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愛家活動

愛家雜誌

熱點話題

愛家培訓

寫信給愛家

RSS
孩子,媽媽該怎樣愛你?

荔枝

兒子,我會學習好好愛你!

學校一放假,我就給小果子買了張無人陪伴的兒童機票,空運回家,交給大姨了。對於小果子,那是盡情放縱的幸福時光,對於小果子媽,也可以享受一段難得的清靜日子。
隔著距離,就想到那個“小魔鬼”天使的一面。我不由得開始思念,開始反省。我在身邊的朋友同事眼裡是個很溫和的人,只有小果子經常讓我失控,對他大吼大叫。儘管新的一年工作壓力更大了,我還是下定了決心要提高陪伴小果子的質量,工作和家務都要為此做出調整。
前兩天收拾雜物,在一堆書裡翻出一張紙片,一時心裡五味雜陳。
“我爸媽是Zhu,我爸Gen是Zhu,haha你們是zhu吧。”
我想著他寫這些話時報仇的快感,一時哭笑不得。他該承受了多少委屈才這樣發泄一下啊!
好朋友ZB說她從小被外公外婆寵大,回到父母身邊特別不適應,進入青春期以後跟母親的衝突就更嚴重了。她有一次在客廳寫作業聽到父母在另一個房間的對話,媽媽的一句話讓她一輩子都忘不了。大意是:這孩子我也不管了,反正她將來是要進少管所的。媽媽後來為她做了很多事,她心裡也知道媽媽是愛她,但那句話始終都在心裡,她也始終跟媽媽親不起來──這樣傷害小果子的話,我想恐怕我們也說過。
很長一段時間裡,我認為父母是不愛我的,養育我是出於責任。我記憶中最深的是挨打,這直接影響我的性格、依附型態、婚姻、信仰。從2009年接觸親密之旅,我一次一次在處理原生家庭問題,我以為自己已經好了。前幾天在北京開會,上海的同事做了一個跟父親的饒恕練習,我當場就崩潰了。此前,我從來不關心我已經去世多年的父親是去了天堂還是地獄,在那一刻。我忽然感覺到這個人跟我有極大的關聯,想到他也許去了地獄,我就一時心如刀割。
在那一時,我想到偶爾一次跟母親聊天,她提到一個場景:我剛出生的一段時間,整宿哭鬧,母親已經睡了,父親還抱著我在屋裡走來走去……這個畫面從來沒有存在過我的記憶裡,我聽說了,知道這是事實,他抱過我!他愛過我!
跟父母和好需要走好久!我要我的兒子需要重新走一遍嗎?這個世界上哪件事那麼重要,值得以損傷關係作代價?上帝豈不也是更看重跟我們的關係,多過我們手裡這點自以為重要的事嗎?
朋友ELSA送了一本書給我,題目叫《怎麼說孩子才肯聽,怎麼聽孩子才肯說》,我放在床頭。小果子一看書名就很興趣,翻開來看裡面還有要求父母完成的練習題,他更興奮了,把書塞到我手裡,說:媽媽,這本書你要看,這些題也要做!快快,好好學習這本書!”
兒子,我會學習好好愛你!

講真話有多難

該出門了,小果子說:“媽媽你先走,我等會兒就來了”。電梯上上下下幾個來回,還沒看到小果子的影子,我氣極敗壞地衝回去,看到小果子正匆匆忙忙地把一個包裝盒塞進垃圾筒。“那是什麼東西?”“一個從地上撿的小東東。”小果子故做輕描淡寫地說。“從哪裡撿來的?”我不依不饒,於是,有了小果子下面的這個故事:
“我放學的路上,看到一個同學迎面走過來,他的書包拉鏈是開著的,我提醒他把書包合起來,然後繼續走,後來在地上看到了這個陀螺。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丟的。”我沒有吭氣,因為他下午還要考試,就讓他走了。晚上放學的路上,我說:“兒子,把撿到那個玩具的過程再跟我說一遍。”於是有了下面第二個版本的故事:
“我從學校出來,看到地上有十塊錢,我撿起來交給保安叔叔,他沒有理我,這時候DFT(同學名)剛好走出來,他說是他丟的,我把錢給了他,他給我了這個玩具。”我把小果子的臉轉過來對著我,說:“兒子,把這件事的過程再跟我說一遍,最真實的,不要加任何想像和加工。”於是有了下面第三個版本的故事:
“我走出校門,在前面那條路上來回走了兩遍,看到DFT出來了,我跟蹤他到寶麗文(文具店),他買了幾個玩具,包括這個陀螺。我從後面抱住他的肩膀,使勁搖,他說:別搖了,我送給你一個玩具。他就把這個送給我了。我對他喊:‘我不是要搶你的玩具。’他說:‘沒關係,就送給你吧。’”……
類似的故事他給了我6~7個版本,每個版本都有頭有尾,表述流暢,聽來都像是真的一樣。

最後,我一字一頓地說:“兒子,我告訴你,如果事情的真相是我找出來的,而不是你告訴我的,你麻煩就大了。我向你保證,只要你講出真話,我就不懲罰你,如果在車停到車庫之前你沒有講出真話,後果會很嚴重。”小果子說:“多壞的事都不懲罰我嗎?”“不懲罰。天塌下來也沒事,就是不要撒謊。”“宇宙爆炸那麼大的事也不懲罰?”“不懲罰。你最好快點,否則你就沒有機會說了。
”車裡的空氣變得很凝重,小果子的大眼睛開始慢慢湧出淚水。最後,他鼓足勇氣,終於給了我一版我認為是事實的故事:
“我從這個學期開始就在攢錢,坐在我後面xxx每天都帶錢到學校,還帶玩具,我就說:我要告訴老師你帶玩具。他就給我一塊錢,讓我別告訴老師。後來他不帶玩具了,我就沒辦法向他要錢了。我就撿地上沒人要的筆,再賣給別的同學。我一共攢了二十塊錢,中午買這個陀螺用了十八塊,還有兩塊我送給我的同桌了。”
勒索欺詐全都用上了!我非常惱火,但我告訴他,他最大的錯誤是撒謊,因為如果一個孩子撒謊,父母就沒辦法發現他走偏了路,及時糾正他了。
後來我問他:“把真話講出來之後有什麼感覺?”他說:“很輕鬆。撒謊的時候很緊張,怕你不相信。”小果子又問:“媽媽,你怎麼知道我說的是不是真的?”我說:“我是誰?我是你媽呀!”
Copyright © 2007 - 2014 Focus on the Family
All rights reserved. International copyright secured.
Designed by DragonNet Technologies, Ltd. powered by eDictio