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愛家活動

愛家書架

愛家雜誌

熱點話題

愛家培訓

寫信給愛家

RSS
返回熱點話題清單

樂透知多少?
J. Budziszewski 作/王令華 譯

“樂透獎”與道德規範的關係
我注意到從戶外的擴聲器傳來的音樂時,我的油箱已半滿了。音樂中沒有歌詞,可是我對這首歌熟得很,想著,會是什麼特別的日子嗎﹖
幾分鐘後,我越過停車場,音樂聲越來越大,歌聲出來了,我才聽到歌詞,卻發現內容並非我所想的。我聚精會神地聽,才把歌詞聽清楚﹕
啊,讓我定睛在那百萬元的大獎箱,是呀,看看那些綠花花的大鈔,準能帶給我好運﹗讓我掏出所有的現金來試它一試,這回我贏定了﹗
我打開門正好聽到合唱部份﹕鈔票,鈔票,哈利路亞﹗我多盼望有那一整箱的大鈔呀﹗鈔票,鈔票,哈利路亞﹗這回我必贏定了﹗

“樂透”的負面影響
“嘿,伊芬,”我說,“四號油槍。”
“嗨,席歐,”伊芬微笑著說,“十八塊錢,不好意思,我必須得問一問你,要買張彩券嗎﹖”伊芬很喜歡聊天,我曾經和她討論過州政府辦的樂透獎,她知道我的觀點。
“謝謝,不用了。”我說。
“確定嗎﹖”她開玩笑地問。
我搖搖頭,“如果我要上政府的當,我會等到繳稅的時候再說。”
伊芬沉思著,我以前不曾對她提出這個論點。
“我一直在想你上次所說的有關樂透獎所給我們的一些負面影響,不過,話說回來,至少我還可以買買樂透獎,討回一些我所付出的稅金呀﹗”
“因為它的機率並非你所能想像的,你根本就是背水而戰,情勢極為不利。”
“不過還是有人贏啊,現在我不像以前買得那麼多了----但是如果我買得夠多的話,一定能贏回一些錢的,不是嗎﹖”
我望了望窗外,沒有人等我的加油位置。“好吧,可是你想想看,你是不是認為有那麼一天,你贏得的錢會超過你所花在買彩券上的錢呢﹖”
“我想是吧,不然為什麼要買呢﹖”
“而你贏獎的機會和別人一樣多,對吧﹖” “對。”
“所以,如果你確定會贏錢的話,那麼別人也一定會贏錢。”
“有道理。”
“但是,假如每一個人都確定會贏錢的話,那麼州政府的獎券局就要輸錢了,是嗎﹖”
“嗯,是吧----他們應該是付出的比拿回的還多。”
“那就對了。現在我們想想看,州政府的獎券局會輸錢嗎﹖”
“我想不會。”
“那就是說一般的人要輸錢,對嗎﹖”
她猶豫地說﹕“我想是吧。”

真理的論點
“說得好,說得真好。”我轉過身來看見我的鄰居范肯先生。
“先別走,席歐,我想和你聊聊。”“席歐,”范肯先開了口,“我聽到剛才你們所談論的,我真不明白你的觀點。你可是個聰明人,難道你想要付更高的稅嗎﹖”
“你為什麼會這樣認為呢﹖”我問道。
“在這個州裡,樂透獎的收入對辦理更好的教育有直接的貢獻。開辦大學是需要許多財力的,我想你該不會反對這個說法吧。”
“不,不會。”
“現在只有兩個選擇,你可以從納稅中增加國家的年收入,或是以另一種方法來增加年收入,一種不致造成太大傷害的方法,像『樂透』。你瞭解嗎﹖”
“當然,但是,你認不認為百分之五十的銷售稅太多呢﹖”
“不只太多,那簡直是暴君的作為。你的論點到底是什麼﹖”
“你知道我們每花一塊錢在彩券上,州政府還我們多少錢嗎﹖”
“你是說百分之五十﹖你確定是這樣嗎﹖”
“在每一塊錢上,州政府只付我們五十分錢。買樂透獎就像是付百分之五十的稅,而你剛剛才說百分之五十的稅率是極權專制的作為。”

愚昧者的稅金
范先生猶豫了一會兒,半晌他的表情一亮,“我的天,你差點把我問住了。你所說的這百分之五十的稅,是有別於平常的稅的,它根本不是一種稅。”“為什麼不是呢﹖”
“其一是,我並沒有付它。”“你為什麼沒付呢﹖”“因為我根本不買彩券。”我裂嘴一笑,“你只是說明在你身上不算是稅吧。”
“那當然,如果你要這麼說──但是請弄清楚,席歐,沒有人一定得付這種稅,那只不過是對那些買彩券的人才是稅吧,還有對那些……”
“是的,范肯,那麼是哪些人買呢﹖”
“嗯,……”“還不都是那些窮人,心地單純的,和那些上了癮非買不可的人;或是那些賺錢賺得不多,也不管情勢多不利於他們,卻要想盡辦法去買的人;還有那些無法自制,花盡了他們的薪水,置他們的家庭於不顧的人﹖”
“我想會有這麼一些人。”
是不是就在他們這些人背後,我們提案要為更好的教育付出財力,以使得我們的小孩能夠去上學呢﹖假如是這樣的話,那我們就太羞愧了。
我們兩人都靜默了一會兒,最後他終於如我所期待的說了他要說的論點了。
“我真正反對的是,”他說,“你們這些人總要將你們狹隘的道德規範強加於人。”
“但是先讓我們弄清楚我們是在說什麼樣的道德規範。”
“那麼,是什麼道德規範呢﹖”
“傳統的名稱叫正義和恩慈,你想想看,任憑他人作愚昧的選擇是一件事,但是存心愚弄他人,便另當別論了。強勢不該佔弱勢的便宜,不論那是不是叫做富人欺壓窮人,有見識的利用單純的,或者是有自我控制力者利用愚昧及衝動者,州政府經營的樂透獎在這三者上都有份。”

更誠實的政府
我讓他安靜一會兒,再接著說,“這是卑賤低俗的,而且也是不誠實的做法。范肯,我們應該是被教導得更好一些才對。”
范先生似乎失掉爭辯的意願,他找了一個藉口,我們便分手了。
當我正要上車時,伊芬手中揮著鈔票從店裡跑了出來。“席歐,你忘了找給你的錢了。”“謝了﹗”
她笑著走回店裡,然後轉頭說,“我也謝謝你幫助我認清了一些事實。”


J. Budziszewski 作‧王令華 譯
Used by Permission of Focus on the Family

Copyright © 2007 - 2014 Focus on the Family
All rights reserved. International copyright secured.
Designed by DragonNet Technologies, Ltd. powered by eDict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