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愛家活動

愛家書架

愛家雜誌

熱點話題

愛家培訓

寫信給愛家

RSS
返回熱點話題清單

抵制色情淫威!(二)
■ 史蒂夫‧沃特 作

洛杉磯性康復研究所的羅伯特•威斯(Robert Weiss)博士說,“網絡目前被稱為性上癮的快克可卡因。上癮很快,並立即達到熾烈的程度。我們有大量就診者沒有前科,卻在第一次接觸色情的時候就陷了進去。”

網絡有這麼危險嗎?色情涉獵者可以用極低的價格,甚至免費獲得符合各種嗜好的內容而無需暴露其廬山真面目。網絡還幫助變態性取向主流化。曾經為自己偷偷摸摸的怪癖覺得內疚的同性戀者來到網上,得到鼓勵,大膽任意妄為。他們很容易地得到從事圖片交易的團體支援──當然其圖片是非法的。這使已經日益敗壞的風氣更加速了墮落的步伐。

兩面生活
邁克是另一個受色情所困的人。他說,“奇怪的是,我以為99%認識我的人在知道我有這個惡習之後會感到震驚。我曾是一個傳統的‘可愛男人’。我仍然是個相當害羞談到性會臉紅的人。我極其害怕有人得知了我的惡習。”

這是色情最糟的負面結果之一,因為它把人肢解了。它從裡面將觀看色情者分離,與其他人分開。觀看色情的人們建起了隔牆:在隔牆的這邊,他與朋友相處,去教堂,也與家人團聚;而在隔牆的另一邊,他們留連於黑暗,有時候進行危險的幻想。

肢解人的後果並不僅僅停留於此。色情還使男人將婦女的外表與婦女其他的特性(思想、心、靈魂)分開。女人的外表被剝離出來,掩蓋了她們其他更重要的特性。

最糟糕的是,色情使人與上帝分開。沉迷於色情的人們常常認為需要躲避天上的父,就像當年的亞當和夏娃一樣。由於羞恥和罪疚感,他們不再與上帝“在園中行走”。

性與謊言
基恩通過奪人眼目的雜誌和性用品商店吸取了關於婦女和性的教訓。他只有經過了幾年的挫折和鋃鐺入獄之後,才領悟了他對性的理解是多麼錯誤。他說,“在監獄裡,我開始一點一點地將色情置於生活中我的謊言除掉。”基恩目前在全國各地幫助青年男子回避色情的毒鉤。他在講座中,詳細列舉了色情置於男人大腦的謊言:

謊言1:女人比男人少。
《花花公子》雜誌稱女人為“兔子”,把她們當作可愛的小動物;或者稱她們為“玩伴”,把她們當作玩具。色情經常稱女人為動物、玩具或身體器官。有的色情只展示身體而根本不讓臉露出。女人是有思想有情感的真人這一觀點被淡化了。

謊言2:女人是一項“運動”。
有些運動雜誌有泳衣欄目。這暗示女人只是某種運動。色情把性看成比賽。比賽要贏、要征服、要得分。

謊言3:女人是財產。
一輛錚亮的車身旁偎依著一個性感女人這種場景司空見慣。言下之意就是,“買下這車吧,那你兩樣都有了。”淫穢色情甚至走得更遠。它展示女人就像商品目錄裡的產品,盡可能地暴露以便顧客採購。這樣,許多年輕男子花錢帶女人外出了就覺得有權與她發生性關係。色情告訴我們,女人是可以買到的。

謊言4:女人的價值在於她身體的迷人程度。
體重超重或不夠性感的女人在色情業被嘲諷。僅僅因為她們不符合色情業關於女人的標準,就被叫作狗、鯨魚、豬或者更糟的稱呼。實際上,如果某人迷上了一個超重女子,色情業就會為其貼上怪癖的標簽,被認為是反常的性強迫症或者性障礙。色情不在乎女人的思想,不在乎女人的個性,只在乎女人的身體。

謊言5:女人喜歡被強姦。
一個典型的色情幻想是這樣的:“她說‘不’的時候意思是‘是’。” 色情展示女人們被強姦的時候起初會掙扎會踢腳,然後就開始喜歡了。色情將強姦表現得更激起人的性欲,使人更興奮激動。女人被捆起來,被打,被花樣繁多的病態方式侮辱,而最後乞求再來一些。甚至在被折磨的時候,色情男女演員的臉上還有笑容──似乎是極度享受的那種笑容。色情教導男人以傷害、虐待女人為樂。 布拉德聽了基恩的講座,就更加印證了他在自己生活中所作所為:輕視女性,將她們視為物體。他說,“我看色情的時候,是完全自私的。我不去想我正在‘虐待’的那個人。我沒有將我自私的動機與那個人聯繫起來,沒有將那個有著真實感情、有實際問題和在生活中也有真正的痛苦的人聯繫起來。”(下期續)

Copyright © 2007 - 2014 Focus on the Family
All rights reserved. International copyright secured.
Designed by DragonNet Technologies, Ltd. powered by eDict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