏斯發出斷斷續續的怪聲,終于我再也受不了了。某日當大衛一下班回來,我立刻沖著他大哭大叫:“這種日子我再也過不下去了!”

面對現實
  日子在抱怨和自責中度過。大衛堅持要我找一位基督徒輔導,一開始我拒絕,因爲我認爲那根本不管用。最後,在別無選擇下,我終于同意尋求幫助。

克裏斯的學校派了一位物理治療師替克裏斯做複健。她建議我們和一個家庭療養組織連系。那組織中,有一位義工經常來幫忙,視克裏斯如己出。原來,她有個七歲的兒子意外溺斃,借著付出她可以稍得安慰。

雖然已有較多的人來幫忙分擔我的工作,但是每當我出門購物或做頭發等,我還是會責備自己爲何不待在家裏照顧兒子。

慢慢地我發現一件事,地球不會因我的不幸而停止旋轉。人們繼續逛街購物,孩子們繼續在人行道上嬉戲。而我呢?我是該面對兒子的殘障、接納他並爲他每次的進步而欣慰,還是坐在那裏自艾自憐?

大衛和我終究必須面對一個事實:克裏斯是心智和肢體的雙重殘障者。我們需要從上帝而來的力量,夫妻同心、互相支持,來幫助克裏斯複健。

當我改變心態來接受克裏斯的殘障的現實之後,雖然奇迹並未立刻出現,然而克裏斯卻日漸進步。當他七歲生日時,他已能說話和爬行了。同時克裏斯也能坐著輪椅去上學。剛開始他會爲了無法熟練操作輪椅或無法說出一個簡單的字而懊惱,慢慢地其它同學也能了解並幫助他。

學會放手
克裏斯進入學校後我也面對另一個挑戰。我像個充滿熱情的老師迎接初入學的新生般耐心地“陪讀”。他升上小學三年級時,我也和他一起經曆拼出自己名字的狂喜。

當克裏斯去上學時,我有較多的時間開始思考和整理過去種種。由于一連串的不幸發生在我的長子和次子身上,我變得對未來充滿恐懼和憂慮。我擔心同樣的災禍會降臨在丹娜和我的兒孫上。而這些不幸也影響了我的婚姻生活。幸好大衛和我仍堅守我們的信仰,認爲婚姻是一種終身的約定和承諾。想到許多家庭因遭逢不幸而導致婚姻破碎,我可以理解,但爲此惋惜。

目前克裏斯已不必再使用輪椅了。當他站起來行走時,他的朋友興奮地尖叫,而我心中也充滿了無限感恩。

在發病五年之後,克裏斯外表看來幾乎已如一般人一樣,只是偶爾我們仍會擔心他的某些異常行爲,有些同學也會因此而疏遠他。我們不斷地尋求智能來教導克裏斯——什麽時候要扶他一把,什麽時候應放手讓他自己去做。

作個安慰者
從不幸的經曆當中,大衛和我學習到如何成爲別人的安慰者。

祈禱:爲這些受難者代禱並讓他們知道你在背後支持他們。

傾聽:多半時候受難者只是在訴苦並希望有人能耐心聆聽。他們並不要求你付出多大的幫助,有時端上一小杯咖啡也就足夠了。

關懷:當受難者因極度困乏而無法照料其它家庭成員時,若能准備一些食物送去,會使他們減輕許多壓力。

激勵:到受難者家裏探訪時,盡量帶給他們充滿盼望、活潑而又具創意的氣氛。

一生一世的承諾
任何人都無法預測明日將如何。如果我們對未來憂慮過度,就無法做好今天該做的事。盡管醫藥如此進步,我們仍無法保證克裏斯或家中其它成員不會再次發病。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信靠上帝,並且時常提醒自己:上帝曾經帶領我們經過死亡的幽谷,祂難道不會繼續帶領嗎?

身爲配偶或父母,都是一生一世的承諾。若總是一帆風順,怎能顯出有情有義的生命光輝呢?看著克裏斯純真的笑顔,我仿佛喜見烏雲散去後的皎潔月光,不禁衷心感謝上帝。因著兒子的不幸,我體認到人間有愛,更知道我也能爲人間帶來真愛。

Copyright © 2007 - 2014 Focus on the Family
All rights reserved. International copyright secured.
Designed by DragonNet Technologies, Ltd. powered by eDict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